2018-02-06

【立場新聞】立場報道:【補選 ‧ 專訪】沒有「專業資格」 司馬文如何 make a better city? (1619)


提起司馬文,大家或馬上憶起一個畫面 ——

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有個「鬼佬」在國慶酒會上舉起一把黃傘,稱將外面示威人士的聲音帶進會場。

這個荷蘭裔鬼佬,已擔任南區區議員7年多。這些年來,不論區議會、立法會、特首選委,甚至港區人大選舉,都有他的身影。為了晉身立法會,他甚至放棄荷蘭籍,改領特區護照。

2018年立法會補選,這個沒有相關「專業資格」的中國籍鬼佬,將代表民主派出選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司馬文說,自己雖然沒有相關專業資格,卻可以成為不同專業、不同黨派間的黏合劑。

司馬文和支持其出選的建測界團隊 CoVision 均承認,由他參選建測規園界,主因是知名度較高。但除此以外,司馬文有否足夠說服力,令該界別的選民投他一票,奪回那個原屬姚松炎、因政府狙擊和人大釋法而喪失的議席?

*   *   *

2018年1月14日,金鐘添馬公園。司馬文(Paul Zimmerman)在「CoVision」團隊站台下,舉行新聞發佈會,宣佈參與2018年立法會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別(建測規園界)補選。

「不如我哋嗌一嗌口號!」主持發佈會的 CoVision 成員、建築師關兆倫發施號令,在場眾人,包括被DQ的原議員姚松炎、參與是次補選的司馬文亦一同喊口號。

「一起,同建未來!」「Together, We shape our future !」

時間回到2016年立法會選舉,當時姚松炎的競選口號是「一起,松新出發/Together, a kEY to change」。

從這兩句口號中,不難看出司馬文和姚松炎之間,有著某些相同之處。姚松炎從參選到擔任立法會議員期間,一直提倡以專業知識議政、監察政府,並推動社會發展。司馬文也承認,在社區規劃、如何建造更好城市等多方面,兩者的理念相同,他可以說是姚松炎的繼承者(successor)。不過,商界出身的司馬文,與學界出身、本身是測量師的姚松炎,風格始終有別。

林芷筠、姚松炎、關兆倫、司馬文

林芷筠、姚松炎、關兆倫、司馬文

 

沒有「專業資格」的票王

由司馬文出選建測規園界,最吊詭之處,是他「沒有相關專業資格」,也不是該界別選民。不過,早在2016年特首選委選舉,司馬文卻以2542票,成為該界別「票王」,得票甚至比姚松炎選立法會時還要高。

記者對此提出質疑,司馬文也非常肯定對手會以「不專業」作為口實,質疑他的能力和參選資格。他卻認為,過去工作,加上2016年選委得票,足以證明自己與業界有密切聯繫。

說到這裡,司馬文模仿著對方的口氣說話:

「噢,他(司馬文)沒有考過試。」(Oh, he didn't do his exam.)

「好吧。」他又輕鬆地變回自己,反問道:「所以呢?」(Okay. Yep, so?)

司馬文說,透過其創辦的「創建香港」(Designing Hong Kong),過去15年一直與建測界合作,一同開會,並推動都市規劃等項目。打開創建香港網站,可見其足跡遠及鄉村研究、維港海濱,近至涉及行人道路使用權的「邊道冇路行」項目等,都與建測規園界牽上關係。

「要學到某件事,你可以透過考試,但亦可透過落手落腳地實踐。」(I think we all know that if you want to learn things and do things, you can do by exams or you can do by practice.)

正為司馬文助選的 Covision 成員林芷筠,本身具備城市規劃師專業資格,卻對「專業」,有不一樣的想法。「他無專業牌照,這個要承認。但咁多年來,他不是牌照身分,卻在制度裡面推動改變,做 urban design。」

與司馬文的接觸,甚至令林芷筠聯想起建築及規劃界一個大名鼎鼎的人物 — Jane Jacobs。

Jane Jacobs 是美國作家、思想家和社會活動家,以著有《美國大城市的生與死》而聞名。Jane Jacobs 甚至沒有完成大學學業,當年在不少專業人士眼中也只是「一個師奶亂咁嗡」。不過,她的思想不僅影響了美國城市規劃,她的著作也成為了修讀建築、規劃等「專業」的學生必讀的材料。

在林芷筠眼中,司馬文和 Jane Jacobs 一樣,都提倡「walkability」,希望城市發展得更好。雖然外人會批評他們「不專業」,但他們所提出的其實是基本常識,只是在現有制度下,令人覺得奇怪而已。「當然佢產生的影響,未去到 Jane Jacobs 咁遠啦!」

城市規劃師:改革者司馬文 "More than 專業人士"

林芷筠指,司馬文推動行人道路使用權多年,表面上難以舉出太多功績,卻已默默地推動了一些城市規劃。最明顯是「成功爭取」梳士巴利道加建一個行人過路處,在此之前,要往來太空館和半島酒店,就只得繞個大圈,穿越地底。

「十年八年前你見到政府真係好唔重視(行人道路使用權),人太多咪起天橋囉。當然今天都有,但起碼現在政府再起新區的PLAN,都會覺得呢個元素係重要的,在地的行人路都應該闊啲,唔淨係搬哂啲人去商場。」

有些人或會將功能組別議員當成為業界爭取福利的代表;林芷筠卻覺得,爭取福利應是工會的事,議員的意義應該是連繫業界知識,令社會知悉現狀可如何改變。而司馬文就正好切合「改革者」的身位,是「more than 一個專業人士」。

要革新,有時難免得罪人。在司馬文眼中,沒有相關專業資格這個「缺陷」,這時卻是個「優勢」。

「專業人士有時因工作關係而會有限制,因為工作關係,他們不便公開地說話。但我卻沒有這個問題,我可以替他們更大聲地表達意見,而他們又不會因此而有麻煩。」

建測規園界向來被稱為建制派票倉,不少選民都任職建築署、規劃署等政府部門。就算是私人公司,許多都有內地生意,員工為免得罪高層,都不敢發聲。

同一時間,雖然司馬文「不專業」,卻可以黏合不同專業人士,推動社會改變。民間土地資源小組的例子,可說明之。

前排左起:陳劍青、林芷荺、朱凱廸、司馬文(圖片來源:民間土地資源專家組提供)

前排左起:陳劍青、林芷荺、朱凱廸、司馬文(圖片來源:民間土地資源專家組提供)

 

2017年9月,27名來自不同界別的人士,成立了民間土地資源小組,希望探討本港土地資源發展、使用和供應問題。司馬文擔任該小組主席。政府早前成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有聲音質疑未夠全面。民間土地資源小組之所以成立,正是為了呼應這個這個問題。

林芷筠,既是建測界選委 CoVision 成員,同時亦是民間土地資源小組成員之一。林芷筠認為,民間土地資源小組成員來自五湖四海,今次能走在一起,與司馬文的性格、人脈有很大關係。

這個27人組成的小組,既有著名測量師 Roger Nissim、規劃師 Ian Brownlee,做發展商的建築師蔡宏興等專家;又有股壇長毛 David Webb,學者姚松炎、方志恒,也有朱凱廸,有本土研究社陳劍青之類。總之,南轅北轍,做事風格各異。

「我們組成民間土地資源小組,好多唔同的人好快 link up 咗,都係以佢(司馬文)為中心。」

作為姚「繼承人」 同政府有得傾

姚松炎在議會其中一個公認強項,是熟悉政府運作,因此能有效監察施政。這本領源於姚在大學任教期間,不時受政府委託出任項目顧問,令他熟知公務員的思維。

作為「繼承人」,這點司馬文與姚松炎近似。由海濱規劃到擔任區議員,司馬文曾接觸過不同政府部門和層級的官員。司馬文明白,政府確受官僚所限;但司馬文認為,自己的長處正在於了解政府運作,可以推動體制改變。

「我具備那種對政府的能力,我知道要找誰,我懂得策劃,我認識很多人。當你認識政府的人,你就可以如何跟他們合作做事。」或許是「鬼佬性格」,司馬文對自己的能力非常肯定,毫不害羞。

然而,與前任議員相比,司馬文形象略有不同。「姚生的形象始終係強悍啲,要拆穿你政府啲嘢,可能令保守的人好唔鍾意佢。但係司馬文來講,你起碼覺得佢無咁攻撃性,易啲溝通。」林芷筠道。

兩小時的訪問裡面,司馬文一直跟我們說自己的理念和焦點一直是「塑造一個更好城市」(make a better city);相比之下,政治在他心中只居其次。不過,普羅大眾對司馬文印象最深一幕,不是如何規劃海濱,或令行人可橫過梳士巴利道到太空館,而是雨傘運動期間的一把黃傘。

補選、議會,本身就是政治。更何況,司馬文是公民黨創黨成員,甚至因要參選立法會超級區議會議席而退黨,更入籍中國。當湯家驊成立民主思路時,司馬文亦應邀加入 — 雖然,他在兩個月後因拒絕以「民主思路」名義參選而退出。無疑,這一切都是政治。

有人或質疑,司馬文的說法前後矛盾。他有自己一套說法 — 因為參選立法會,所以放棄荷蘭籍。而且作為立法會議員,可以吸引更多媒體關注,繼而令他推動城市議題的聲音更大。

司馬文現為「創建香港」行政總裁。過去十五年,司馬文透過「創建香港」參與海濱保育、丁屋政策討論、城市設計等議題。

司馬文現為「創建香港」行政總裁。過去十五年,司馬文透過「創建香港」參與海濱保育、丁屋政策討論、城市設計等議題。

以港為家 參與政治 須棄外國國籍

「若我要參與政治,我必須要放棄(荷蘭)護照,所以我就放棄了。」對司馬文而言,在當地參政卻拿著另一國護照,是站不住腳的。

「如果坐在立法會裡,明明為了這個城市而奮鬥,但卻有荷蘭護照,明天就可以走了,這樣我覺得不妥。所以我對這個決定(放棄荷蘭護照)沒有疑問。」

司馬文更說,「香港人」這個身份認同,在十多年前他決定以香港為家時即確立。以前,司馬文和其他居港外籍人士一樣,在這裡有自己的事業,在這裡組織家庭,但只覺得自己是這個城市的消費者(consumer)— 享受行山、出海之樂,離地感受生活之趣。

「感覺就像 — 當我決定定居香港,就會覺得這是我家,我要把它修理好。我不想令自己後悔,所以會更關心這個家。」司馬文「關心」這個家的方法是:成立「創建香港」,致力改善城市規劃、設計並提升香港居住環境和生活質素;又參與海濱規劃,以至決定從政,參選區議會、立法會。

對於入籍這個決定,司馬文處處稱自己非常堅定。不過,他也向我們說了一個感到後悔和猶豫的時刻 ——

某年復活節假期後,司馬文由藍天白雲、空氣清新的家鄉荷蘭回到香港。由機場回家的那程的士上,滿目都是咖啡色的混濁空氣。「我坐在的士裡問自己,『是否真的做了這個(以港為家)的決定?』」

他說,至今為止,就只有那個時刻動搖過。

無論如何,到了最後,大家或只會問 — 由司馬文出選被喻為「建制票倉」的建測規園界,勝算有多大?

「以現在的政治氣候,你走到街上問人(會否支持我),他們會因為生意收入、家庭、工作等原因而拒絕回答。不過,選舉票站有簾遮蔽,我們即管拭目以待。」

------------

註:

2018年1月30日,司馬文在社交網站上,主動透露其西貢住所有玻璃上蓋等違規僭建物。但由於生活需要,故一直未有拆除。司馬文就此對公眾道歉,並指決定參與補選後已安排清拆僭建物。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當時斥司馬文處理手法匪夷所思。(詳見報道

(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另一名候選人為該界別前議員謝偉銓。)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