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0

【輔仁媒體】健吾:一個流言有什麼值得思考? (872)

唔好怪我,我真係諗起你。

這兩天,大家都好像對「流感針」很有意見。而且,大家都是專家。大家都覺得有些人好有見地。

ben sir呢個位,就公道啦。藝人,當然要扮專家。
要不然,為什麼人家要聽你的?
人唱歌好聽就要用你介紹的衛生巾嗎,難道……

用wiki……

也到了「公開發言」是什麼的討論,也是好事。

公審的定義是什麼?公眾人物的發言被討論到什麼地步才叫公審呢?

究竟這是一件什麼事?一個媽媽,相信new age,相信自然療法,覺得醫生不可信,那跟自己的朋友說說,有沒有問題呢?我想是沒有的。正如,我相信如果在家人的私人群組,你媽媽在那邊大放厥詞,說:「我睇過好多份文件,話搞基係有違天理,會令世界大亂,天災不止,人禍不息,我希望在此祈禱,希望所有基佬都快點去死。」我相信都會有人說「這是私人的對話,我不希望公開。」

專業是什麼?挑戰專業和權威,要在什麼時候用才會對自己最有利?
我相信羅氏應該最了解。因為,他經常要挑戰一些權威,那些叫法律權威,政治權威……對嗎?

在這兒,我想問一個問題:一個人在私人場合宣揚自己相信的話,會被視為是言論自由。那說幾多,才叫做自由呢?

朋友在一家a字頭的日式百貨公司,有一個阿嬸對另一個阿嬸說:「識食梗係食韓國蛋丫,起碼絛輻射丫!」以我所理解,進入香港的食物,都要經過輻射測試,理應安全。再者,要再「精準一點」說,很多東西都有輻射,這個阿嬸的韓國蛋手上,是很難「冇輻射」的,為什麼她可以這樣說?如果被日本當局以及日資百貨的上司知道,這種銷售員以這種低劣的手法抵毀日本食物,我想這個阿嬸都很快會離開這家店。

但為什麼這個阿嬸會這麼說?

因為在師奶之間,流言最可信,你說幾多日本沒事,她們都會說「我有朋友個表弟個弟婦去完北海道之後醫生就叫他不要生孩子」,然後就去批鬥那些想生孩子的女人「不尊重生命」,「賤格」。

在香港,不少師奶,既不理性,又沒知識,卻要扮有見地。我只覺得,這個世界最有趣的是,很多人叫自己的子女要讀好書,上大學,做專業人士。但到自己做決定的時候,就會覺得專業人士是為了賣疫苗,賣這賣那,才叫人做這做那。

這很有趣。

叫人洗手,是不是清潔商人的陰謀?

叫人戴口罩,是不是口罩生產商的陰謀?

叫人做運動,是不是運動品牌的陰謀?

叫人多喝水,是不是東江水供應商的陰謀?

叫人病了要看醫生,是不是藥廠的陰謀?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這個時代,大家都只是先相信一件事,然後尋找證據去支持自己。所有事情,都沒有對錯,只有誰更有權力,更有勢力,更有話語權。

究竟平日,看到一個師奶說有攻擊性的蠢話,我們應該不理不睬,聽過就算,還是覺得需要說點話去把這些unhealthy wind掃走?

答案,也是簡單的:看我說了話之後,有利益,還是有損害了。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