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6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諾先生激到噴血 (1856)

■2010年頒給劉曉波,後果就不必說了。資料圖片

美國12位國會議員提名雙學三子和雨傘運動獲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民建聯主席李慧琼表示對此感到匪夷所思,指佔中沒有為香港民主爭取到任何進步,反令中央政府更擔心,令一國兩制空間有可能收窄。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表示,中國對任何來自西方的干預反彈都極大,故雙學三子獲提名,會更減少爭取民主的談判籌碼。
根據他們的邏輯,任何據理抗爭,都會令強權反彈,更加強控制,更不放權給人民,也可以說更難爭取民主。於是結論就是抗爭無用,跪地乞求才可以得到一些施恩。永遠跪地也就是期待永遠「做穩奴隸」。
但是否跪地就可以得到恩賜呢?要看希望得到怎樣的恩賜。如果討一點政治經濟的殘羹剩飯,比如撈個政協做做,也許是可以的;但要從強權手上分一點權力,比如增加一點民主權利,那怕仍然主張「港人治港」,有朝一日也會被打成「港獨」。港獨明明對中共的「一國」毫無威脅,為甚麼中共港共還要不惜破壞選舉規則地亂扣帽子、往死裏打呢?就是因為任何提出命運自主者,都只是不甘心做奴隸、要爭取一點自主的權利耳。
再說,傘運抗爭和中共對一國兩制空間收窄,孰先孰後?孰因孰果?很明顯,沒有中共的國務院白皮書和8.31決定的刺激,即沒有中共不斷收窄一國兩制空間,就不會有傘運。
民建聯議員陳恒鑌稱,提名是對諾貝爾的侮辱,令諾貝爾獎大幅貶值,「如果諾先生還在生,一定會被激到噴血並即時取消和平獎!」
倘若因為這種和平抗爭者獲獎而讓諾貝爾先生噴血的話,他早在1964年馬丁.路德.金獲和平獎時已噴血了。馬丁.路德.金獲獎後,美國的種族主義暴力有增無減,並導致1968年馬丁.路德.金遇刺身亡。在李慧琼、劉兆佳等看來,他的獲獎不僅對爭取黑人平權沒有幫助,反而有害吧。1989年達賴喇嘛獲諾貝爾和平獎,有沒有使中共放鬆對西藏的宗教、種族的壓力呢?答案是不但沒有,壓力是更大了。1991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給昂山素姬,換來的是對她長達15年的軟禁。2010年頒給劉曉波,後果就不必說了。那麼,是不是不頒獎給他們好些呢?即使是,但這世界還有公道是非嗎?
和平獎的評獎準則是看獲獎者是否為普世人權作和平的奮鬥,而不是看壓制和平抗爭的強權會作怎樣的反應。同樣,如果我們把港共政權對參選者作政治篩選的褻瀆人權的惡劣施政,歸咎於傘運以來的抗爭所導致,也是倒果為因的糊塗觀念。
許多人指陳恒鑌稱諾貝爾為「諾先生」簡直是笑話。諾貝爾不是姓諾,正如牛頓不是姓牛、達芬奇不是姓達一樣。因此陳議員的「諾先生」應該不是指諾貝爾先生,而是指他們這些「唯唯諾諾」的諾奴才。如果雙學三子和傘運終獲提名,更別說獲獎了,諾先生諾女士就真是激到噴血也。樂見其成。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