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8

【獨立媒體】葉漢浩:DQ周庭 要殺掉一整代的良知 包庇若驊 要建立一代只看利益易被操控的奴隸 (1686)

良知不是以低水平的導德標準來批評別人,而是具勇氣地面對黑暗及爭取公義。 周庭是一個代表,不偏激、有承擔亦有相當的號召力,如能當選,不單會為議會帶來新氣象,讓人重新關注沉悶的議會,更可成為年輕一代的榜樣。亦可能是這因素,當權者再用完全不合法理及邏輯的名義把她DQ了。

這個DQ不單是DQ一個人,而是要告訴一整代人,不要爭取公義,也不要為受壓群體發聲,因為既沒有市場,也沒有利益,更甚會被多方追擊。不單DQ,更會用盡所有法例留下的空子,把異見者壓的沒番身的機會。這些做法,不單要打擊一個人,而是要告訴下一代,你只有聽話的選擇。理他們不會講,情更不會出現於這些為共黨打工的奴隸。

那邊廂的若驊,由始至終都是大話連篇,被揭發的每項事情在在反映她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專業小販子。縱有一身專業知識,卻只懂為自身帶來多帶不下棺材的利益。她所示範的是莫名其姊妙的婚姻關係,是沒有公信力的公僕。更荒謬的是,她被這個以維護基本法為借口來DQ同庭的政府用各樣理由來包庇。這不是包庇一個人(對奴隸主人而言,在牠們眼中從來只有工具而沒有人),而是要樹立榜樣,只要跟從主子,放下你的良知,個人利益是源源不絕,主子不會追究。這也是羅馬管理奴隸的方法。

今天,我們看見很多人已自我奴化,甘願走進以自利為本的生命。只要聽到中央吹雞,便不理因由地跟從大隊,甘心做一個為利益而活的奴隸。與羅馬奴隸制度一樣,奴隸有不同級別,有些是被壓迫,有些是願意出賣朋友而成為管理其他奴隸的管工,有些人看上了這機會爭相成為管理人那一群。從今天看來,我們也是在這關口之中,我們要選擇良知,還是願意作一個只為個人利益而活的被奴化的工具。

這個時候有些咀臉的確令人討厭,大叫殺無赦者故然是無能者上位的表表者;依附大福音派教會對某些道德議題的潔癖而上位的鼠王也是面目可憎,某些在福音盛會講完見證發了見證財的一些人大亦是令人髮指;同樣一些專業高官司長藝人也是令人心寒。幸好,我們還有一群有良知與承擔的一群,如願意出選的大律師公會的一群真專業,有周庭之峰等,學者亦有羅秉祥、齊SIR、健民及張達明等讓我們知道今日還有人未向金錢屈膝的。在黑暗的時代,真正的問題是你如何選擇你的人生,為何而活。前面的路更崎嶇,互勉之。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