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4

【立場新聞】David Tang:把自私跟懶惰包裝成「政治中立」的香港人 (2046)


「政治」這兩個字,真的十分有趣。

九七以後,但凡有什麼反對聲音,上至北京下至特府,都喜歡指責反對派把事情「政治化」又或者在搞「政治鬥爭」,至於他們本身嘛,不管起勢做什麼政治操作也好,也一律不涉及「政治」,而是為「香港整體長遠利益」打算的「政策」。

Well,原來「政治」這兩個字那麼污糟,那就奇怪了,為什麼中共的最高權力機關叫「政治局」? 又為什麼中港權貴爭相成為的政協,全名是「政治協商會議」? 特府司局級官員,又為什麼叫「政治任命」官員?

究竟什麼是「政治」?

如果你把「政治」定義為黨派鬥爭,尤其各方為了爭名奪利而對人不對事,只管自己黨派贏輸而不管大眾死活,那「政治」這兩個字的確污糟得很,而「政治中立」(apolitical)四字則是如清泉般高尚。

中國人對黨派從來沒有好感。中史一提到「黨」,九成沒有好東西,漢的黨錮之禍、唐的牛李黨爭、宋的新舊黨爭還有明的東林黨爭,數之不盡,因此日常才有「結黨營私」又或者「糾黨行兇」之類的負面用語。

英文的「黨」,叫 party,正面得多,但不知何解,清末民初之時,中國挑了個甚為不祥的「黨」字來譯 party 這個字。

事實上,在這個定義下,「政治」不見得是打正政黨旗號的政客的專利。但凡在行使公共權力之時,為自己拉幫結派爭名奪利,一樣是「政治化」又或者在搞「政治鬥爭」。「辦公室政治」這個 term,大家聽得多吧,沒有政黨一樣有一大堆政治。

但政治(即politics)這個字本身,其實不過是公共決策的意思。應該加稅還是減稅,是政治,應該增加還是減少公共醫療開支,又是政治,法律應否承認同性婚姻,亦是政治,就連你樓下應否花錢起個公園,也是政治。

這樣的話,關心政治其實就是就是關心社會了。但港人給港英政府縱壞了,只懂自己搏命搵錢,明明自己的社會,卻不去關心,把社會事務通通推說成「政治」,然後把自己的自私跟懶惰包裝成「我政治中立」又或者「我唔理政治呢D污糟嘢」般高尚。我倒想看看,有一天政府要加三倍稅,他們還理唔理「政治呢D污糟嘢」。

什麼政治不政治,根本不是重點,沒有黨派的,也可以偷偷的損人利己,有黨派的,亦可是利人利已。關鍵是關心自己身在的社會,承擔起應承擔的義務,不要為自己找藉口就是。

總之,politics is just too important to be left to politicians.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