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6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爆粗 (3659)

■浸大校長錢大康日前指,兩學生暫時停學即時生效。資料圖片

可不可以接受學生爆粗?浸大校長錢大康說不能接受,並要兩名學生即時停課;署理特首張建宗說學生要尊重老師,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
社會上稍為想一下的人,都不會如他們那麼肯定。成年人不知爆過多少粗,青少年時代爆粗更多,爆粗太尋常了,張建宗或錢大康年輕時就沒有說過粗口?
是否不尊重老師?有人回憶中大前校長高錕,1993年被北京任命為港事顧問,中大學生強烈反對,在中大慶祝30周年的開放日,高錕在講台上正要講話,學生衝上台,搶校長的「咪」,又拉起抗議橫額,高錕被迫走下講台,有《中大學生報》記者上前採訪,問會否懲罰學生,高錕一臉詫異的說:「懲罰﹖我為甚麼要懲罰學生﹖」2004年中大金耀基校長因「削資殺系」論壇拒接請願信,中大學生在他離場時圍堵坐駕、拍打車門要求他下車,其間粗口不絕。他也泰然處之。
原因很簡單,他們都經歷過學生時代,都知道青年學生關心社會、關心校政是他們自覺精神和追求正義的表現。再說,作為校長和老師,對學生也如同對子女一樣地首先要保護和愛護,即使學生採取對立態度,校長和老師也一定要包容和堅持講道理。中大學生當時雖反對高錕任港事顧問,但並非不尊重他,當年的學生至今還津津樂道高校長的胸懷。
爆粗並非不能接受的更重要原因,是社會上絕對有太多比爆粗可怕的事。一個給500元假乞丐做選舉宣傳的特首,一個自爆小時可以為一毛錢走白粉的財政司司長,再加一個為666萬走法律罅的律政司司長,共呈今日香港的政治醜陋。相對而言,學生爆粗不但不醜陋,而且是對不合理事情報之以「直」的反應。比如這次浸大學生針對校方長期實行的普通話畢業要求,正如浸大文學院副院長羅秉祥所言:「目前不少同學對普通話厭惡……源自他們對中國中央政府的討厭。」香港人本來不厭惡普通話,上世紀中葉粵語歌興起前,香港最流行國語歌,香港人與南來的外省人融合得很好。厭惡普通話,與近年電視上不停出現講普通話的人之嘴臉和語調有關,特別是講話內容絕大部份都在破壞、踐踏香港固有的核心價值。討厭普通話,還因為香港一些官員和建制派,他們用語相當部份已經大陸化。把普通話列為畢業要求,對於反對大陸化的年輕一代,既心懷抗拒也就無法學好。中共港共認為學好普通話對於在大陸發展極有好處,但年輕一代正是要拒絕這種好處。這也是浸大事情發生後,兩位受害同學獲得各大專院校學生會同情與支持的原因。
錢大康強調未經聆訊就急急處罰兩名學生,「與政治無關」,恐怕這是此地無銀之言。香港任何抗拒大陸化的舉動,中共都將之歸類為港獨,浸大校方似乎也戰兢兢地擔心惹上支持港獨之名,故寧可犧牲學生利益、對受死亡威嚇的學生沒有保護之意,都是為了「顧全大陸」。在這種不斷幻造港獨的陰影下,香港豈有寧日?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