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9

【眾新聞】盧峯:建制精英貪相 (628)


 

鄭若驊僭建風波最教人搖頭嘆息的不是她處理得「論盡」, 而是建制精英的「貪」。

建築物僭建本來是單純法律問題,但近幾年已迅速變成重大政治問題。唐英年2012年喪失特首大位雖說背後可能有某些有力人士「發功」,但僭建「唐宮」重重打擊他的誠信及形像也是關鍵。就在各大傳媒24小時以吊臂車監察「唐宮」及宮中人一舉一動時,唐英年已輸掉「選舉」,即使後來梁振英大宅同樣有僭建也不能起死回生。自此以後,對任何從政者而言,「僭建」已不再是一時無心之失,而是涉及政治誠信及形像的重大問題,必需小心處理。

鄭若驊居住的屯門大欖海詩別墅4號屋。何君健攝

「僭建」還涉及更深層次的政治矛盾,那就是「階級矛盾」、「貧富矛盾」。香港最珍貴的資源就是土地及空間,2012年如是,2018年只有更厲害(北角新樓呎價6萬多),可以多佔、多找到一些額外的土地或空間,等同財富升值,市民不管貧富、不管住宅大小都趨之若鶩。然而,一般小業主頂多能在外牆僭建花架、花籠,既對公眾構成危險也容易被發現及投訴。近幾年屋宇署及政府加強掃蕩下,這類一般屋宇的僭建物已被清除得七七八八。

建制精英住的豪宅特別是獨立屋卻不同。由於一般人、外人難以進入,誰也不知道屋內的情況,甚麼是原建築,那裏是僭建即使屋宇署人員也得找來大量圖則才能確定。換言之,獨立屋、豪宅形同僭建樂園,有兩層深的「唐宮」就是這樣鍊成的。

測量界人士曾笑說,所有獨立屋都有這樣那樣的「唐宮」,只是外人難以察覺,政府難以取諦而已。這樣下來,精英們不但原來已住大屋,還可以透過僭建擴大可用空間,又不用向政府補地價,真可說便宜佔盡。精英與大眾生活空間原來是300呎跟3000呎的距離,僭建下則變成300呎跟5000呎之別。

看在一般市民眼裏,僭建問題反映的是建制精英的貪相,是社會的不公,並完全蓋過他們的能力與貢獻。

鄭若驊的僭建風波如何收科目前不得而知,但她既露出跟其他建制精英一樣的貪相,要再贏得公眾信任不容易。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