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2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有恃無恐 (2282)

鄭若驊

林鄭在立法會說,請鄭若驊出任律政司司長,她「聽到一面倒都是認同的」。
事實上市民對鄭若驊基本上是無認識。對她的「認同」是基於對袁國強太不滿,「強國猿」這個流行綽號正說明市民對他的印象就是奉「強國」之命而不是按法律行事。因此,普遍認為換一個人總比強國猿好。但想不到所換之人上任第一天,就爆出僭建醜聞,而她在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講話,更說明她比強國猿更具強國意識。除了咬實牙根硬撐她的建制派,現時相信一面倒的聲音不可能再認同她任律政司司長,而是相反。
林鄭又說:「希望大家都用包容的態度來處理這件事。」
我不知道她的「大家」是指誰,但一定不是香港市民、媒體、立法會,因為我們這個大家根本無權包容鄭若驊,也無權不包容她。即使立法會,要不包容這個律政司司長,也不夠票傳召她到立法會答問,更不用說可以要求她下台了。市民和傳媒頂多發表一下意見,但所有意見都不能夠起到包容鄭若驊或不包容她的實際作用。過去梁振英民望長期大幅低迷,要他下台的聲音5年內沒有停過,但我們能夠不包容他賴在特首這個位子嗎?
香港沒有普選,各種制衡機制又被強權蠶食,套用索忍尼辛的「謊言」語境,可以這麼說:林鄭知道大家無權包容或不包容鄭若驊,大家也知道我們無權包容或不包容,林鄭也知道大家知道我們無權包容或不包容,我們也知道林鄭知道我們知道無權包容或不包容,但她還是說「希望大家包容」。
美國作家馬克吐溫說:「真實比小說更荒誕,因為虛構是在一定邏輯下進行的,而現實有時毫無邏輯可言。」這幾天的真實,如果寫成劇本,一定不會被任何電影製片、導演接受。一個又是工程師又是法律界的精英,更曾做過處理僭建的《建築物條例》上訴審裁團主席,在過去幾年香港的僭建問題鬧得天翻地覆的狀態下,居然隱瞞(即使不是刻意)自己的物業有僭建,做樓宇按揭涉嫌瞞騙銀行,又少繳數萬元差餉。
這些知法犯法的事,寫小說一定不會寫成是一個法律界精英所為。但現實中就發生了,或許如資深大律師駱應淦所說,除非有恃無恐。
正正就是這個「除非」!她前年與潘樂陶結婚時,由梁愛詩擔任主婚人,可以看出她人脈關係的端倪。男方證婚人是現任運房局局長、前機電工程署署長陳帆,潘樂陶的公司過去取得多份機電工程署合約,是另一層人脈關係。鄭若驊沒有像其他已婚女性那樣,主動披露她的婚姻狀況,也沒有按香港習慣在名字上冠夫姓,似有盡可能避嫌的隱衷。她過去參與仲裁的案件,有多少是中國項目?這種人脈、錢脈的背景,應屬駱應淦所說的「有恃無恐」了。
有恃無恐於權力來源必會對她的行為包容,以至縱容。林鄭也無奈她何!她並非警覺性不足,對於中共關係,她的警覺性很足。缺乏警覺性的是港豬市民,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覺,缺乏警覺的市民不能說對香港的沉淪沒有責任。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