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2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元旦隨想 (1435)

■吳靄儀擔憂中共政權收拾完議會,又收拾法庭。

朋友告訴我,除夕旺角一帶的銀行提款機都大排長龍,看上去是大陸人。之前在大陸網站看到一則消息:「2017年倒數第二天,國家外匯管理局突然放大招,將銀行卡境外提取現金額度,從每卡每年不超過十萬元,調整為每人每年不超過十萬元。如果超過,外匯管理局明確表示,其本年及次年將被暫停持境內提款卡在境外提取現金。」每卡每年與每人每年大不相同,是因為一人可以有多張卡。
這就是除夕大陸客在香港排長龍提款的原因。沒有法律或不根據法律,政策說改就改,是人治體制的特點。香港若是法治社會,規則就是《基本法》;若是人治體制,就是今天領導人說一個規矩,明天另一個領導人甚至同一個領導人說另一個規矩。百姓沒有可預期可依從的確當規則。
林鄭說,法律界反對人大的一地兩檢決定,是精英心態,雙重標準,只認為香港法律至高無上,13億人民的國家法律制度「就係唔啱嘅」。實際上不是國家法律制度「唔啱」,而是人治體制根本沒有不受政治干預的法律制度。法律界堅持的是法律專業,而不是高人一等的精英心態。專業在任何社會都是需要的。文革時期大陸推廣赤腳醫生,主張向人體注射雞血能治百病。香港是否要奉行這種反「精英」即反專業規矩?
2017年對香港來說,最大的噩夢,如吳靄儀所說,是中共政權收拾完議會,又收拾法庭。人大決定替代了法治,「一旦權力機關有權隨時凌駕法律,說合法便合法,說不合法便不合法,說了之後,法庭只有遵從並付諸實行」,那就是法治淪亡,「喪失的可以是人身自由、居港權利、銀行的存款」。除夕大陸客在香港排長龍提款,就向我們展示了這種法治淪亡狀態。
×××
元旦凌晨的大陸網頁傳出:「剛敲響新年鐘聲,網絡便傳來喜訊,伊朗警察執行國際警察條例,拒絕向人民開槍,脫下警服,站在人民一邊,伊朗獨裁政府基本玩完!」「12月31日夜,一男子跳上(伊朗)政府門前升旗台扯下國旗。無論多麼強大的朝政,只要你失去了民心,崩潰就會在一夜之間。」講的是伊朗,暗指的不是伊朗。
一則被瞬即刪除的帖文:「2017年,生不起,學不起,住不起,病不起,死不起,是多數國人的生活寫照。稅負冠絕全球,新稅種相繼出台,民脂民膏,血肉以成,寧贈友邦,不予家奴。刪帖、強拆、清理低端人口、抓捕維權人士,越演越烈。然而,下民易虐,上天難欺,沒有國家可以在壓榨中崛起,任何罪惡政權都逃不脫歷史審判。」
然而,大陸資深學者資中筠說:「我發現一個賣菜的,他天天罵政府說損害他自己的利益,可是一閱兵,一說小日本怎麼樣,他馬上架式就起來了。我覺得這就是民粹主義,對我們走向文明是一個絕大的阻礙,其中出路在哪頭呢?」
中國人下愚上詐的基本格局沒有改變,香港人的無力感使人們對法治淪亡也麻木了。但人活着就不能沒有希望,而希望就在於:強權永遠無法代替真理!物極必反,絕對權力快走到盡頭了。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