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4

【評台】馬家輝:她的確是應該走的 (1862)


鄭若驊事件是個「完美風暴」(perfect storm),但面臨最大考驗的,其實不是她,而是香港人和特區政府:到底我們對法治尊嚴看得有多重?我們願意為維護法律尊嚴付出多大的代價?我們對法治精神之高舉,確是認真,抑或只是「葉公好龍式」的嘴巴說說而已?

事情的本質不在於鄭氏本人。區區僭建,發生在任何人身上都沒什麼大不了。在香港,從富豪到平民都要僭建,這其實是香港地產霸權和繁瑣監管條文的悲哀。香港人應在這兩方面多有反省。

然而,鄭氏是律政司長呀。她肯致歉,等於承認犯了規,何况她在記者會上說了一句關鍵話語:買樓之後有加暗門,雖然不是她加,但她知道也同意。

這就是說,她有「主動犯規」,有proactive的配合動作。當她的鄰居丈夫問:「好唔好裝多道暗門?」擁有法律和工程專業資格的她竟然點頭說好,而不是把對方罵個狗血淋頭。這樣的處理方式,等於共謀犯事。鄭氏親口承認了,鐵證如山,冇人屈她。

所以,問題本質是:我們能夠接受一個主動破壞法治的精英來做維護法治的律政司工作嗎?這把律政司崗位和法治尊嚴置於何處?這難道不是徹底撕下法治尊嚴的假面具嗎?我們真的願意?

再說一次:其他崗位的高官(另一個例外是運房局長)或可由於「太忙」、「警覺性唔夠」而令家宅存在僭建,律政司長卻不可以,因為律政司長的立身行事直接代表香港對法治尊嚴之維護。香港真能接受一個丟盡了法治顏面的律政司長嗎?

駱應淦說得對,「僭建就是僭建」,她應辭職。 而我再加一句:僅是不肯辭職的堅定立場,僅是厚顏要求其他人對她包容,已足顯示我們的律政司長心裡不尊重法治。法治崩壞,不出現於未來,而是現身此時此刻,賴死不走, 拉住香港法治陪葬。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13日)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