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3

【立場新聞】何肇基:為明日回憶 - 我的快樂時代 (1463)


【文:何肇基 香港理工大學專上學院講師】

今年叱咤頒獎禮題為「叱咤卅,為明日回憶」,在頒發「我最喜愛……」獎項之前林海峰的環節,邀請了陳奕迅獻唱多首經典:《時代曲》、《天下無雙》、《陀飛輪》、《K歌之王》,並以《我的快樂時代》首尾呼應串連在一起,相信不少聽Eason長大的樂迷都會感動到落淚。

陳奕迅曾經表示當年他並不理解《我的快樂時代》歌詞的意義,但在面世十年後再唱這首歌時,他才明白詞人林夕筆下「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其實,經過這二十年的光景,這首詞對香港人來說,又何嘗不是百般滋味?歌詞來自這一段:

「離時代遠遠/沒人間煙火/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願我可」

遠離這個時代,不吃人間煙火,談何容易?我討厭政治、不搞政治,可是政治也要來找我。現在,連不按照主旋律、不表態的自由亦已逐漸失去,又怎會「毫無代價」?連不唱主題曲的自由也會被剝奪,又怎能選擇「唱最幸福的歌」?這個願望,注定要落空。

試問一個八、九十後,經歷過九七前香港文化輝煌、良政善治的年代,如何可能接受今日的狀況?這時,學者又會跳出來批評:這只是殖民者製造出來以偏概全的幻象,你們又未曾嚐過七十年代以前的苦頭,難道以為五十年不變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嗎?歌詞開首提到:

「難堪的不想/只想痛快事情/時間尚早/別張開眼睛」

我認為,這種心態未必等於主張墨守成規、故步自封,無人天真到妄想五十年不變可以解決一切問題。而是當時香港人無法命運自主,被迫之下無奈接受,豈知一反高潮「甚麼都沒有發生」,還以為可以繼續享有以往的自由,盼望承諾即將到臨的民主……可惜二十年過去事與願違,正如歌詞結尾寫道:

「唯求在某次盡情歡樂過/時間夠了/時針偏偏出了錯」

不難想像今日重聽有幾難堪。「我的快樂時代」已經一去不返了,回首「長路漫漫是如何走過」,卑微的願望也許只是「讓我對這世界好奇/讓我信自己的真理/讓我有個永遠假期/讓我渴睡也可嬉戲」。現在不是說要懷緬過去,而是為了崩壞來得太快而感到失落,這也是人之常情吧?

香港二十,也為明日回憶。但願有天我們終於可以「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天佑我城。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