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2

【香港01】白告:型到盡頭變廢物:型爆掟中巨型公仔,然後呢? (1123)

01博評-香港地

「將軍澳去唔去呀?」

「去呀,有咩好問?我又冇冚旗。」

停定喺中環九號碼頭冇耐,有一對男女走埋嚟問埋啲無聊問題,輕輕鬆鬆打發佢上車。

同色系及類似嘅款式,暗示咗佢哋嘅關係,當中最觸目嘅唔係相同嘅紅白間冷帽,而係男人背上嘅巨型公仔。近半個人嘅高度,男人用消防員抬人嘅姿勢單膊搭住,一手固定公仔,一手拖住女友,型到不得了。臨上車時,我仲見到遠處有個細路指住個公仔同爸爸唔知講咩,相信都係頌讚公仔嘅巨大。男乘客雖然睇唔到呢一幕,但我估計呢一幕喺遊樂場入面應該已經出現過好多次,所以佢嘅表情先咁志得意滿。

「今年好唔好玩呀?」又係的士佬非正式民意調查時間。

「都OK嘅,少咗好多機動遊戲囉,海盜船都冇。」

女乘客反應最快,睇嚟冇咗海盜船對佢嚟講打擊好大。反而男乘客就唔太重視機動遊戲:「都仲有好多機動遊戲嘅,再多咪又係玩得兩三種,邊有咁多錢買代幣。」

「都唔知點解今年多咁多公仔檔。」

「你哋上年都有去?」我問,得到佢哋肯定嘅答覆後,我就繼續講:「咁你哋上年應該都掟唔少公仔啦。」

「係呀,你隻小黑仲喺我櫃頂,幾時拎呀?」男乘客問一問女乘客,間接答我問題。

「都唔知點解今年多咁多公仔檔。」(資料圖片)

「咁咪係囉,人哋公司都係睇民意啫,民主過政府好多,你哋投票畀邊樣遊戲,佢哋今年咪整多啲囉。」我講返我個人意見,呢啲逐個設施收代幣嘅遊樂場,都相信係按受歡迎程度嚟決定整咩設施。

「我哋冇投過票喎,司機你都有去?有問卷填咩?」女乘客問我。

我心諗究竟佢係咪真係咁天真,強行壓抑住唔耐煩答:「鈔票咪選票囉,代幣要錢㗎嘛,咁你啲代幣去咗邊,咪即係投畀邊種設施囉。」

「啲代幣俾你要晒嚟掟公仔啦。」

女乘客嘅態度一聽就知係扮嬲,男乘客亦適時扮演返無辜嘅角色:「都係掟畀你咋,你睇下小白都話帶佢返屋企呀。」明明上一刻仲同我傾緊計,下一秒男乘客就扮成小白,控制住公仔嘅手同女乘客傾計,都係「我得唔得意呀」「好想跟你返屋企」之類廢話,原諒我實在唔想重複多一次。

我開動返左耳入右耳出模式,總算可以專心駕駛,直到過咗將軍澳隧道,我開始喺咪錶打埋附加費時。

「點解要$49蚊嘅?」男乘客問。

「哦,$40係東隧隧道費同附加費,$3係將軍澳隧道,$6係行李費。」今次個問題更無知,但我反而有耐性答,因為解釋收費係司機責任,佢問清楚好過唔問但係放喺心。

「小白都要收行李費?」女乘客再一次天真問。唔通你真係當佢係人咩,就算當佢寵物都要$5啦。

我未及回答,男乘客已經答佢:「要㗎,佢太大隻喇。」

我講返我個人意見,呢啲逐個設施收代幣嘅遊樂場,都相信係按受歡迎程度嚟決定整咩設施。(資料圖片)

我馬上讚佢:「係呀,好多人啲公仔都唔使收,你太勁喇,呢隻咁大要收行李費呀。」坦白講如果佢堅持唔畀,話個公仔唔夠大,我都懶得攞把尺嚟度。法例含糊唔係司機或乘客嘅錯,心平氣和講清楚收費及理據,通常都冇咩問題嘅。

「乜你咁貴㗎,等我仲諗住直接掉咗你添。」女乘客同小白……即係男乘客講。「唔緊要啦,帶我上去影張相先啦,然後我會自己走㗎喇。」

究竟最後小白會去邊?係咪去就近嘅堆填區呢?我實在望唔清。無疑掟公仔係好爽,掟中大公仔嗰種人冇我有嘅優越感,對我哋呢啲廢青嚟講更加係難得嘅體驗。但係同寵物一樣,佢哋體積驚人,要放得落佢哋嘅空間,真係唔係人人都有,最終都係難逃堆填嘅命運。

咁掟嚟做咩?搭的士仲要俾人收多六蚊,玩其他機動遊戲好過啦。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