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3

【關鍵評論】陳娉婷:香港最老的爵士樂酒吧:不收入場費、親民貼地的La La Land (1072)

特別報導

小店風景,和流連忘返的人

香港最老的爵士樂酒吧:不收入場費、親民貼地的La La Land

2017/12/22 , 採訪 陳娉婷
photo credit: 周雪君
陳娉婷
迷信文字的人。

在街上遇到Tom Parker,你或會誤以為他是一個普通的外國老伯,但原來此人大有來頭,在70年代是娛樂及餐飲事業的「巨商」,為香港引入了第一間賣pizza的餐廳「意粉屋」,以及全港最老的爵士樂酒吧Ned Kelly Last Stand——後者屹立45年不倒,已存活在我城近半世紀。

「1979年,我是第一個在香港賣pizza的人,一兩年後,Pizzahut進來了,他們是第二,我們是第一。」談起當年的威水史,這位老伯沾沾自喜,臉上不無懷緬之色。

然而,在意粉屋連鎖店開到第12間時,Tom Parker把旗下生意賣出,成為大集團的囊中物。而他本人,則專注營運小店Ned Kelly,一間主打澳洲菜、西部牛仔風格,有駐場樂隊演出live music的爵士樂酒吧。

97年回歸後,Tom Parker決定把酒吧的營運權授予朋友,自此展開退休生活,偶爾回鄉探望孫兒,在香港及澳洲兩邊走。今年年尾,適逢酒吧成立45週年,低調的他罕有地接受記者訪問,希望更多人了解他的「娛樂餐飲」意念,以及「Dixieland」這種爵士樂流派的妙處。

IMG_0960
photo credit: 周雪君
Tom Parker是Ned Kelly的創始人。以前也是意粉屋(The Spaghetti House)、墨西哥餐廳Casa Mexicana的創始人,但於80年代把業務賣出。
IMG_0989
photo credit: 周雪君
酒吧內的景觀。
IMG_0885
photo credit: 周雪君
Ned Kelly的駐場樂隊China Coast Jazzmen。
與電視業競爭:聽爵士樂,喝杯酒,吃澳洲菜

在成為餐飲業老闆前,Parker是一名娛樂界的劇團人物。在60﹣70年代,他在香港、日本、越南等地巡迴表演默劇,演出以喜劇為主,笑言自己的職責是「引人發笑,像查理卓別靈那樣。」又指默劇沒有語言局限,可以把歡笑送給不同國家的人。

但在1972年,剛從越南回港不久,Parker的劇團遇上經營問題,宣布解散。他感覺亞洲才是自己的家,便沒有回澳洲,在香港紮根下來,開了間爵士樂酒吧Ned Kelly Last Stand。

「60年代尾,電視普及後,整個娛樂事業被改變了。以往人們都上劇場、夜總會去看表演,但現在安坐家中,便可享受免費娛樂。」Parker用live music表演作招徠,吸引觀眾外出用餐:「我們把價格調低,不收入場費、不收加一,希望能吸引大眾出門玩樂。」

那也是越戰剛結束、歌舞昇平的年代。Parker憶述,不少美軍來到香港消遣,尖沙咀一帶是他們尋歡作樂的地方,佈滿陪酒女郎進駐的酒吧,唯獨是Ned Kelly一間最正派,完全沒有女人坐陣:「人們都說我瘋了,說沒有女伴、沒有女服務生是賺不到錢的。」然而,他堅持只賣食物和音樂:「我不要做這種生意。」

十多年後,尖沙咀亞士厘道的女郎酒吧全倒閉了,只有Ned Kelly仍然生存。Parker說,在70、80年代,酒吧的唯一經營困難,就是來光顧的海員、碼頭工人不時醉酒鬧事:「以前這條街又稱seamen’s road。海員在鄰近碼頭下班後,便來這兒找女伴喝酒。他們很高大,喝醉後容易生事,我們花了好些力氣才能阻止混亂發生。」

IMG_0913_(1)-min
photo credit: 周雪君
Ned Kelly Last Stand位於亞士厘道,以往是酒吧街,但現在只剩下這間爵士樂酒吧仍然生存。Tom Parker透露,酒吧能逃過貴租之厄運,是因為他在97回歸前購入了舖位。
IMG_0851
photo credit: 周雪君
牆上有著名爵士樂手Louis Armstrong和Duke Ellington的海報。
Dixieland流派:最老式,卻最親民的爵士樂

在電影《La La Land》中,男主角Sebastian不入俗流,唾棄流行音樂,堅持玩他的爵士樂,曾帶一起追夢的Mia到Lighthouse cafe見識——美國西岸歷史悠久(創於1949年)的爵士酒吧;兩人一邊欣賞爵士樂手的即興表演,一邊談論愛情和夢想。

Ned Kelly Last Stand駐場樂隊所玩的音樂,則比Sebastian愛好的咆勃爵士樂(Bebop)更老式、更罕見。那是一種叫Dixieland的爵士樂,也可稱為紐奧良爵士樂,起源自1920年代,是傳統爵士樂的一個流派。

「Dixieland的特色,是節奏感很強,觀眾會跟著打拍子,是沒有任何不快或憂慮的音樂。」Parker指,最初開店時考慮過三種音樂,分別是民謠、搖滾和爵士樂,最後怕民謠太沉悶、搖滾太嘈吵,選了最親民的Dixieland爵士樂:「我不想選Cool jazz或blues,因為不能令客人開心、熱血沸騰起來。」

現屆駐場樂隊CC Jazzmen的隊長Colin Atchison則指,全亞洲只有Ned Kelly一間爵士酒吧有Dixieland音樂的演奏,在爵士樂界響負盛名:「我以前在世界各地行船演出,行家都知道香港的Ned Kelly,在英國、新加坡、丹麥人眼中,它就是香港的代表!」亦因此,Colin曾於93年停泊在Ned Kelly演出一段時間,剛好被Parker看上,聘請他擔任長駐的houseband隊長。

IMG_0843
photo credit: 周雪君
Colin Atchison是CC Jazzmen的隊長、主音、長號手。

與Sebastian的爵士樂比較起來,Dixieland更熱鬧;它屬於Big Band音樂,由幾個樂手組成,吹奏的多是經典,或是琅琅上口的音樂,觀眾很易跟著旋律拍掌、哼起歌來。CC Jazzmen的樂隊由6位成員組成,他們分別來自意大利、菲律賓和英國,玩的樂器包括長號、結他、電子鋼琴、貝斯、鼓等。

Colin又指,Dixieland音樂較有編排和次序,爵士樂的精華——即興部分僅限於solo,「合奏都是編好的,然後就輪流solo,每人大概10分鐘左右。我們憑感覺演出,即使是同一首歌,每一次的演出都不同。」他又指每人摸索即興演出的方法都不同:「有人會從調子入手,我則是聽多了音樂,便憑感覺演。」

Colin堅持以「entertainer」,而非「artists」來形容他們的身分:「我私下什麼音樂都聽,但我的工作就是Dixieland。我要娛樂觀眾,讓他們臉上泛起笑容,然後快樂地離開。」為了取悅觀眾,Colin會施展渾身解數,如說冷笑話、拿出道具來表演趣劇、倜侃時事等;說罷,他拿出茶壺來,即場吹奏了一首《生日快樂》:「若現場有人生日,我都會這樣表演。」

IMG_0812_(1)
photo credit: 周雪君
Colin表情多多兼搞怪,是搞氣氛的能手。
Ned Kelly:劫富濟貧的英雄,親近平民百姓

至於為何把酒吧名為Ned Kelly?Parker笑言,Ned Kelly在澳洲是一個家傳戶曉的名字。他是罪犯、大盜,卻被萬民景仰為正義的「民間英雄」。「他是一團同黨(凱利幫)的首領,不時打劫富商或銀行,再把獲得的錢、財產轉贈給貧窮的人。」

Ned Kelly出身清貧,長大後以偷竊維生,也令許多澳洲原住民或低下階層同情,甚至是代入他的處境:「以前為數不少的澳洲人都是罪犯。一些外國人犯事,被送到澳洲勞改幾十年,不能回國。 他們很多成了農夫,勤力耕作,在那裡定居下來。」在澳洲土生土長,長大後才飄零於亞洲各國的Parker如是說。

不過,警察或政府一方就未必這樣看。在19世紀尾,他們展開了一場通緝及追捕Ned Kelly的世紀之戰。「Ned Kelly多次成功逃脫,但一次隱身在維多利亞的酒店,被警察發現及圍封了。」Parker稱這位黑幫老大膽色過人 ,是都市傳奇:「他的同黨全數被射殺身亡,只有Ned Kelly一人身中28粒子彈,依然未死!」

最後,警方把他帶到墨爾本,被法庭判處罪成,並即時處死。Parker說,為了紀念這位梟雄,他把酒吧名為Ned Kelly:「我想把他的不死精神搬至香港,每天像our last stand(最後一役)般經營酒吧,而很幸運地,這一役持續了45年。」

在酒吧的裝潢上,Ned Kelly散發濃厚的西部牛仔風格,全場以深色木製傢俬組成,配以牆上的舊日報紙新聞、棒球衣,也有一幅Parker外公的相片放在偏廳中。在餐飲上,Parker引入了地道的澳洲菜如beef stew、Irish stew、牛腩飯等;98年把營運權授予英國人後,酒吧內也賣英式食品如炸魚薯條、全日早餐,以及特色漢堡等。

IMG_0866_(3)
photo credit: 周雪君
餐牌上印有Ned Kelly的頭像和歷史,玩樂之餘認識下澳洲文化。
IMG_0984_(1)
photo credit: 周雪君
牆上這位是Parker的外公,千萬別混淆了他是Ned Kelly。
營運經理Mike:與香港一起走過97回歸、SARS

Mike Brown是90年代的Ned Kelly常客,亦因此認識了老闆Tom Parker,兩人交情甚深。1998年,香港回歸後不久,許多英國人離開香港,Parker年事已高,自感無力應付客源的流失,便決定退休,把營運權授予Mike Brown,委託他應付回歸後的新挑戰。

Mike說,97回歸就好比一個分水嶺,Ned Kelly的客源出現了重大的轉變:「97年前,主要客人都是西方人,多數是港英政府的公務員、皇家軍人等。還有很多外國遊客、海外移民等。」

「但97回歸至今,多了不少亞洲客人幫襯我們。還有很多大學生,香港的大學生、內地的大學生等。看見年輕人們前來享受(老式)音樂,感覺蠻有趣的。」他笑說。

IMG_0773
photo credit: 周雪君
Mike Brown是英國人,自1998年起接手經營Ned Kelly的業務。

然而,這些轉變都全賴Mike的遠見,才能吸引現今的新客源。Mike說,97政權交接期間,許多英國人都因前景不確定而走了,他便認定不能再走舊路,要吸引亞洲人、香港人來消費。

於是,Ned Kelly開始在藝術或音樂期刊登廣告,也接受報章訪問,但他說,最主要的宣傳方式還是靠「口碑」。「現在方法就更多了,有facebook,也有Youtube channel。但主要都是Colin(樂隊隊長)負責的。」

他又指,SARS是酒吧另一個災難期:「駐場樂隊天天照常演出,但觀眾席只有5個人,甚至有好幾個月一個人也沒有。」2003年,來光顧的稀客都戴上口罩,躲在口罩背後談天、喝酒,氣氛相當冷清。Mike說,當時最大的困難,是維持員工士氣。

幸好,在SARS浪潮減退不久,酒吧又再次熱鬧起來,一個員工也沒有流失。Colin又指酒吧的女侍應生全都是尼泊爾人,在Ned Kelly工作超過10年之久,大部分是老臣子。

問起Mike酒吧憑什麼屹立45年而不倒?他聳聳肩說,其實和Parker最初的營運理念沒大分別,都是365天、年中無休的live music,不收入場費、不收加一,盡量把食物價格調低等。「還有,我們玩Dixieland音樂,你很難在亞洲其他地方找到!」

IMG_0870_(1)
photo credit: 周雪君
酒吧內的女服務生全是尼泊爾人。
Parker:我很自豪Ned Kelly是在香港創立

訪問Ned Kelly,不論是創辦人、營運經理、駐場音樂人、侍應,清一色都是外籍人士,一個香港人也沒有,卻讓記者感到意外親切,因為酒吧的發展不時與香港歷史時空交錯,而在言談之間,他們也流露出對香港的喜愛。

Colin和Parker早年在各地漂泊,巡迴演出音樂及戲劇,但最後選擇在香港定居下來,因著一間酒吧結緣。Colin笑言,選擇香港有一半是偶然,最初本來是去「Thailand」表演,卻搞錯了作「Taiwan」,但在台灣生活5年後,覺得太沉悶了,便飛到鄰近的香港來發展。

「我更愛香港,她更國際化,東西文化交匯。台灣的人非常友善,但在我看來它只是一個華人城市。」問到會否掛念家鄉英國?他立刻否認:「完全不會。比起香港,英國沉悶多了,一到7時半所有店都關掉了。」他充滿詩意的道:「我喜歡香港的節奏,她很快,快得令你的生命好像在短時間內消逝。」

Parker現年已86了,雖然兒子、孫子都在澳洲,他卻堅持在香港居住:「香港是我家。年青人在地鐵上看到老人家,都會站起來讓座,這令我很窩心。」然而,他對政治前景亦不無憂慮:「香港的變化很快,快得令人透不過氣來。我只希望言論自由能留住,因為那是讓人知道自己是誰、喜歡什麼的重要價值。」

最後,提起他的心血老店Ned Kelly Last Stand,Parker感觸的道:「在租金高昂的香港,能夠屹立45年,真的是一項紀錄。我很自豪為香港帶來了Ned Kelly,讓她成為香港的一員,甚至成了香港歷史的一部分。」

IMG_0940
photo credit: 周雪君
80多歲的Parker鮮少接受媒體訪問,這次難得在聖誕假回鄉探孫子前接受本網訪問。

核稿編輯:周雪君

專題下則文章:

香港第一間旗袍店「美華」:80年老字號,凝住花樣年華時光

小店風景,和流連忘返的人:

這年頭,許多小店紛紛結業,港人總會搶著排隊湊熱鬧,只為趕及在落閘前懷緬一番。但一轉眼,他們又打回原形,以便利及舒適之名,光顧大型連鎖商店,買血汗工廠所製的恤衫、吃貴價的領展蔬果、喝不公平貿易咖啡。然而,在高牆的對岸,有一批獨立小店正在掙扎求存;它們以最低的成本經營,外觀或許稱不上精緻,有些更是隱身小巷的夜冷店,卻實在地改變了我們日常街道的風景,為消費者提供多元的選擇。關鍵評論網採訪了幾間本地小店,希望能喚醒讀者對它們的關注,並看見進駐這些小店的身影,是如何被連結起來的。

看完整特別報導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