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2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下愚上詐之道 (1452)

■在屢次反日反韓的「愛國爭端」中,學歷低、收入低的社會邊緣人都是激烈參與者。

前文談及兩位美國教授在中國所做的社會調查,發現學歷越低、收入越少的人,民族主義意識越強,在屢次反日反韓的「愛國爭端」中,這些社會邊緣人群都是激烈參與者。
英國政治家Henry Brougham(1778—1868)說:「教育使一個民族容易領導,卻難於驅使;容易統治,但無法奴役。」
所謂領導與統治,是指理性、公平,人民權利最大化的的政權;所謂驅使與奴役,就是指所有決策以掌權者利益為依歸,獨斷,非理性,不公平,把被統治者當作奴隸的極權體制。前者靠啟發個人心智的教育而使領導與統治更容易,後者就靠全民教育水平低下,和強調民族主義及扭曲歷史的教育來實現。
中國的教育灌輸對執政黨絕對服從,歷史教材扭曲,語文和社會教材偏頗,都是洗腦式的愚民教育,讓受教育者容易驅使與奴役。
但即使是這樣的教育,仍然會使教育水平高的人,較有自己的想法,也就是較難驅使。中共國的教育經費一向偏低,人均教育經費支出只相當於美國的9.68%。
1937年,大學問家陳寅恪在與吳宓教授散步時談中日戰局,吳宓日記載:「寅恪謂中國之人,下愚而上詐。」「下愚上詐」的說法,真是說中要害了。「上詐」而「下」不覺,皆因「下愚」;而「上」要繼續「詐」或更「詐」,就要使「下」更「愚」。中共建政以來,教育經費之偏低和教材之偏頗,都可以說是為了可以讓「上」更詐和一直詐下去。
中共「上」詐最厲害的一招,是提出「工人階級領導、以工農聯盟為基礎」,因此下愚者就自以為居於領導階級的地位,幻想無權的自我置身於強國「大我」中,而愛國主義爆棚。但其實在中共掌權者眼中,城市工人和以自殺為人生正常歸宿的農民,都是低端人口。
有一個蘇聯笑話:人身上有三種不可測的特質:才智、黨性和真誠。一個人只可以擁有兩種——有黨性和真誠就不會有才智,有才智和真誠就不會有黨性,有才智和黨性就不會有真誠。
這雖是笑話,但也是至理。對於以「下級服從上級」為主要教義的列寧式政黨來說,黨性是三種特質中最重要的一項,因此一定會排斥「有才智和真誠」的人,因為他們不可能有黨性;其次就會排斥「有才智和黨性」的人,因為即使表現得有黨性,但有才智的人分分鐘對上級決策會有自己意見,雖服從卻可能是口服心不服,上級黨對他們的信任會存一個問號;再次就會排斥「有黨性和真誠」的人,因為這些人儘管無才智,但如果他們的確真誠,真心相信黨的政策,也往往會有違上意,因為黨提出的政策可能根本是騙人的,比如真心相信黨中央堅持一國兩制不動搖、不走樣、不變形。
對黨來說,最可靠是只有黨性、既沒有才智也沒有真誠的人。我們覺得一些建制派假報學歷很不堪,但對於黨來說,這種沒有學歷和不誠實的愚人最可靠。有些我們覺得好像三種特質俱備的人,比如曾鈺成,就是沒有機會更上層樓。
因為下愚上詐,是中共治國之術,立國之本。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