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4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到中國開會去 (830)

■中國農村老人的自殺「正常化」並不是像《楢山節考》所說的發生在自然環境極為惡劣的地方。

《不是楢山勝似楢山》的網文,有人留言說:「中國不是正處於前所未有的偉大盛世麽?中國不是社會主義麼?國家凈資產不是100多萬億麼?政府每年不是在全世界大撒幣援助麼?」
這幾個提問,正問出了中國農村老人「勝似楢山」的底因。中國經濟總值居世界第二,習近平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新時代」不僅站起來,更富起來,強起來,而農村老人的自殺「正常化」並不是像《楢山節考》所說的發生在自然環境極為惡劣的地方,而是發生在社會學講師劉燕舞考察的11個省份。
中國當然是自稱社會主義。中國憲法第一條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工人階級,現在變成了城市的「低端人口」,領導聯盟的農民,成為了的悲劇賤民。政府資產和外援,給黨、國家、政府帶來風光,但老百姓特別是農民,卻過着「勝似楢山」的惶惶不可終日的生活。
2011年,人大常委辦公廳研究員王錫鋅在央視新聞節目中透露:國家公款吃喝、公費出國、公車開支一年達一萬九千億(人民幣)。這數字讓主持人柴靜吃驚,重複地問:「您再說一遍,是多少?」王再次肯定地說了這「三公」的數字,並指佔了行政開支的60%。
很可能那次透露之後就被禁止透露了,因此最新的數字不得而知,但基本情況應該沒有改變。那時,中共官媒剛批評美國2008年的總統選舉「燒錢30億美元」,大陸網民就算出來:中國一年多「三公」開支大約相當於97.44次即390年的美國大選費用。
十九大後,中共國一連開了三個國際大會,一個是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一個是世界互聯網大會,一個是「南南人權論壇」。諷刺的是:中國共產黨從來沒有在中國作過社團登記,中國的互聯網自由度連年都居世界倒數第一,中國在世界人權排名上一直排在最後幾位,2015年是倒數第二。
那麼為甚麼又有許多人到中國開這些荒謬會議呢?有一篇大陸帖文說,「到中國開會去」幾乎成了外國政要、商界領袖和專家學者的口頭禪,「人儍、錢多、速去」是具體描述。到中國開會,可以享受頭等艙、五星級酒店、美食、高出場費、高規格接待。同樣一場會議,中國支出的費用是外國的好幾倍,甚至上十倍。會議的舉辦單位和人員可以從中得到各種好處,如以會議的名義購買電子產品、私自賺取酒店的差價以及收取各種回佣等。
吃虧的是老百姓。公費開支都來自百姓的血汗稅款,這且不說;一碰到開會,就交通管制,有時甚至把老百姓趕走,給老百姓的生活帶來許多干擾。
舉辦國際會議,讓中國官方有一種萬國來朝的感覺。在中國社會長大的奴民也往往有代入感,把自己幻想成主子了,除了奧運、世博讓他們興奮,看到國際會議在中國召開也莫名其妙地產生自豪感,他們以為自己真是「姓趙」,但在趙太爺眼裏,阿Q「你怎麼會姓趙!你那裏配姓趙!」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