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9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烙印 (946)

張翔

一個人的出身、成長,在他的思想觀念留下的烙印,很難磨滅。
香港大學候任校長張翔會晤港大師生、校友,被問到大學的言論自由,他說:言論自由應受法律限制,例如美國可合法持槍,但用槍射擊他人就要入獄。被追問學生可否在校園進行以「港獨」為題的辯論,引述者就說他感覺張翔回答得不太自在,說「若討論學術議題是容許的」。
言論自由是天賦人權之一,在人權有充份保障的社會長大的人,會先想到言論自由應受法律保護,而不是受法律限制。
美國合法持槍的比喻,更屬思覺失調。用槍射擊人,不是對合法持槍的限制。槍除了射擊人之外,還有甚麼用途?持槍合法化的目的,就是容許持槍自衞。殺人若非出於自衞就要入獄,罪名不是持槍,而是殺人。用刀用斧用木棍殺人都要入獄。
在校園討論獨立是否只限於學術議題?來自加州柏克萊大學的張教授應該知道加州有「Yes California」的獨立運動,訴求內容是透過2019年的公民投票決定加州是否要退出美國。去年美國總統選舉後,加州居民Yes California的民調支持上升至30%左右。加州大學除了學術討論獨立之外,純屬意見表達的口號或標語應該也不少。
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是同一的,沒有言論自由也不可能有學術自由,只要看大陸對香港指手畫腳的所謂法律學者是怎樣一副德性,就知道二者的關聯。以不是學術議題為由否定港獨意見的言論表達自由,會不會是未來張校長的治校思維?
很明顯,在不了解香港社會的情況下,張翔似乎較為了解特首林鄭早前關於言論自由有限制、「港獨」言論超越社會底線的話;他又不點名提到民主牆上針對蔡若蓮喪子的言論,說是不合倫理。他很可能經過一些人「吹風」,而他也認同。
言論自由是指一個人可以按照個人意願表達意見和想法的法定政治權利,這些意見表達不用受政府「事前」的審查及限制,也毋須擔心受到政府報復。
言論自由當然也有一定限制,如涉及誹謗就有法律約制。但作為維護學術自由的大學校長,應該義無反顧地站在保護言論自由的一邊,鼓勵學生思想開放大膽表達意見,而不是首先強調限制。因為大學生沒有世俗利益的顧慮,思想可以更開放,聲音可以更前衞。而這,正是社會進步的動力。
英國十九世紀哲學家John Stuart Mill(1806-1873)說過:「如果沒有人的自由,就沒有科學、法律及政治上的進步。」Mill認為,真理驅逐謊言,因此無論自由表達對或錯的意見,都不應該害怕;真理不是恒定或固定的,而會隨時間轉變,很多我們曾經相信是正確的事已變成錯誤的事情,因此意見不應該因明顯的錯誤而禁止。自由討論之所以必需,是因為可以防止被「既定意見的沉睡」所制服。
作為一個科學家,張翔在享受到自由帶來的進步,到香港當校長似乎又重回成長期的專制禁言的桎梏。除了成長的烙印不易磨滅之外,在現實利益面前也很少人經得起良知的煎熬。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