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9

【立場新聞】任建峰:「關公」系列之湯家驊聲明 (926)


大律師公會理事會來年年度理事會今次罕有地有競爭。資深大律師戴啟思帶領團隊與現任大律師公會主席、資深大律師林定國與其團隊競逐主席與一些理事會議席。

在戴啟思團隊的支持者當中,有些都是與政壇民主派關係密切的的大律師。就此,林定國團隊的其中一個論述,就是戴啟思團隊是民主派政團的代表,如果他們勝出就會令公會政治化、為公會的獨立性帶來威脅。我先不說這種論述是否公道、是否有實質事實根據。純粹從防守策略來說,林定國團隊要打「反政治化」牌是無可厚非、亦未必是是「冇得打」的論據(我重申:「有得打」與論據公道與否是兩回事)。

不過,我真的不知林定國團隊的智囊團(公道一句,通常這些東西不會關參選人本身的事,責任通常在於智囊團,我個人對林定國印象整體上是正面的)不知在想什麼,竟然會找湯家驊為他們就「反政治化」論點打頭炮。兩日前,林定國團隊在其Facebook專頁上載了湯家驊支持他們的聲明,其內容包括:

「可惜的是,我們有些會員,打着『a strong Bar』(筆者註:這是戴啟思團隊的口號之一)的旗號,要求大律師公會支持他們的政治理念 ⋯⋯ 我們亦見到某些人向大律師公會施壓,要求公會發表支持他們政見的聲明⋯⋯」

湯家驊的聲明簡直是「關公」的一絕。首先,我真的不明白,為何會找湯家驊去推「反政治化」論述?或許智囊團以為找個從政者說「反政治化」會特別有說服力?問題就是,湯家驊是一個把法律全面政治化的表表者。就以一地兩檢議題為例,他七年前明確地說是沒可能符合《基本法》,但到近年又改變立場。

人對事的看法在七年間有改變本身不是罪。但他改變後引述的理據根本沒有個人意志,中央與港府那期在「吹」要靠什麼《基本法》條文(甚至不需要靠《基本法》條文),他在那期就會左搖右擺地跟到貼。這簡直是最政治化、最違反法律專業獨立判斷的行為。試問,智囊團容許湯家驊去為林定國團隊說「反政治化」與「專業自主」是否「倒米」?

另外,湯家驊聲明被上載後的事態發展就令他的說法變得更荒謬。在一地兩檢問題上,以林定國團隊為主體的大律師公會理事會昨晚發表了聲明,立場上與戴啟思團隊早前發表的聲明無異、甚至在措辭上更強硬。這就把湯家驊聲明內容、甚至任何類似的說法陷入兩難狀態。究竟大律師公會的聲明是證明了戴啟思團隊根本不是把法律議題政治化、因為業界對重大議題意見幾乎一致(就此,湯家驊才是活在火星的異端),還是大律師公會已被戴啟思團隊的所謂政治壓力影響了、所以才要發出這樣強硬的聲明?

如果是前者,湯家驊的對戴啟思團隊的「政治化」指控就簡直是道德與政治層面上的惡毒誹謗(當然,這不是法律上單位誹謗、純粹表達意見在法律上不構成誹謗)。把他聲明上載的林定國團隊智囊團人士亦是有心或無心的幫兇(我偏向相信是無心之失,只是他們在上載湯家驊聲明時欠缺深思熟慮)。

如果是後者,湯家驊的聲明就變成陷林定國團隊於自打嘴巴的困局。如果大律師公會的聲明是戴啟思團隊政治壓力的結果,林定國團隊仍能說自己是反政治化、專業自主的守護者嗎?如果連幾個行家的壓力都受不住,有更大政治勢力的內地政權壓力還能抵擋得住嗎(一句澄清:抵受內地政權壓力並不代表反對與他們有坦承及互相尊重的溝通)?

總言之,對於林定國團隊來說,湯家驊那份支持聲明簡直是「關公」中的「關公」,連一個原本「有得打」的論點都被他的一份聲明閹割了。如果我是林定國團隊的智囊團,就會盡快悄悄地把湯家驊聲明「下架」,再重頭思考除了「反政治化」外、還有什麼更有效的防守論述吧。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