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9

【立場新聞】薯伯伯:倉頡輸入法 (2040)


【文:薯伯伯】

我現在用手機或電腦寫中文時,都是用倉頡輸入法。大概是中學五年級暑假才開始學習這套輸入法,很快就掌握了拆碼的規則,但當時沒有把鍵盤的位置記好,連打英文字時也要看著鍵盤。

直到有一次,教化學的呂老師下課後拉著我,說:「你係唔係識得中文輸入法?可唔可以幫我打個通告?」老師找學生做免費的打字員,似是天經地義,我欣然接受差事,一口答應。我本來想回家用自己的電腦打字,怎料老師說:「呢個通告有啲趕,可唔可以而家打好?」

我說好吧,一看學校電腦的鍵盤,按鍵上只有英文字母,而沒有對應的倉頡碼。我心想,咦,那怎麼打呢?呂老師卻用軟硬兼施的語氣說:「你得嘅!」(注:我之前提過,粵語詞尾的表達能力較普通話豐富。以這句為例,「你得」就是「你可以」的意思,但加上這個「嘅」的字尾,語感就變成「你以為你不行但我有信心你是行而且如果你敢說不行我也一定會迫你迫到你行。」)

我沒有辦法,只好用著沒有倉頡字碼的英文鍵盤,一個一個碼地敲出一篇通告。那天回家後,我心想學習一下盲打,還是較有效率,於是就花時間把鍵盤字碼的對應位置記下來,再好好學習倉頡的拆字規則,若有字碼不懂,也會另外記下。這其實是多年前的事,我早已忘記了自己打字較慢的年代是怎樣度過,也想不起前後花了多少時間去適應這套輸入法,反正一直以來,我打中文字就是很快。

記得多年前有一位中學同學何 B 仔的母親去興趣班學倉頡,到了考試前,她覺得沒有掌握好輸入法的要門,同學就建議他母親找我求救。同學母親問我:「用倉頡輸入法,有沒有甚麼心得?」我就說:「其實打倉頡很容易,你不要太用心去記那些拆碼,憑感覺就可以。」同學母親聽罷,似懂非懂,不明所以,再問:「哦哦,咁即係點呢?」我當時就這樣回答:「如果想打字打得快,首先要忘記輸入法……」同學母親口中發出不知如何對答的「嗯嗯嗯」,她聽到我的答案,大概覺得兒子的同學有點神神化化。

我承認當年我最愛的金庸小說,正是《笑傲江湖》,風清揚對令狐沖說:「學他的劍法(指獨孤大俠的獨孤九劍),要旨是在一個『悟』字,決不在死記硬記……臨敵之際,更是忘記得越乾淨徹底,越不受原來劍法的拘束。」我當時跟同學母親說這番話時,也許不是受到風清揚的影響,而是打字純熟後,確實只會留下肌肉的記憶和感覺,每次看到一個漢字,再也無法即時想起其拆碼,只會記得指頭的動作,簡單來說,也就是把整套輸入法都忘掉。這種情況估計很多人也體會過,如果有朋友問你如何用倉頡碼去拆一個字,往往啞口無言,只能在腦海裡想像打字時的手指跳動,才能記起相關拆碼。

中文輸入法主要有分形碼輸入法及拼音輸入法,還有些不流行的種種類,例如內碼輸入法等,這裡就不作討論。形碼輸入法雖然較難學,但重字率低,就算拼音輸入如何「智能」,其效率始終很難與形碼輸入法相提並論。而且形碼輸入法,可以超越固有的語言習慣,前字與後字之間的干擾較少(注),對於輸入粵語,繁簡混雜,日本漢字,甚至不懂發音的中文字,也是得心應手。更重要是,用回筆杆寫字,執筆忘字的情況也較少。記得有次幾位內地的朋友在討論「兜」字如何寫,居然沒有人寫得出,他們肯定是用得太多拼音輸入法,對於習慣形碼輸入的用者來說,很難會不記得這個字的結構。

說到形碼輸入法,繁體中文世界最流行的應該是倉頡(台灣還流行嘸蝦米,但我沒有用過,它不是開放碼,我也沒打算學),簡體中文世界最流行的則是五筆輸入法。有次看到有個內地的網站,比較兩個輸入法誰較偉大,討論雖然不算熱烈,但答案其實很明顯,肯定是倉頡輸入法。

倉頡輸入法之所以較為偉大,繁體中文的使用者較幸福的原因,正是因為當年台灣的朱邦復先生雖然石破天驚地發明了此法,但及後為普及中文電腦,居然宣告放棄其專利,在開放碼還不流行的年代,率先把倉頡開源。正是因為朱先生偉大的無私奉獻,使得現在幾乎任何一台能用全鍵盤繁體中文的電子設備上,都會有倉頡輸入法。簡體的五筆輸入法,無論聲稱設計上有何優勝,但輸入法本身有版權,每台使用的設備也要支付版稅,又或是要安裝第三方軟體才能使用,有時換了新系統,若該系統本身未支援第三方的鍵盤,那就學了也是無所用。

我見身邊有些朋友,因為覺得倉頡輸入法難學,而改用速成輸入法,即只用輸入倉頡的頭尾碼,理論上較易學習。只是雖然省了學習時間,但在每次回覆電郵,發短訊,寫文章等,都要花上較多時間選字。有些人說自己連選字位置都記得,但其實只能記上一堆常用字的位置而已,若然換了系統或手機,又要重新再記一次?當初學習時省了一點時間,但實際使用時,一世流流長,其實得不償失。

當然我也多次聽過有人跟我說:「我打速成,快過很多打倉頡的人。」那其實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他們找來比較的那些倉頡輸入法使用者,本身打字極慢,就像硬要說自己跑步快過好多阿婆,其實沒有甚麼好比較。

有些技能,掌握的門檻較高,也就是需要較多精神去學習,又或是時間成本較高,但熟習過後,卻能幫你省下很多時間,效益極大。這類技能,特別值得投資足夠的時間去熟習,倉頡輸入法肯定就是其中一例。

 

注:中文字詞的組合,本身彈性極大,但如果使用拼音輸入法,有時為了讓系統較易認出,便容易傾向使用習慣用語,失卻了中文原有的彈性變化。例如,「煙消雲散」,用拼音打入 yanxiaoyunsan,便能自動彈出。但行文用字,有時為配合前後文字聲調的變化,感覺寫成「雲散煙消」,讀起來會更舒服,這次字詞次序的改動,在中文世界本來甚為普遍,但因為更動後的用詞,相對少見,若以拼音輸入,則往往要多一層選字功夫。拼音輸入法的使用者,有時為免看屏幕選字,難免傾向選用較乎習慣的用字組合,也就出現我在文中提及的情況,即前字與後字之間的干擾較大。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