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4

【立場新聞】錢穎嘉;圖:香港電台:長島冰茶 半晚安睡 (645)


【文:錢穎嘉;圖:香港電台】

前言

今年是香港電台〈十大中文金曲〉四十週年,我們藉此契機製作《金曲40.大講堂》,邀請多位重量級音樂人親臨各大學校園,一方面回味他們的音樂歷程,另一方面展望流行樂壇將來。在與同學的互動中,將前人的寶貴經驗傳承下去。

本集嘉賓是歌手楊千嬅,擁有多首膾炙人口的金曲,歌詞直入聽者心坎,道盡城中少女的心事。這晚她來到香港城市大學與三百多位學生見面。同學們票選最打動他們的三句千嬅歌詞,千嬅逐一回應,並分享她對感情和人生的看法,講執著、談放下。以下是當晚部份精彩節錄。

千嬅的大笑姑婆性格感染身邊的人

千嬅的大笑姑婆性格感染身邊的人

主持:李敏(著名填詞人、港台第二台「敏感時刻」主持)
楊:楊千嬅

長島冰茶 半晚安睡

主:觀眾選出最感動他們的頭三位歌詞。第三位是:「我就回去 別引出我淚水 尤其明知水瓶座最愛是流淚……」(《可惜我是水瓶座》黃偉文填詞)

楊:這首歌很久了,不知多少十年前。

主: 你與填詞人黃偉文合作無間,對吧?

楊: 我回頭望這些年來,相知相遇都是緣分。當時收到歌詞第一個反應是:「嘩,咁慘嘅!」起初入行未夠「功力」,遇到不如意事會很容易不開心,情緒易受影響,有時收到歌詞,便會直接放在自己身上:「點解會講我?佢點知我呢期咁傷心?」常常覺得甚麼事情都與自己有關。但錯有錯著,在演繹上會反射出自己的情感投放,而填詞人又能夠接收得到,他(黃偉文)又因為我明白他寫甚麼而感到安慰,才有機會約出來見面,友誼就從此開始。

主: 現在一起揭曉第二位,是:「青春彷彿因我愛你開始 但卻令我看破愛這個字……」(《小城大事》,林夕作詞)

楊: 這首歌層次其實十分深入。以前我們分手會大哭一場,但有一種哭是沒有人會知道你曾經哭過:我曾經有在別人面前哭得很癲喪的階段,後來才獨自躲起來哭。有幾年,當我三十多歲時,我長期失眠,天亮我也睡不了,起碼到早上十時才能睡著。睡到下午四、五時才起來。當時覺得,晚上用來睡覺很浪費,在思潮澎拜的時候應用來創作,所以喜歡由晚上錄音至半夜三更,覺得自己情緒到了,也喜歡任由自己沉溺在傷痛之中,因為覺得這能協助唱歌。這絕對是不健康的,但我真的維持這樣的狀態頗長的時間。原來在這樣寂靜的空間,而得你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會令你跌入黑洞之中。所以愈不開心,我愈要找朋友傾訴。

懂執著 懂放開

觀眾: 我見到你的歌詞有一種「情感轉換」,開始時你對事情很執著,到後期又能放得開。究竟要到達哪一個程度,才可以做到「放開」?

千嬅分享對感情的睇法

千嬅分享對感情的睇法

楊: 這在乎一個「平衡」的問題。做人最高境界是懂得收放自如。青春是任性的,你可以執著,没有所謂,因為你終有一天會碰釘,而那顆釘可能會令你很痛。或者只是「少少拮」,聰明的人便會在「少少拮」時便醒覺要放手,但有些更執著的人,會認為「唔得,要入晒肉,痛到流血先識放手」。但這樣也是一種很好的經驗,是第一個開竅位。到你懂得放手時,又要領略放手的方法,就這樣扔下不是辦法,如何有要求地放得開,這是第二個層次,也證明你的人生已進入另一個階段。這樣說好像很空泛,但如果分開來看,我覺得當一個人未能達成目標時,不妨執著一下,但要記著量力而為。當你自覺要停下來的時候,就是要學懂「放開」的第一步。怎樣衡量「放」這個字呢?我會用「倒數」形容自己的生命狀態,在有限的時間內做重要的事,做每件事就會謹慎一點,或是不太執著,因為有更重要的事要我去珍惜。所以有些事我可以放鬆一點,這是不同的層次。

愛情真諦  正果修成

主:最感動的千嬅歌詞第一位,是「原來過得很快樂 只我一人未發覺」。《再見二丁目》,是林夕的作品。

楊: 愛情是需要執著和任性,才談得上是愛情,太規矩的應叫作相親。我信佛,信有前因後果,緣分是上輩子注定的。例如上輩子遇上四個人,與今輩子遇上的四個人,次序可能不一樣,這個選擇過程必須經過傷痛、任性和執著,所有惡果要懂得處理,最後才會有一個修成正果的機會。我認為愛情是這樣解釋的。

主: 你對「修成正果」的定義是甚麼?

楊: 有人說遇到個好男人,嫁給他,那個人就叫「正果」,我想跟你們說,是錯的。這個世界沒有最適合你的人,只有你最了解如何與對方相處得最好的人,因為這是一輩子的切磋,很難找一個人遷就自己一輩子,要找一個人可以互相拉鋸一輩子,這個人才是可以陪你走到老的人。若你想走到這一步,你先要對自己坦白和了解。因此修成正果的意思是,你要自己修成正果,才可以找到一個和你切磋一輩子的對手。

競爭激烈  大方接受

主: 千嬅有過很多成就,好像在十大中文金曲裡獲獎無數,一共十首金曲,曾獲優秀流行歌手十一次。感覺如何?

談到往惜的執著,千嬅都想打自己一吓

談到往惜的執著,千嬅都想打自己一吓

楊: 看著那時候倔強的樣子,真想打一下自己,令人很討厭。其實現在也有的,不過掩藏得比較好。現在獲獎我仍然很高興,每個比賽也有標準,一年最少也要完成數首作品,但我們這些數年才完成一首,不符合標準,不過我認為我必須保持好的質量,才不會辜負樂迷多年來支持你的作品。話說回來,甚麼是「放」,就是你要在兩者之間選擇,但不代表我失去了另一邊,只是我追求更重要的事。我以前會很緊張,常常問唱片公司:「點呀,今晚有冇呀,唔樣衰㗎吓嘛?」現在回頭看,二十多年來都有發生過美好的日子。這些激烈競爭,或是因為得不到獎而生氣,那樣少女的事...

主: 真的有?

楊: 有,我也是人,不好勝的話為何要做藝人?

主: 是否到一個階段,得獎會開心,得不到也覺得沒所謂?

楊: 我發覺即使我沒有獎項,仍可以坐第一行也不錯。那時便覺得自己要「升呢」,要內斂一點,要大方一點。我也自覺十分幸運,遇到不少前輩與我分享,他們說:「這些前列座位你知道代表甚麼,就算你那年沒有獎項,但大會仍安排你坐第一行,證明你有價值。」為何執著於那一年有沒有獎項呢? 

--

《金曲40‧大講堂》一連四集,邀請多位台前幕後音樂人及資深廣播人,親臨本地大學校園(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大學、香港城市大學,以及香港浸會大學),與青年學生互動交流,暢談他們的音樂理想與堅持,及對香港流行樂壇與中文歌曲發展的看法,藉此啓發莘莘學子。講者包括:張學友、楊千嬅、許廷鏗、黃家強、Dear Jane、趙增熹、周博賢和張文新等,為40年香港樂壇注腳。

《金曲40‧大講堂》播映時間:

電視版本

本集於12月24日,星期日晚上10時,港台電視31及31A;12月27日,星期三傍晚6時,無綫電視翡翠台。
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電台版本

節目逢星期六下午2時在港台第二台(FM 94.8 - 96.9)播出
港台網站radio2.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