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1

【蘋果日報】林夕:16度穿羽絨很怪嗎 (7450)

號稱入冬已久,卻一直不冷不熱,聽天氣報告做人,很難做,上飛機時聞說有寒流將至,又看見有人穿上厚厚的外套,安全起見,索性穿上羽絨,下飛機時,來接機的人打量着我說:「你沒事吧?」什麼事?「現在才16、7度,你看看其他人,哪有像你,發冷似的,不怕異相嗎?」
異相?我很專心地留意別人有沒有很專心地瞪着我16度穿羽絨,沒有,有又如何?天氣忽冷忽熱,沒有病倒就很不容易了,還擔心穿着能不能配合天文台?好在現在有所謂體感溫度,比較尊重一個人不是一台機器,我體感就是感到穿羽絨剛剛好,誰看不過眼可以放眼過來看個夠,誰怕誰。
但是經此人有此一問,心裏一虛,步履不自覺加快,早點上車閃人,臉彷彿有點紅。臉紅不因為我穿羽絨時別人穿短袖,是為一瞬間心虛,什麼「做自己」、「不要活在別人眼光裏」,果然說說容易,做到「如活無人之境」很難。
雖則古語有云:「我連自己的髮型都不能捍衛,還憑什麼捍衛香港的紀律。」有時候卻是倒過來,能捍衛自己思想行動的自由這等大事,卻未必能堅守一個不斷被人嘲笑的髮型、一件過時的外衣。做自己不難,穿自己想穿的卻敵不過別人看法,越想越低能。
關於穿衣,好在我屬於低能兒,省去好多無謂負擔。
直到今年年中,才知道穿西裝的規矩,無論有多少鈕扣,也只能扣一顆,最高那一顆。替我開竅那人奇問:「你竟然不知道?」我更奇怪反問:「這誰定的規矩?沒聽說過,我一直喜歡扣多少就扣多少,全扣上比較有安全感,怎樣?警察會拉人?西裝也是外套一件,鈕扣的存在,不是為了讓人扣的嗎?這很丟臉嗎?人不要臉則天下無敵你沒聽過見過嗎?」那人拿我沒輒,也就放過我,一副讓我自生自滅的樣子。穿西裝的機會雖然不多,但原來異相礙眼了幾十年也不知道,也從沒有有識之士有膽識有義氣提點我穿錯了,顯然這個錯也是對的。我不覺得異相,穿衣低能人不就變前衛高人了?
話是這麼說,事後還是免不了留意其他人怎麼穿西裝,甚至谷歌「西裝」的圖片,媽啊,誰家媽媽發明這個禮數、這個習慣的?果然沒看到有人扣多於一顆的。以後被迫要穿西裝怎麼辦?我只扣一顆,就有投降的委屈,繼續我扣我的,我行我素,會不會心裏多了無謂的負擔,還是未知數。唉,特立獨行之餘,也不能輕舉妄動啊。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