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3

【蘋果日報】馮睎乾:生勾勾,十九九 (2388)

陶傑Channel圖片

Facebook損友發來短信:「馮翁,幾時開陶傑波?」我唔打波,開咩波?「才子在FB抽呂麗瑤水,好賤!」第一日睇才子咩,講呢啲?初冬乾燥,無須抽濕,何況書桌上已攤開Seneca對話錄,那一章恰巧是〈論心之寧靜〉(De Tranquillitate Animi),崇優的我,自然不會點閱潮文。誰知事隔數分鐘,又一人傳來短信:「才子抽火水,全城喊打!」還誠意附上鏈結。好,投降,我看我看。
唔睇猶自可,一睇把幾火。把幾火,當然不是因為陶先生的妙筆。損友們慫恿我開才子波,還言之鑿鑿「全城喊打」,實情是:陶先生鴻文〈兄弟姊妹站出來〉,like數成千上萬,多到沒頂,不少還是我的朋友,你叫我開佢波,即係叫我去死,係咪把幾火先?才子即才子,風頭火勢,還夠膽惡搞#MeToo,口沒遮攔恥笑女事主──不,水平高的陶粉會鄭重指出,才子沒恥笑她,只是幽默地批判網絡公審這股unhealthy wind,且重點在文末的PS,旨在點出警方的雙重標準。
最緊要幽默,受教了,那麼我也不再陶先生前陶先生後那麼拘謹,索性呼他「十九」,哈哈,哈。十九有句名言:「在一個亂世,保持清醒,至緊要勿輕易從眾。」現在他的潮文人人讚好,稍有異議,即被斥為「女權L」,既然那麼多人附和,我們就要「保持清醒」,思考一個問題:當我們like十九時,究竟like了什麼?〈兄弟姊妹站出來〉第一句已石破天驚:「見到荷李活女明星個個玩得咁型,崇洋的我,又豈能不追上西方先進國家潮流呢?」擺一副「世事都被我看透」的姿態,發地圖炮,把所有勇於公開創傷的人,不分青紅皂白都視為「崇洋」、「追潮流」的小學雞,貶得一文不值,我係咪要笑?
十九又說了個疑似笑話,將幼稚園女教師摸小童的臉,跟性侵相提並論。我眉頭一皺,有點困惑,Okay,就當你是開玩笑,但笑話要講得好笑,構思必須嚴謹,周星馳和子華神的金句,都千錘百煉。何況十九不是三不兩時呼籲讀者用常識思考嗎?按常識,摸面珠跟性欺凌九唔搭八,如果你看這樣爛的笑話也笑得出,除了恭喜外,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才對。Well,假如這是英式幽默,大概也是富有中國特色的英式幽默。
到重點了,十九很清醒地指出網絡公審的愚昧:「感謝Facebook新世代,只須單方面貼張Selfie,就可以令好多人變成『維恩斯坦』,或者Kevin Spacey。」之前的「笑話」還可辯稱不是諷刺呂麗瑤,但這句則是十九之心,路人皆知。首先利申一下:我認為,呂麗瑤小姐若願意報警,自然更周全妥當,但假如她受不住壓力,不報警也可諒解。但現在十九帶頭嘲諷,很多人就起哄了:女方發動公審,令男人丟了工作,甚至毀他一生。這樣說真是「清醒」?
先看事實:呂麗瑤貼文前三星期,已向培正披露事件,校方即時停了那外聘教練的職。然則教練被培正撤職,跟公審無關,此其一。其二最重要,批評呂麗瑤的人,主要從男方角度出發,認為公審違反「無罪假定」的法律原則,於男方不公。這批評合理,但不清醒。事實只有兩個可能:一是男方的確性侵,二是男方沒有性侵。假如男方沒性侵,呂麗瑤正式控告他,男方身份將公諸於世,那時有兩個可能結果:一是男方坐寃獄;二是他無罪釋放。上法庭就沒有公審?少年你太年輕了。當年張子強被控行劫,最後因為證據不足獲釋,你會否因為法庭判決,相信他沒打劫?常識,哈哈,哈。事實的另一面,是男方確有性侵,呂的確是受害人。十九先生,您是否認為一個女孩被性侵後,還有義務顧全色狼的名聲,並且偉大無私地維護法治?請用常識答我。
如果她存心陷害,你以為法庭可還他清白?若男子被屈坐監,大家會說他是「罪有應得的仆街」;無罪釋放,就罵他是「逍遙法外的仆街」。現在只是網絡公審,若男人無辜,反免卻他身陷囹圄之患;若他確曾性侵,也總算受到一點教訓。若你有清醒頭腦,憑常識和邏輯來判斷,唯一可確保男方受公平對待的,不是報警,不是不貼Selfie,而是女方一開始就沒有說謊。
每個人皆應該憑良心做事,為了呃like呃點擊,也無須去得太盡。有些人自詡頭腦清醒,其實是向弱者抽刃的時候最清醒,即使用廁紙蒙眼,也能對準人家一個小女生思想上的矛盾,手起刀落,收割海量點讚,兌換為花綠綠的銀紙。如果跟大眾道德觀背道而馳就叫清醒,那麼香江第一才子,是梁振英。



原文連結



1 comment:

  1. 有'才'無品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