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0

【蘋果日報】林夕:不吃魚協會 (5402)

朋友間有個不吃魚協會,同桌有魚有肉時會吃虧,愛吃魚的人,想當然會說:「你不知道你損失了什麼,錯過了什麼。」有時自以為好心,己之所欲,亦施於人,勉強要人試試看。
死忠會員通常反擊:「我覺得難吃,又怎麼會有損失,就像你想撮合某人,但非我杯茶,何來損失?錯過就對了。」普通會員會反勸諫:「試試看?我就是試過,受不了,吃不下,才會入會啊。你以為魚是禾蟲、田雞、蠍子,長相奇怪,像不適合放嘴裏吃,沒試過就不敢吃嗎?」也對,有人不吃苦瓜,怕苦,但不是不可碰一碰;有人不吃葱,但是不小心吃了也罷;有人不喜歡羊肉,怕一身膻,也不會像魚,絕對碰不得。
訪問幾個會員,不吃魚的原因,當然是怕魚腥味,有些路過街市聞到已經作嘔吐狀,即使依照大廚師教路,如何蒸出一條沒腥味的魚,哪怕薑葱堆成山,也沒作用,看見了魚,就想起了腥,不用聞。
我愛吃魚,自然不怕腥,即使輕微帶點腥,也算天然風味。最奇怪是有些會員可以吃其他海鮮,吃炸魚條也可以,因為外貌已與魚無關。我猜來猜去,最多是肉質不一樣,口感不一樣的關係,於是繼續為魚腥平反,又惹得會員表白,因為小時候家裏一煮魚,無論煎蒸熬湯,那股腥味歷久不散,這段童年陰影一直影響到現在。我嘗試解除他們多年心結,新鮮的魚,又弄得好的話,應該是沒有腥味的,你剛好吃到了次貨而已,不應該為他人的過錯而懲罰自己啊。沒用,他們已認定了魚的樣子就是腥。有一個最嚴重,因為兒時吃過幾次不夠新鮮的魚,我猜是黃花、馬頭之類,肉質又鬆垮垮、發霉似的,像吃着一口口腐屍的肉屑,那真的回不去了。他以後看見魚即如腥臭腐肉,沒得救。
人的記憶很奇怪,以為靠視覺、聽覺為主,越實在具體的越容易記得,例如臉孔、佈景、對白、歌聲,但是,虛無飄渺,摸不着,看不見的味道,卻更加深入骨髓,聞到白蘭花,就想起舊時老街市,聞到油漆味,就記起簇新過的故居,看見了醫院兩個字,竟然也有藥水味飄過。
於是我想到了有種無敵戒煙法,將十根煙蒂放保溫瓶裏,另加一碗水,密封後浸泡一個月後成咖啡色液體,倒出來聞一聞,好醒神,再放鍋裏加熱,一碗水煮成半碗水,再放瓶裏,時不時揭開聞一聞,更醒神,保證從此兩忘煙水裏。想再抽一口煙,仲難過我勸怕腥的人吃魚。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