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3

【香港01】Sheeta:北京、新加坡低端人口處理手法各異:前者清理、後者協助 (1657)

01博評-政經社

正當北京正在清理「低端人口」。新加坡政府則反其道而行,協助「低端人口」融入本地社會。

其實外地人一入新加坡國門,人力部已經開門見山將你按收入分成「高、中、低端人口」。一般香港人到新加坡做白領,會領取「Employment Pass」(EP),月薪要有最少3,600坡元,要有大學以上學歷和其他專業經驗。

另一種叫「S Pass」,要求低一點,月薪2,200坡元和文憑以上學歷。

還有一種叫「Work Permit」(WP),對收入和學歷沒有特定要求,一般是建築工人、搬運工人和較低檔次的服務人員等領取。他們連為家屬申請附屬簽證的資格都沒有,如果一直用WP在新加坡工作,基本上是不會有機會獲得永久居民甚至居民身份。搵得錢少就是「低端人口」,用簽證條件告訴你:「我們的城市需要你的勞動力,但我們不想你成為一份子。」

正當北京正在清理「低端人口」。新加坡政府則反其道而行,協助「低端人口」融入本地社會。(視覺中國)

新加坡人力部日前推出新政策,為持WP的外勞提供融入本地生活的課程,其中包括認識的勞工權益、新加坡的生活習慣和遇到困難時的求助渠道等。早年曾爆出大量建築外勞住在盤內,環境非常惡劣。後來政府的確有清除行動,不過是清除違規僱主,並着手監管承建商為工人提供的舍宿。

WP數目多年來都是有增無減,以務實聞名的新加坡政府並沒有「切除」這些「低端人口」,反而出手幫助他們,當然不是什麼人權、人道立場,而是深知「低端人口」是新加坡的中流砥柱。

此外,近年新加坡人的教育水平在亞洲區數一數二,是因為新加坡自立國以來一直有系統有計劃地將本地人口「升呢」。加上社會福利充足,人人有瓦遮頭,基本生活開支不高,本地人大多不願「屈就」從事「低端」工作。所以在新加坡人的眼中,巴士司機一定是外地人,本地人最低限度都要做管工。有做人力資源的朋友說,本地人流失率極高,履歷表上見到一年半載空窗期是等閒事,也沒有人會問為什麼。

沒有「切除」這些「低端人口」,反而出手幫助他們,當然不是什麼人權、人道立場,而是深知「低端人口」是新加坡的中流砥柱。(視覺中國)

新加坡人口從過去十年增長超過20%,而且有意識地吸納「高端人口」。眾所周知新加坡多年來廣納外地精英,有八年前持EP到埗的朋友形容,當年幾乎是一落飛機就問你要不要成為公民。我公司亦有大堆初中就領政府獎學金到新加坡,其後定居下來的外地人。

愈多白領職位,其實即意味着對基本服務的需求愈多。城市中眾人各工極細,每一個人的生活其實都靠其他很多人的服務支撑着。我每天出門起,賣早餐的阿姨、在月台指揮人流的大叔、公司樓下的看更、每天來公司的清潔姐姐、瑜伽中心的服務員,和數不盡的我沒有看見的後勤人員……如果這個城市沒有他們,我這種持EP的「高端人口」就要每天自己做早午晚三餐,自己抹枱,自己清理上手用過的瑜伽蓆,甚至要自己做維修、撿垃圾,這樣的生活也「高端」不到哪裏去吧?

北京的「切除行動」劍指「大城市病」。「大城市病」一般指在城市發展的過程中,因為過度和過快的人口膨脹,造成環境惡化問題。但明明低收入人士花每分錢都計過度過,毫不浪費。最浪費的通常是我們這種天天坐在辦公室買外賣,東西不合心意就丟掉買過的「高端人口」。

北京「切除行動」幾日後,速遞、外賣無法送抵等問題已迅速浮現,令「高端人口」們大呼不便。如果所謂的「低端人口」其實是為了服務「高端人口」而存在,其實造成環境問題、應該被「清除」的是「高端人口」才對吧?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