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1

【香港01】香港01:趕絕露宿者麻木不仁 陳婉嫻的文章 郭偉強有讀過嗎? (2543)

  • 近日,正當社會各界批評北京地方政府處理「低端人口」的手法之際,香港立法會議員郭偉強也就近日「成功爭取」清理露宿者的事件作出回應,他強調「露宿者其實也有得選擇露宿與否」,故他當日所為並沒有錯。誠然,政府必須正視露宿者問題,但是清理露宿者家當只不過是治標不治本,也並不人道,郭偉強此舉,實在是下下之策。

(郭偉強辦事處提供)

這次事件之所以引起公憤,除了因為令人聯想起北京地方政府處理「低端人口」的手法外,郭偉強「露宿者有權選擇露宿與否」的說法也是不盡不實。觀乎2017年中大社工系副教授黃洪發表的研究報告,有一半露宿者露宿的原因是租金太貴。縱然政府已為低收入人士提供低收入津貼,他們也可以申請公屋,然而,公屋的輪候時間愈來愈長,劏房租金也水漲船高,業主更經常濫收水電費,就算他們獲批低津,也難以抵償租金。更何況,劏房、板間房的環境本就惡劣,對他們來說,與其花貴租入住劏房,倒不如露宿街頭。

當然,政府、社會福利機構均為露宿者提供露宿者之家、臨時收容中心。但是大部分宿位只提供1至6個月的住宿服務,隨着服務中止,他們又要流落街頭。另一方面,部分住宿中心的環境也難言合理,就像油麻地的露宿者之家,就位於垃圾房之上,固然香港土地稀缺,但是作為現代城市,要求弱者居於垃圾房之上,絕對是香港之恥。

由於宿位的質、量均存在不足,劏房、板間房的環境惡劣、租金高昂,由是形成了露宿、社工轉介、上樓的循環。露宿者在失去居所後,由於沒有地址證明,以致沒有僱主願意聘請他們,再次陷入窘境,再次露宿,在露宿一段日子後,又經社工轉介回到宿舍。

清折當天的情況(郭偉強辦事處提供)

工聯會是香港少有以左派自居的政黨,郭偉強理應深明人的意志受到客觀的環境限制,露宿者渴望上樓,只是政府卻欠缺政策配合,他們才只好瑟縮街角。如果郭偉強真的關心社會弱勢,就理應首先改變社會的客觀環境,讓這些露宿者有真正的選擇。

在這次行動,他除了清走露宿者的家當外,就未有作更多跟進工夫,可以預見,這些無家者只不過轉移了居住的地方,故此,郭偉強此舉,只不過是將當區居民不想看見的人口轉移他方,難以治本。香港工聯會榮譽會長陳婉嫻2014年也曾撰寫《露宿的尊嚴》一文,文章指出趕走露宿者是治標不治本。

  • 陳婉嫻曾在《am730》撰文指出:
  • 「在一些橋底或有瓦遮頭的政府建築物旁,都加上了鐵絲網或欄杆,目的又是防止露宿者進駐。當然,我明白地區人士關心到衞生問題,但矛頭實不應指向露宿者,種種做法只是治標不治本。」

事實上,露宿者向來面對宿位不足、宿期過短的問題,政府理應增加中期宿位,讓露宿者渡過時艱,脫離露宿的「永刧回歸」。也許有人會認為,一旦為露宿者提供了更佳住宿,他們就會不願搬走。但是為弱者提供生活保障,本是應有之義,尤其是政府坐擁上萬億儲備,就更沒有理由對社會弱勢袖手旁觀。議員作為監察者有責任督促政府改善現行政策,而非與官僚合謀清除社會弱勢。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