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9

【香港01】葉天佑:奉勸各位民主派:貪官要奸,清官更加要奸 (1068)

01博評-政經社

議事規則的爭議,在傳媒上鬧得響亮,在議會中爭得「激烈」、民主派多番呼籲「包圍」立法會,門外卻冷清得很,不難見到社交媒體上有自己人潑冷水,「要過海,不了。」「聽日要返工,不了」冷嘲熱諷皆因大家啼笑皆非。

因為那無力感,絕望感早就蠶食了大家的熱情,將這份無力感單單怪在權威政府的恐怖力量也只是沒有自我反省,泛民主派二十多來年的無功而還,加上他們所營造,根深柢固的政治潔癖文化,要負上更加大的責任。

當香港人經歷過七十九日的瞓街行動、催淚彈、雙手舉起任由黑警鞭打、「讓磚頭飛」的激進抗爭,一方面動不了政府絲毫,另一方面每當有素人抗爭者不忿希望升級,也許行動是一時衝頭,但懷着的總是赤子之心,但最後不但得不到自己友諒解,沒有後援之餘,卻遭左一句鬼,右一句暴力的光速割席,抗爭者看在眼內,難免心灰意冷,那又有誰人願意再來立法會扎營呢?

因為那無力感,絕望感早就蠶食了大家的熱情,將這份無力感單單怪在權威政府的恐怖力量也只是沒有自我反省。(公民黨Civil Party Facebook Page)

修改議事規則終究通過了,但民主派仍然空口說白話,將嚴厲之詞說得兒戲,莫乃光站在楊岳橋旁邊,對記者說「我地無輸到」,晚上楊卻在Facebook上卻說「我們輸了」,可以先請各位夾好說詞嗎?在議會抗議之際,幾位議員高舉「不做人大」橫額,但你又記得公民黨有位議員早前報名參選人大嗎?

議會上敵意滿滿,轉過頭卻在婚宴上笑着合照,大叫說「要有必死的覺悟」,到底最後又出了哪種比起以往黃毓民或梁國雄等更加必死的行動嗎?言行不一,讓人哭笑不得,「必死」與「覺悟」等詞語的嚴肅在抗爭路上被矮化,難以回頭。

好了,輸了一場,泛民又將希望放回到311補選。今次由「關鍵一席」又變成了「關鍵四席」,對抗爭派來說,「關鍵x席」最關聯的詞語就是「含淚」,去屆已經含過,含到一位由街舞王變票王,一年過去,除了繼續亂用逗號寫嬌情小說,又牽涉入「分明是羊,何來是狗?」的網路公審事件之外,這位「年輕」「新人」入了議會又帶來了何種新氣象呢?與同樣選返何俊仁入去又有什麼分別呢?

最後一位,關鍵一席不得不提——梁耀忠,當了議員超過二十年,立法會主席選舉爭議,任誰都沒有預料到按規則會是由他擔任主席處理,也難得梁君彥國藉風波懸疑未決,於法律道理上站得着腳可以取消他參選資格,讓民主派涂謹申自動當選當上立法會主席!天時地利人和,讓泛民在議會當家作主,拿到一手好籌碼與政府對陣的機會送到面前之際,竟然「大義凜然」,當正自己關羽華容道義釋曹操。

關鍵一席先生,當了二十年議員,終究唔明白共產黨玩政治是泥槳摔角,想要時刻當君子,永保清白之身,簡直很傻很天真。(資料圖片)
(立法會選舉網頁)

在選舉單張上寫着「戰士沒有逃避戰場的權利」,但在本屆立法會第一個關鍵時刻棄甲而逃,讓百年難得一見的機遇白白流走,問鼎香港民主史上最有價值豬隊友。逃亡後,將主席一職的讓給石禮謙,石生睬你都有味,見機不可失,馬上就讓梁君彥在爭議聲中表決,當上立法會主席一職,逃兵就搖身一變就和戰友們一起抗議。這就像買了某廉航的一蚊機票,信用卡一過數後,就要馬上加入苦主群組的人們,唔買唔洗嗌,唔讓唔洗喊。

關鍵一席先生,當了二十年議員,終究唔明白共產黨玩政治是泥槳摔角,想要時刻當君子,永保清白之身,簡直很傻很天真,早前朱凱廸以《議事規則》第88(1)條「拉布」,不惜動用一時的「新聞自由」來阻擋議案,也不是得到了大眾的諒解嗎?

筆者想起幾年前的「讓子彈飛」,「槍在手,跟我走!殺四郎, 搶碉樓!」口號說得響亮,槍都送到群眾家裏了,都沒有人願意抗爭,只有張麻子自己帶人射爆鐵門,將黃四郎的替身捉回去,招搖過市,當着所有群眾面前砍了替身的頭,「誰贏群眾就幫誰」,群眾以為「飛雲機會來了」,群眾們不用說就馬上攻進黃四郎的碉樓了。

2011年收緊議事規則,民主黨與公民黨又投下了贊成票,次次都「錯判形勢」,誤判後又要大家含淚拿關鍵x席,拿回了「關鍵x席」又做豬隊友之餘,更做不到讓群眾見到希望的新風氣、新行動,這種惡性循環,香港人都應該覺得累了吧?

奉勸各位民主派,回去多看看「本土」電影,「貪官要奸,清官更加要奸,如果唔係,點對付啲奸人呢?」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