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4

【香港01】投稿:這一句話,足以把抑鬱的人從邊緣拉回來 (5884)

01博評-生活

文:姜曉欣

有時候,一句輕輕的「辛苦你了」,足以把抑鬱的人從邊緣中拉回來。

抑鬱症、焦慮症等名字,相信大家都不感陌生。韓國藝人金鐘鉉的死亡令人痛心疾首,倏忽間引起世界觸目。其實,需要受到關注的,不只是藝人明星抑鬱自殺的上升數字,而是活在同一天空下那面對憂傷卻不知所措的一群人。

兔死則狐悲,遺書裡的一字一句,令人陷入悲傷,全因他道岀了所有抑鬱者的內心話。

生於這個時代,有時候令人難以分清幸福與否。我們應感知足,因為我們什麼都擁有。然而,快樂來得困難了,因為我們什麼都不缺。遺書裡,鐘鉉說他累了,他不知道為了什麼而活著。他用他的生命告訴世界,與抑鬱抗衡是一件痛苦無倫的事,那悲慟欲絕、椎心泣血乃真真正正的痛不欲生。

鐘鉉。(Shinee Twitter圖片)

今天不以科學或醫學角度去談這件事,只要提醒大家一點,情緒病與傷風、感冒或癌症別無他恙,不同的是,心理病患者要對抗的,是他的心,是複雜無比的大腦。可能你會認為,肉體上的折磨比大腦上的毛病恐怖多了,抑鬱只是躲於一角痛哭而已,比起頭痛、眼盲、斷腳等,不是太微不足道了嗎?事實上,會這樣認為的人,是因為他們是「正常人」,他們的大腦沒有患病,他們都懂得好好控制情緒和面對那片黑暗。他們沒法理解抑鬱者的難受與痛苦,並非他們的人生無風無浪,也非他們從沒傷心黯然,而是他們沒有生腦病。他們根本沒可能感受到情緒病患者的苦況和無助,又怎能抱著所謂「同理心」去了解情緒病患者?

張國榮當年墮樓身亡,他說了最後一句話:「我一生沒做壞事,為何這樣?」

對,為何這樣?為何已經很努力地擺脫黑暗,為什麼它要這樣殘酷地侵蝕著我?記得初初開始受著折磨的時候,我每天問自己「究竟為了什麼而活著?」相信世上所有人都曾經向自己問道,何謂人生意義,因為人人都曾經歷迷失,所以沒什麼值得哭鬧的。但事實上並非如此,抑鬱患者不只是迷失,也不只是對生命失去了希望,而是與傷愁對抗了一整長夜,以為紅腫的眼把淚流光了便能入睡;明明已經好累了,卻竟然有用不完的力量去傷感;希望浙瀝雨後便是陽光,可惜早上睜開眼睛,心裡只生起一念:難得終能合實雙眼,為何又要我清醒過來?

每人都會面對負面情緒,每人都要學懂面對自己的喜怒哀樂。抑鬱者們只是,太無能為力了。

那麼,沒走過抑鬱的人,怎會明瞭睡前總會紛至遝來的悲痛,以及醒過來後擺脫不了的頹喪?旁人只會把抑鬱病患者立入「失敗者」的行列,批你軟弱、評你不堪一擊。逐漸地,患者害怕不被理解,為了不再聽到一句句「你不可以這樣下去的」、「比你更慘的人多的是」、「你已經很幸福了」,他們最終瑟縮一角,獨自在黑暗中用自己擁抱自己。那時候,他們已走進了會被憂鬱吞噬的隧道。隧道裡,沒有一點光,只剩下靜謐、無助與孤寂。

張國榮當年墮樓身亡,他說了最後一句話:「我一生沒做壞事,為何這樣?」(網上圖片)

抑鬱病痛者都知道不可能就這樣無盡頭地傷心下去,他們都清楚明白自己悲哀代言人非也,他們都得悉自己經已好幸運。正因為他們知道,所以他們痛苦。他們很想從抑鬱的感覺之中逃離,他們很害怕耗盡力氣卻仍舊悲愴,他們很厭惡那個無能為力的自己。

一如鐘鉉遺言裡的話:「對我說要找到痛苦的原因,我太清楚了,就是因為我自己,全都是因為我太沒出息。」

所以,那些不合適的安慰說話,會變成在抑鬱者的傷口上猛灑䶢鹽,不但沒有作用,且還雪上加霜。

別對抑鬱患者說堅強,因為他們已經夠堅強了,真的。別以世上種種的不幸說服他們,因為他們愈自覺幸福,就愈會怪責討厭自己未會戰勝憂鬱的無能。

比我還悲慘的人尚且快樂地活著,我究竟還在苦痛什麼?

千萬切忌對他們說「你痛,愛你的人更痛啊」、「想想你爸媽,別讓愛你的人擔心吧」之類的話,因為這樣的話只會加深他們對自己的憎恨,自覺連累著世界,更淺踏著他們奮力尋回來、竭力堅守著那渺茫的存在價值。

還有,別叫抑鬱病患者不要傷心得那麼固執,別去訓導他們不要去想些令自己流淚的事。因為他們其實很想開心,其實已經很努力,很努力的在嘗試擺脫愁眉與眼淚。他們已不貪求快樂,因為他們每時每刻都與憂鬱極力抗衡著。若有一刻能不被浸蝕,他們就已經很滿足了。快樂就這樣,好像很簡單,其實很很很難。對於抑鬱者而言,你知道他們拿起手機,打著訊息撥起電話向你哭訴,是經過多少掙扎,是需要多大勇氣嗎?

所以,切記,那群正在黑暗隧道裡徘徊的人,他們並不軟弱,他們可能比那些陽光男孩、那些總散發正能量的人更堅強。他們每一刻都與控制駕馭著自己的大腦對峙著。一秒不留神的脆弱,會換來無限的孤獨與痛苦,猶如愈陷愈深的無底黑洞,憂鬱的感覺永不休止地劇烈擊潰著他們的心。那時候,他們要爬岀黑洞、要走離隧道,可以說是全沒可能了。

然後,他們會想尋死,真的不為什麼,因為他們連自己在為了什麼而哀愁都忘了,悲鬱哀痛的感覺已把整個自己給蓋過淹沒了,他們只覺疲累。都已經那麼努力擺脫這拼命想啃蝕我的憂鬱了,還是這樣?「不管我如何打起精神,依舊徒勞無功」、「我一生沒做壞事,為何這樣?」

那群正在黑暗隧道裡徘徊的人,他們並不軟弱。(視覺中國)

所有抑鬱患者被問究竟在為了什麼事而那麼痛苦,他們又豈會不曾想過這問題呢?記得那時候,我躲在一角,黑暗中被整片憂鬱啃蝕著,我問自己,究竟是因為這個病我才傷心,還是我因為一些事、一些人而過份地傷心,以致患上抑鬱?然後醫生對我說,其實不用找尋抑鬱的原故,因為這個問題根本不存在答案。

正如鐘鉉所說的:「我為什麼辛苦?這麼辛苦還不夠嗎?還需要更具體的劇情、更多的因由嗎?」

痛苦已經夠痛了,它把我折騰得疲乏不堪了,哪裡還管得了箇中原因?

然後,想到這一輩子都要這樣渡過,不就太辛苦了吧⋯⋯比絕望更絕望的,原來是疲憊與累倦。真的太累了,撐不下去了,那就是「被憂鬱全然吞沒」的時候了。

所以,千萬別以你看待這個世界的角度去理解抑鬱患者的陰霾,他們經歷的一切不一定比你所走過的路更艱苦難平,他們可能擁有著比很多人更美好的人生,但這並不代表他們面對的憂愁與悲痛不比你們難熬,因為抑鬱病帶來的恐怖感,正常人根本無法想像。因此,我會說不要去嘗試了解他們有多傷心,因為你根本不可能會懂;更不要憑靠你在他身上看到的一切來判斷他們該有多傷感。切記,他們正面對的,是每天每夜折磨著他們的灰暗與無力,他們正奮力抗衡的,是現實裡夢裡都極力打垮著他們的大腦,那屬於他們自己的大腦。他們比「正常人」還要堅強,否則,他們早就消失不見了。

所以,輕輕的對抑鬱者說句「辛苦你了」,足以把他們從邊緣中拉回來。 你好棒,已經好棒了。你做得很好,已經好好了。不要緊的,真的辛苦你了。

這樣的話,才能化作燃料,好讓他們在黑暗中堅持活著,或是靜靜的陪著,無聲的安慰好比不合宜的字句。偶爾給他們發封信息,告訴他們「我還在」,已勝過一切了。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