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4

【關鍵評論】Kayue:穿越時空的iPhone?這些舊畫內的都不是手機 (1335)

在大城市,智能手機已成為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隨身物品,即使是十多二十年前沒有手機可以隨時隨地上網的生活,也開始變得難以想像,遑論幾百年前的生活。

然而以下三張遠在手提電話出現之前畫作,居然也有iPhone出現?

mural9-large
Mr. Pynchon and the Settling of Springfield by Umberto Romano, Image Credit: United States Postal Service

先看80年前的畫作《Mr. Pynchon and the Settling of Springfield》,畫家是美籍意大利裔的羅曼勞(Umberto Romano)。這張壁畫位於麻省春田市(Springfield)郵局,描繪約1630年代時,兩個新英格蘭部落Pocumtuc及Nipmuc跟來自英國的殖民者會面,包括畫題中的品欽(William Pynchon)——他是小說家品欽(Thomas Pynchon)的祖先。

畫作中間那名原住民手持的物件,看起來像個iPhone,但到底是甚麼?羅曼勞生前未有提及畫中此角色和手持之物,因此後人只能夠猜測。

mural9-crop

專門寫歷史的作家關丹尼(Daniel Crown)回覆《Motherboard》編輯安達臣(Brian Anderson)查詢時表示,羅曼勞畫此作時美國人著迷於「高貴的野蠻人」的比喻,他估計羅曼勞希望畫出原住民被來自歐洲的閃亮物件吸引,並猜那是一面鏡。

沿著物件是外來品的方向,關丹尼猜測假如畫中原住民手持的不是鏡子,也可能是袖珍版的宗教文獻,如聖經中的福音書或《詩篇》等。他補充道︰「當時已有這些袖珍版文獻,型狀大小相若。」

賓夕凡尼亞大學人類學助理教授布魯克(Margaret Bruchac)則估計,這件物品可能是一塊鐵製刀片,刀鋒藏在手中,而且漏了一個孔。她認為這張畫有很多錯處,畫家明顯未見過很當畫中物品。

Waldmüller_Die_Erwartete_1860_2
The expected one, by Ferdinand Georg Waldmüller, Public Domain

再早一點,奧地利畫家華梅勒(Ferdinand Georg Waldmüller)1860年的畫作《Die Erwartete》(預期的人)分明在畫一位女孩在玩手機,未察覺到前面有人持花準備示愛,不是嗎?

安達臣引述藝術經銷商韋恩保達(Gerald Weinpolter)指出,畫中女孩並非在用iPhone X,而是剛離開教會,拿着一本小祈禱書。當然,畫作面世百多年後,在我們這些現代人眼中,如此手持的一小塊黑色物件,幾乎不可能是手機以外的東西。

Man_hands_a_letter_to_a_woman_in_a_hall,
Man hands a letter to a woman in a hall, by Pieter de Hooch, Public Domain

2016年5月,蘋果行政總裁庫克(Tim Cook)到阿姆斯特丹參加活動時,跟前歐盟委員會數碼議程專員克魯斯(Neelie Kroes)對談。

對談前一天,庫克到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參觀。當他看到荷蘭畫家霍赫(Pieter de Hooch)1670年的作品時,跟同行的克魯斯說︰「來看一看,我發現畫中有一部iPhone。」庫克在對談期間覆述事件時表示︰「我一直以為自己知道iPhone在何時發現,但現在已不太肯定。」

畫中這一片長方形的小東西是甚麼?今乎不用猜,因為畫題已經寫得清楚︰一名男子在一間屋的入口大堂交一封信給一名女子(Man Handing a Letter to a Woman in the Entrance Hall of a House)。雖然姆指的擺法看起來像用iPhone,不過畫家告訴我們這塊長方形的物體是一封信。

相關文章︰

【圖輯】10年前iPhone正式發售/同場加映︰當年電話長相如何?

資料來源︰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