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1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中學生的邏輯問題 (1349)

■有學生在看李飛講《基本法》時打瞌睡。資料圖片

李飛講《基本法》,教育局勸喻學校看直播,李飛抵埗時還對中學直播自作多情地表示感謝,但除官中之外,賞面直播的中學不多,其中接受傳媒採訪學生看直播更選學生開記招談觀感的,似乎只有獅子會中學。這個被左報大版報道看直播的中學,除了電視拍到學生打瞌睡,學生中一人還提了個問題,就是:既然中國憲法香港需要遵守,那麼制訂《基本法》來做甚麼?
這位中游學校大概是中四的學生所提問題,竟然所有政府高官、稱讚李飛講話無懈可擊的資深大狀、被邀往聽訓的大人先生們都沒有想到,或故意不去想。但這是很基本的邏輯問題。
李飛說,中國憲法在中國全部領域,包括香港在內,「具有最高法律地位和最高法律效力」,「認真對待一國兩制,就要從認真對待國家憲法所規定的各項原則與制度開始」。
中國憲法第一條規定:「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基本法》第五條是「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香港是依據「最高法律效力」的中國憲法,還是依據最低法律效力的《基本法》?
中國憲法第四十九條規定:「夫妻雙方有實行計劃生育的義務」;《基本法》第三十五條是「香港居民的婚姻自由和自願生育的權利受法律保護」。香港居民是需要依從「最高法律效力」的憲法實行計劃生育呢,還是依從《基本法》可以自願生育?
這樣的例子還可以舉出一籮筐:中國憲法規定要服兵役,香港《基本法》無此規定;中國憲法明言「宗教團體和宗教事務不受外國勢力的支配」,《基本法》則表明宗教組織可與其他地方的宗教組織保持和發展關係……。
這些差別,在《基本法》制訂和頒佈時,中共領導人早已經說清楚,《基本法》固然是由憲法第31條派生,但憲法各具體條文並不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在香港實行的根本大法就是《基本法》。在《基本法》附件三,列明「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即意味只有所列的國旗等六條法律才在香港實施。倘若憲法的其他條文在香港都具有「最高法律效力」,都可以在香港實施,那麼定這個附件三來做甚麼?
全世界的憲法大都包括兩個組成部份,一是對制度的規定,二是對此制度所保障的公民權利的規定。所謂一國兩制,即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中國憲法規定的是中國大陸那一種制度和大陸的公民權利和義務。制訂《基本法》的原因,就是要在香港制訂另一種制度和實行不一樣的公民權利。《基本法》設定的制度架構,大致沿用英國在香港原來實行的制度架構和原有的居民權利,也是《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中國政府承諾會在香港實行的制度和居民權利。中國憲法的具體條文若對香港這一制具有最高法律效力,那就毋須制訂《基本法》,也就沒有一國兩制了。
這是香港一個普通中四學生都會想到的基本邏輯問題,但被政治蒙了視線的人就是連中學生都不如。(明天再談)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