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30

【評台】黃明樂:裸移 (1164)


三幾年前,我輩當中,很多人談移民,但都流於發吓夢、吹吓水。近日,忽然一個二個,執包袱動身,說再見都來不及。

移民者,又分兩派。

第一派:為人父母派。「為咗仔女,唔係唔走吓嘛?!」

香港空氣差、經濟差、教育制度差,自己爛命一條,死不足惜。但子女還有迢迢長路。把心一橫,孟母三遷。這些孟母不少還是二度移民,九七前離開,之後決心回流,萬沒想過有生之年再出走。

第二派:無兒無女派。「我又冇仔女,幾時動身都得!點解唔走?」

朋友夫婦倆,辭了工作,單位退租,捨棄大部分物品,每人拿着兩個行李箱,就飛到英國。在英國,住哪裏?不知道。沒有買樓,也無固定落腳處。兩個人,城市過城市,浪迹英倫,走到哪裏是哪裏。他笑稱,潮流興「裸辭」,他玩「裸移」。

有子女,走;無子女,也走。那麼,剩下的,是什麼人?一句到尾,就是無能力也走不動的人。

殖民地年代,政府愛談挽留人才。回歸後,走佬的都是人才。人才不用財富定義,而用態度和能力來定義。

環顧近日移民的朋友,都不是身家鬆動的富二代,反而是典型的獅子山下人,憑着努力由基層上流成中產。

這些人最渴望也最習慣的,是奮鬥,而不是hea住等退休。然而,在同一個城市,再看不見奮鬥的希望。

裸移?這個說法太浪漫。浪漫背後,是一個城市的輓歌。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1月29日)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