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5

【評台】林燕妮:生與死 (857)


寫了幾天「老」的文章,其中一個原因是看見一個朋友自怨自艾。為的是她的父親病情嚴重,卧病醫院。醫生認為救活機會近乎零,問朋友要不要為她的父親插喉輸養分,延長生命。朋友說看着牀上沒有反應的爸爸,其他弟妹沒有意見,全都將責任交在她身上,朋友下了個決定,跟醫生說放棄拯救。她的父親數天後就升天了。朋友問我,是否她害死了父親,她覺得在當時情形下,已經不懂得如何抉擇。

我向她豎起大拇指,說她做得十分對。因為,以朋友父親的情形來說,插喉去延長他的生命是沒有意義,甚至可以說,那是延長他的痛苦,既然如此,何不讓他早日安息,對他來說是解脫。對他的子女來說,也是解脫。

當你見着至親的人,在病牀上被綑綁,被插上鼻管胃管去維持所謂生命時,那種愛莫能助的感覺,最是痛苦。最重要的是,病人的私隱權沒有了,所謂生存的尊嚴統統失去,如此情形下,你還忍心叫他在痛苦中生存下去嗎。况且,生有極限,醫也有極限,總不能無止境的強將生命用最殘忍的方式去延續。對所愛的人,總有不捨,也不得不說句再會,要知道,你強留的,只是一副軀體,看着深愛的人苟延殘喘,才是人生最痛。

能夠讓重病的人在沒有痛苦情形下離去,才是病人的福氣。求生不易,求死又不能,是生命對人的一大諷刺。正如說,生要有尊嚴,死又何嘗不是。安樂是每個人的追求,包括生與死。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1月14日)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