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8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苟活 (3539)

■日前一場公寓大火後,北京市當局藉機驅趕所謂「低端人口」。互聯網

中共十九大之後不到一個月,北京連續爆出兩樁觸目驚心的新聞,一樁是紅黃藍幼兒園的虐待兒童事件,另一樁是一場公寓大火導致北京市當局藉機驅趕所謂「低端人口」。前者是兒童成為變態權貴的性奴;後者是北京成為權貴獨佔城邦。大陸有網民指這兩樁事情,反映習近平新時代的兩大罪惡,兩起都犯了反人類罪。
兩件事清楚透視出:所謂「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是權貴資本主義。
「權貴資本主義」這個詞,不是我發明的,大陸這兩年已經有一些學者文章使用這詞,歷史學、經濟學教授秦暉等有長文論述,他們在中共禁制邊緣提出具理論根基的論點。權貴資本主義的論說,大致認為中國社會的根本矛盾,是政府權力與民眾權利的矛盾。中共官員已無所謂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只要能有權力就行。他們讚賞社會主義,是讚賞社會主義的絕對權力,他們容許資本主義,是他們可以用國家的資源來當資本家,或用國家的權力來指揮資本家。由「權」衍生「貴」,結合成壓在民眾權利之上的權貴集團,以權謀貴或以貴謀權,釀造出所有罪惡,具體反映在近來發生的事件上。
紅黃藍幼兒園爆出的醜聞,是有家長發現兒童在幼兒園被扎針、餵迷幻劑藥片,脫光衣服「檢查」,而檢查的「叔叔」也「光溜溜」,並做「活塞運動」,這是性侵的代名詞。紅黃藍不是單一事件,最新消息是北京又有兩家幼兒園被爆是紅黃藍的2.0。調查虐童事件本來不難,不外就是調查幼兒園校長、教師、小朋友、家長,錄影帶看,查問醫學檢查的真假,然而當局就一直掩護和掩蓋,有關視像消失,傳出消息被指造謠,然後以退學費方式同涉事家長「私了」。如果不是辦學者和虐童者涉及有勢力的權貴,怎會如此?
11月18日北京市大興區聚福緣公寓重大火災,造成19人死亡。火災後,北京市政府不是去安置災民,而是藉機開始往外趕「低端人口」。所謂低端人口,主要就是外地來的農民工,他們居住在擁擠的住房,當局下令一兩天內所有租戶撤離,於是成千上萬的人帶着衣服被鋪被趕上街,無處容身。北京人口有2,400萬,只一半人有北京戶籍,據聞5天已有328萬人離開所住公寓。當局的野蠻做法引發外界批評,認為猶如當年黨衞軍對付猶太人。
清除低端人口,無疑公開承認要壓迫社會的底層。甚麼無產階級專政,甚麼社會主義平等,全是偉大謊言,壓迫底層人民,比早期資本主義的剝削更殘酷無情。習近平在香港宣說、林鄭拾其不堪牙慧的甚麼「一榮皆榮,一損俱損」,徹底破產,被驅趕的農民工有何榮?權貴虐童階層有何損?
但最令人心寒的是:被驅趕的數以百萬計低端人口,居然默默承受,沒有抗議之聲,更無反抗行動,而受虐兒童的家長居然接受「私了」。在權貴資本主義和國家恐怖主義的高壓下,人們只求毫無尊嚴最卑微的苟活了。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