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0

【蘋果日報】高慧然:以國家名義殺人 (2566)

1942年7月,一個因公出差的男人寫信給他的老婆:「我要到Auschwitz一趟,給你一個吻。你的Hein。」這封信輕描淡寫,卻又流露出對妻兒家小的牽掛。彷彿是一個連鎖快餐店的經理,要去另一個城巿巡視旗下新開的分店。妻子收到這封信的時候,大可以讀給女兒聽,然後加上一句:「爸爸老是出差,頻頻撲撲真辛苦啊。」
很可惜,寫這封信的男人不是快餐店經理,他要巡視的業務也不是餐飲業。Hein的全名是Heinrich Himmler,納粹德國的內政部長、親衛隊首領,是「最終解決方案」的策劃及執行者,他去Auschwitz,是為了檢視最終解決方案的具體建置──大規模使用齊克隆B毒氣的殺人作業,最終超過110萬人死於Auschwitz集中營,九成為猶太人,包括婦女與兒童。
Himmler與女兒父女情深,戰時物資匱乏,他卻總有辦法弄到衣物、朱古力、乳酪寄給女兒。他怎樣看待自己對別人的妻子和孩子犯下的殘酷暴行呢?他說,「關於猶太婦女和兒童,我不曾感到自己有權利讓那些小孩長大成為充滿報復心態的殺手,任由他們荼毒我們的子孫,我認為那樣做是懦弱的行為。因此,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案毫無妥協餘地。」以國家名義殺人有沒有罪?紐倫堡大審給出了答案。
讀一點歷史吧。堂堂前特首,暴露出對歷史的無知和狂妄,是很羞家的。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