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08

【輔仁媒體】健吾:一人一個楊千嬅的故事 (2620)

什麼時候我會知道自己真的是很適合做「寫字的人」?

當你看完一場美好的表演,你很想立刻寫字。這一秒,我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寫字的人」。

今早由八時開始工作,做了四個訪問,當中還包括勞福局局長羅致光。過五關斬六將,終於都爬到會展,去了看楊千嬅的「拉闊音樂會」。

朋友問我的第一個問題是:她唱得好嗎?

很好。非常好。沒有降key。studio原key。無話可說。

她是知道的:綵排足,休息夠,就會做得好。

這次音樂會,大家都看得投入,完場都帶著滿足的微笑離開。

串星之多,穿花蝴蝶得簡單又美好,每個人都悉力以赴。鄧小巧唱《狼來了》,演選秀失敗後變普通OL的烈女。on仔@C Allstar 跟顏卓靈演冬天的故事的小情侶。《Mr.》、《野孩子》和《小飛俠》變了講「母子情」的歌。最後,由王宛芝半路殺出來唱《閃靈》和《勇》,只有經歷過那一刻的觀眾,才可以分享到廣東歌可以給香港人的那一刻magic moment。

我可以坦白的告訴楊小姐,我也有N個一千零一個楊千嬅的故事。

其中一個,竟偶然地,被你搬到台上。

故事是這樣的:有一次,有一個朋友愛上一個長得很不錯的男生,誰知道男生背著他,跟第二個當空少的男生過從甚密。朋友發現了自己的「男朋友」有外遇,而且被一個他看不起的人搶走男朋友。我們做朋友只是旁觀,做不到什麼。他說要唱k,我知道大事不妙,當他唱到《假如讓我說下去》的時候,就衝到洗手間嚎哭一場。

當時,我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可以唱楊千嬅唱到哭。更重要是,這個朋友,是一個經常在網路說自己很討厭楊千嬅的人。但他在失戀的時候,還是因為唱楊千嬅的歌而哭。

時隔幾年,我跟一個男生交往,我們因為看一個男歌手的演唱會的意見不合,吵了一場大架。然後,他跟我說:「我們價值觀很不一樣。」之後就對我說:「其實我們不太適合。」

之後,我跟一個朋友,去唱K。

我唱了《飛女正傳》。

就像這一刻台上的這一個吳業坤一樣。我相信在場所有hehe,失戀的、等愛的,都一定有唱過《飛女正傳》,和之後的跑出來的《可人兒》。

所以,其實,當我看Dickson和阿Jan的《畀女飛正傳》時,我是笑不出來的。

我們唱的,是這個版本:

這是我去日本之前的一次拉闊音樂會吧?

今日,由方力申到吳業坤,少了尷尬,多了喜感。

我唱完了。沒有哭。像一個儀式一樣。唱完,就好像舒服了。

像告解。

楊千嬅的「存在感」,是她重要的資產。你可以說這是她的公積金。但我敢說,這個世界,華語歌壇,還是有很多人,期待楊千嬅。一個唱得好,身體健康,跟她的歌迷分享快樂與哀愁的楊千嬅。

#一千零一個楊千嬅的故事
#快樂與哀愁前奏一起全場驚喜

321go,你買票了沒有?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