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0

【香港01】香港01:外傭懷孕有罪? 制止歧視刻不容緩 (859)

  • 外傭懷孕,多年來困擾僱主和外傭雙方。《香港01》日前專訪印傭Anisa(化名)指前僱主的胞姊不滿她受僱期間懷孕,遭言語侮辱,又報導不少僱主有意要求外傭打避孕針。外傭懷孕之所以成為社會議題,背後反映僱傭雙方欠缺信任及同理心,猜疑懷孕背後動機,同時反映香港的家居和社區照顧不足,僱主擔憂外傭請假會打亂家庭生活,雙方不滿因而累積。因此,單純針對個別個案作道德和法律判斷,恐怕忽略製造問題的社會因素,類似個案只會不斷重覆。

懷孕有何錯 惟不分職業均遭歧視

根據政府統計處去年數據,41%外傭介乎25至34歲,39%介乎35至44歲。換言之,大部份外傭正值生育年齡,跟本地同齡女性一樣,懷孕是正常不過的事。

可惜,即使在香港這個性別相對平等的地方,本地婦女遭受懷孕歧視,亦非罕見。平等機會委員會兩年前的調查發現,有約兩成的受訪女性僱員表示在懷孕期間有不良對待。其實,懷孕歧視不分工作及國籍身份,彼此也受屈,是工作女性共同面對的問題,而且違法。如果我們不能忍受辦公室的懷孕歧視,那麼,僱主迫令禁止外傭懷孕的行為,我們也要阻止。

不少老闆甚至員工也討厭有女同事懷孕。(視覺中國)

缺乏信任缺乏替補 加深僱傭不滿

其實,在網上討論區,求問何處有避孕針給外傭打,或者擔憂外傭回鄉產子期間如何照顧家人的帖文相當普遍。隨意網上搜尋,十年前已有網民提問。這可能反映僱主對外傭缺乏同理心,但從他們的角度設想,外傭懷孕的確衍生麻煩。僱主擔心外傭懷孕期間難以擔任家務。分娩和產假期間,她們要回鄉,家人要另找辦法照顧老幼。僱主需要另找傭工,找親友鄰居暫托,甚至要自行請假,停下工作才行。不論哪種方法,家庭生活也被打亂。

僱主抗拒外傭懷孕,背後或許顯示雙方信任不足。兩年前出版的《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內裡記載了不少尋常外傭僱主的心聲,慨歎互相取信並未必然。畢竟聘請外傭如同隔山買牛,配對過程由中介公司主導,雙方的掌握能力有限。一些不肖的中介公司只為謀利,特意錯配外傭給僱主,以圖多賺中介費。

如果雙方本身信任不足,本身難以坦誠相處,在懷孕議題容易出現猜疑,思索會否背後有動機,例如藉故推卻家務,「搏炒」索錢轉工,等等,所以期望打避孕針或者解僱外傭,就可以除去麻煩。在網上討論區,此類題目甚易挑動僱主神經,間接加強對外傭的不信任。

改善僱傭關係 需要多管齊下

香港有三十多萬名外傭,當中有外傭根本沒有料理僱主之心,但另一方面,也有僱主視傭工為奴隸。然而,我們相信普遍僱主和傭工樂意培養和諧的賓主關係。因此,如果我們能夠挑走雙方心中的刺,就能改善三十萬個家庭的生活,減少社會戾氣。

中介公司就是刺的其中一個來源。政府需要打擊不良中介,業界也應改變風氣,不應只顧謀利,要真誠替僱主覓得傭工,有助雙方建立信任,公司也可用信譽來建立名聲。那邊廂,僱主應嘗試坦誠了解傭工的婚姻和生育打算。安排得宜的僱主,不妨在網上介紹經驗,給其他家庭參考。

工聯會婦女事務委員梁頌恩促政府設立半年產後保障期等,以免懷孕女性產後復工遭歧視,或被迫離職。(工聯會婦女事務委員會提供照片)

實質支援也不可少,政府需要增加暫托和緊急照顧支援名額,外傭僱主則更易找到替補,不必急於要求傭工工作。此外,政府和商界需要肯定家庭崗位,杜絕懷孕歧視。企業如果方便本地僱員兼顧家庭和工作,本地僱員作為外傭僱主,也會將心比心,體諒外傭懷孕。

近日有輿論建議政府資助獨居長者聘請外傭。但措施只考慮對本地長者的潛在益處,卻沒有考量對外傭的影響。外傭除了需要比一般家庭更熟練的照顧技巧,長者也需要安排外傭住宿,再者,這批外傭同樣有機會生育,在產假期間,政府部門會否安排替補。這些都需要通盤考慮,不能信口開河。倘若政府要輸入更多外傭,那就先要解決以上問題。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