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6

【關鍵評論】周雪君:海盜灣創辦人:最大獨裁者Mark Zuckerberg,現在反抗已經太遲 (3239)

在最初,互聯網是一個美好、平等的理想天地,但世人總是把好事弄糟,這些年來,不斷集權「中央」。這個中央不是指政府,而是指用家心甘情願也好,懵懵懂懂也好,都把自己權利獻給幾家科技業巨企,當中的最大獨裁者是Facebook創辦人Mark Zuckerberg(朱克伯格/祖伯克)。最要命的是,劣勢已無從挽回,我們可以做的,最多只是讓情況不至於太惡劣。

以上大致是著名BT種子大站海盜灣(Pirate Bay)創辦人人之一Peter Sunde(彼得· 桑迪)對互聯網生態的看法。他接受The Next Web訪問時說,人人都談論將來情況會多糟糕,但問題是這不是將來的問題,現在已經發生了:

「事情已經搞砸,那不是未來的事,是現在面對的爛攤子。大家已經把自己所有的資訊數據都交給一個叫Mark Zuckerberg的人,他基本上就是世上最大的獨裁者,因為沒有人選他出來。」

「就連美國總統特朗普也是Zuckerberg掌控的數據之下,那說明噩夢已經成真,所有可以搞砸的都已經搞砸,我們也沒辦法扳回劣勢。」

Peter Sunde表示,大家要明白這不是科技的問題:「互聯網本來是要分散權力的,但我們卻讓科技巨人持續集權。」

「我們不再創新,我們只有虛擬的東西。例如Uber、阿里巴巴、Airbnb,這些公司有產品嗎?沒有。我們以前很著重產品模式,之後變成虛擬產品,然後是什麼產品都沒有。這就是一個集權的過程。」

過去10年,所有有點前途的科技公司都給5大巨頭(亞馬遜、Google、蘋果公司、微軟、Facebook)收購了,那些逃得過的,多數都自行加入中央集權大家庭。

雖然可以說是徹底悲觀,但並不代表要放棄,Peter Sunde呼籲大家不要忽視情況其實可以變得更懷,未來有太多科技支援的服務有機會成為中央集權的一分子,並會對日常生活有深遠影響。例如大家可能為無人駕駛技術感到很興奮,但這技術是由誰擁有?

他深信,企業永遠只會把自己的財務利益放在首位,什麼人的需要、社會責任,是說得重要,實際上卻是另一回事。所以,如果大家不想生活在一個由科技巨企話事的「絕望鄉」(dystopia),就必須對科技的擁有權和當中的倫理道德問題作廣泛深入的討論。

「互聯網一役,我們早已經輸了給資本主義。曾經有過一個分散權力、公平的互聯網世界,但我們輸在太天真。這些大企業總是甜言蜜語,背後只是想控制。」「現在只有政府才能夠限制這些巨企的權力。要教育人民明白互聯網分權的重要性,可惜歐盟和美國都不大願意沾手。」

大國不動手,Sunde卻對小國寄予希望,例如芬蘭推動上網是人權,又舉出冰島的海盜黨(Pirate Party,主張開放公平的互聯網世界,要求改革版權法、廢除專利、尊重隱私)掘起為例,認為即使人口很少的小國,只要肯踏出一步抗衡科技巨企的霸權,都有可能對全球產生影響。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