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5

【眾新聞】abm chan:陳帆局長,你錯了!西九進行一地兩檢才不切實際 (1881)


 


作者從事交通運輸規劃鐵路營運研究逾三十年,出自滑鐵盧大學

撇開政治理由,純以技術考量,以西九總站做一地兩檢,並無必要,更不是唯一選擇,簡單來説,深圳高鐵一早預留福田站進行一地兩檢,已證明一切。目前政府大力推行西九站一地兩檢,因而提出省時效益,無可替代,其他方案不可行等理由,並無理據支持,意圖蒙混市民。

西九龍站大堂模擬圖。照片來源:港鐵公司

首先,高鐵效益,在其可行性硏究時已被充份考慮計算否則政府難以合理化地提出發展高鐵項目,而當時並無安檢方案,因此高鐵一向的效益評估,與西九站是否用作一地兩檢,並無關係。

第二,乘客安檢所需時間,在那一站進行,做起來都差別不大。以西九與福田站做安檢的主要差別,其實在於若在西九進行一地兩檢,乘客要提早出發到站,心理上才覺得穩妥,因防中途塞車阻滯,或大批乘客同時到站排長龍,而錯過班次。乘客提早20分鐘甚至半小時到站是常有的事,正如在紅磡乘搭直通車,或在中港碼頭乘搭國內渡輪一樣。

以大部份高鐵少於一小時的車程為例,這種提早出門的心態,已足以嚴重削弱高鐵相對其他交通工具的競爭力了。

第三,以客量來説,每天開90對高鐵列車到深圳,24對到廣州,兩者已佔全日客量的85%,而其餘的15%乘客,目的地均為廣州以外城市。

由於大部份乘客均以深圳廣州為目的地,在福田進行一地兩檢對這85%乘客來説,除了部份乘客要額外上落車外,並無顯著負面影響,反而因不用在西九安檢,可省回需要提早出門的時間,因而得益。

至於其餘15%「長途」乘客,在可見將來,相信都要在深圳北站轉乘其他高鐵列車,因以目前評估,客量遠遠不足以支持高鐵由香港不停站直開到國內其他城市,這從香港每天只能有一班高鐵列車直達廣州來看,已經說明一切。對於這15%乘客來説,在福田進行一地兩檢後,繼而到深圳北站轉乘其他高鐵路線,轉車是必須的,因此安檢的影響都只是上落車一次,與其他以廣州或中途站為目的地的乘客無異,反因省回提早出門時間而得益。

因此,若以西九站進行一地兩檢,真正受惠於不用上落安檢的,只是一批從西九站坐不停站列車(如有的話)直達廣州以外內陸城市的「長途」乘客,而這類乘客有多少?在可見將來,答案接近零。

簡單從以上分析,在西九進行一地兩檢,其實並非需要,更無必要,遑論為最佳方案。

已運抵香港車廠的高鐵列車。照片來源:港鐵公司

第四,高鐵通車後,是否受歡迎?客量會否一如預期?通車前不能確定。現時的客量預測,均從數學模型推算,內含變數太多,一向是個虛數。理論上,高鐵可通全國百多個城市,去那裏都無問題,但到底乘客坐高鐵會去到多遠?答案其實可從現實推拷。從高鐵初期開通到深圳開始,香港經常有旅行社開發不少高鐵旅行團去北京,上海,江蘇,但現時已再也找不到這些旅行團了,極其量只有少數旅行社仍辦貴州,長沙,夏門等高鐵團,其餘已改為飛機團了,這説明甚麽呢?

市場其實已經清楚説明,離開了廣東省地區,高鐵已並不太受歡迎,因為再遠的城市,無論在票價或行車時間上,高鐵已失去競爭力。遊客尚且如此認為,商務客爭分奪秒,對於他們,高鐵更不具吸引力,所以除了珠三角外,港人不要妄想高鐵能直通全國,帶來甚麽經濟效益。

第五,經濟考量方面,翻看政府提供數字【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 2015 年 12 月 23 日會議 就討論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建造工程的跟進事項,第15段,表二】(立法會PWSC82/15-16(01)號文件),預期高鐵通車首50年內折現的經濟效益為900億元(以2015年元值計算),這是政府以乘客乘搭高鐵,比起乘搭其他交通工具節省回來的時間,平均每年省回3900萬小時,共50年可省回的時間價值總和,視為高鐵的經濟效益,當中涉及多個社會經濟數據預測和假設,可想而知,所謂經濟效益,其基礎何其薄弱。

資料來源:立法會PWSC82/15-16(01)號文件

而高鐵項目費用到目前為止,預算已高達844億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2017年2月10日舉行的會議 有關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建造工程的最新背景資料簡介,第18段】(立法會 CB(4)500/16-17(04)號文件),且未埋單作實,因此香港高鐵50年不能回本,已是不爭的事實。

50年後香港高鐵的長遠發展,無人知道,隨著香港人口高峯期過去,客量亦會相應下降,目前看不到有利好因素支持客量增加,若有,在前50年已經充份反映。

從以上數字可見,以目前香港高鐵的成本效益,虧損是必然的,因此其功能定位,必須從速修訂,以止蝕為目標。任何給予乘客的便利,包括安檢和直達的方便,皆不足以抵償高鐵建造及營運的年年虧損,這是納稅人的錢,也是全港市民的財富。

如果説高鐵不營運,港人每月要負擔八千萬元的開支損失,那麽高鐵營運後,市民每月要負担的損失將會更多。政府必須放棄舊夢,將高鐵定位,改以城際鐵路方式營運,以接駁為本,連接國內城際鐵路及高鐵網絡。並將一地兩檢置於福田站內,以配合福田站是現時珠三角城市的城際鐵路交滙。

放棄在西九總站做一地兩檢,二十萬平方米用地就可改作商業用途。照片來源:立法會文件

第六,一地兩檢設置於福田站,最大好處,是可釋放出西九站內原作為安檢的二十萬平方米用地,發展商業用途,以彌補建造及營運費用虧損,否則高鐵將會成為港人未來最少50年的長期負擔。

第七,營運方面,若以福田站進行一地兩檢為例,乘客無需提早到達西九,可隨時抵達車站,購票後乘客按指定車廂隨即上車,無需劃位,車廂可設少量企位,以增載量彈性。乘客到福田站落車檢查,列車亦無需等候原班乘客,只需接載當下在月臺候車的其他乘客,按原定路線繼續行駛便可。所有乘客可按其目的地,在福田站選搭途經自己目的地的列車。至於原班乘客安檢後,可各自選搭其下一班合適列車。硬件方面,福田站作為高鐵中途站,以十五至三十分鐘班次為例,兩個月臺已足夠有餘。

綜合以上結論,政府提出西九站進行一地兩檢,才真正不切實際。過去政府不理民意,堅持以西九而不是以錦上路站為高鐵起點,營造天價項目,貴絕全球,不切實際,結果因為工程複雜艱難而導到嚴重超支及延誤,已犯上嚴重錯誤,若再執意孤行,堅持西九一地兩檢,一錯再錯,經濟後果將極為嚴重。完全莫視民間的反對聲音,連照片來源:一地兩檢關注組

特區政府完全莫視民間的反對聲音和提出的其他方案。照片來源:一地兩檢關注組

早前陳帆局長認定西九站一地兩檢為唯一可行方案,對於所有民間方案,一律評為並無新意,不切實際,這種鄙視民間智慧的態度,與前局長同出一轍。局長順口開河,並無理據(亦難有理據)支持,暴露了他本人對高鐵的發展營運,均照本宣科。不難看出,局長以通車在即,要走「三步曲」,時間緊逼為由,拒絕考慮福田一地兩檢方案,逃避與內地商討,恐懼迎難而上,寧願任由高鐵嚴重虧損,犠牲港人利益。若採納民間福田方案,就無需要走「三步曲」了。

陳帆局長,林鄭特首,你倆口口聲聲説西九一地兩檢是最佳方案,那請你們清清楚楚地向市民説明,到底你們認為的最佳方案,比起民間方案有何優勝之處,請拿出數據,以理據面對市民,而不是左閃右避,躲在傳媒背後以口號,以宣傳來蒙混市民,這是你們的責任。否則高鐵這筆賬,必算在你倆的頭上,同時亦足以證明,你們執意堅持西九一地兩檢,顯然是政治任務,並非為港人著想。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



原文連結



1 comment:

  1. "局長順口開河,並無理據(亦難有理據)支持" ---- 這個局長簡直就是一名小丑, 專門裝模作樣地發表一些可笑的言論.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