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1

【蘋果日報】畢明:抄抄抄抄吧 (1620)

Alban Grosdidier《Drowning》作品及互聯網圖片

抄襲,問心,是一件那麼難明、那麼難辨明的事嗎?
事實擺滿眼耳口鼻前,還否認、還狡辯,就輸品了,像執葉律師一樣。當然,先要有品,才有得輸。
是否抄襲,如有懷疑,像品酒,來一個horizontal blind tasting,包你無所遁形。
兩個、或更多的創作,同科的直接比較,平面、短片、音樂什麼都可以,就憑耳聞目見的製成品客觀元素,去品嚐兩個創作,在不知是誰為誰創作製作,但知道兩者誰先誰後面世的確實年份日期之前提下,已差不多可知道誰有沒有飼養抄襲貓。這種平排的比較,如葡萄酒盲試橫品,在沒有其他背景資料的影響下,是最客觀的判斷。若相似度超標,你說沒有抄,實在幻海奇情,搵鬼信。如有雷同實屬巧合是笑話,有種斷正叫常識。
月餅今年可能犯太歲,這個中秋,奇華的月餅廣告抄襲之嫌盲品都開眼,美學格調與內地著名攝影師孫郡的作品餅印一樣,血緣近親味濃,原作者卻十萬個不屑,強調這絕非他的野種,評之「生搬硬套的可笑,對這類事情鄙視而遺憾」。
榮華月餅的廣告構圖,又與馬來西亞著名藝術家Red Hong Yi數年前的作品DNA嚴重如出一轍,你說沒有抄襲人云掩耳盜鈴,有種無恥叫自欺欺不到人。
黃霑先生曾自嘲也自貶的說過,創作其實是「隱瞞出處」。他不邀譽不邀功,說自己的一些作品,如《男兒當自強》是改篇自古曲《將軍令》的,自己填詞的造句遣詞,也有不少靈感蛻變自古人筆觸,當中有謙虛也有真實。
但今時今日資訊爆棚流通,你仲想鋌而走險博懵「隱瞞出處」,太無知。真正的二次創作根本不必隱瞞出處。霑叔不過把創意的功勞也分一些給原創,這是最公平而胸襟廣闊的磊落做法。
光天化日搶別人的腦汁據為己有,才是可恥。二次創作無罪亦無可恥之處,二次創作扮原創,才需要隱瞞出處,二次創作沒有新添加的創作成份,祇照原作臨摹,祇是抄襲。沒有Added value的抄襲還抄得醜的,無加有減,是零創作養份有遺害成份的「負創作」。
K傳來了今年新世界渡海泳的宣傳照和法國攝影師Alban Grosdidier於2012年發表的作品《Drowning》,兩者的相似度超高,而較遲推出的前者,比起Grosdidier的作品,除換了相中人和黑白變了彩色,基本上沒什麼Added value可言。當時我不知渡海泳的照片出自誰家,blind tasting之中可見抄襲之跡一地都係。人家法國攝影師借淹水那被浸沒的壓迫恐懼感覺,喻幽閉恐懼症患者呼吸困難之苦況,是有concept之作,反而借Drowning的水畫面玩渡海泳,先不說不祥不吉利的大迷信一面,作品基本上冇乜concept,純玩execution而已,但execution抄巧味方圓十里不散。
K傳來雙方作品給我不為辨證誰有沒抄誰,為指出鬧「雙胞」發生後,渡海泳照製作組還在面書拈來比較斷章取義、Alban Grosdidier與渡海泳照攝影師的私人對話,意圖營造原作者也不認為是抄的錯覺,但即時被Grosdidier在面書打面,還擊說私人對話,又out of context,並不代表他認為這批照片沒有抄襲之惡。我看見的不單是「私人對話」被公開,是疑似被abused的攝影師,用了“unpolite”、“blindsided”和“uninformed”等字眼,指香港的渡海泳照製作單位WhoAreInvited「不禮貌」、「攻其不備」(即係跣佢)。
誰抄誰沒抄有時太明顯,再談都反智。我在意的是創意工業的保育,行業覺醒呀大佬。香港從事廣告、電影、電視、音樂、設計、MV的,不停都是抄抄抄的個案不絕,死不知恥。
抄襲,就是造假,就是假創作。我們憑什麼譏笑強國,抄襲剽竊金腰帶是行業腐敗。行業中人,始作俑者、同謀共犯,是時候反省了。裝睡的人,look the other way的人,這些抄襲之風是否有必要同心遏止,還是人做我做心有愧噤聲不問?一味DADT(Don't Ask Don't Tell)不會令unhealthy wind止息,卻令尊重創意、推崇創意的文化無從養成,或得以完善。
廣告客戶,唔該諗諗,劑劑冇錢冇時間,可以點?一次創作是從零開始,二次創作從一開始,借力於別人的原創,快好多,於是個個漸漸做壞手。共業你有份的。
高層老闆們,歌星王嘉儀實驗了「呃views真做」全程記錄搬上網,我在本欄也暴露過行內買like之明目猖獗,有廣告商和廣告公司說,是明知的,但交到數,「假數」,誰去淘寶淘了100萬個假like誰在意,人家用呃來的likes給你呃老細。腦細腦板,咁易呃嘅?新媒體嘛,social media嘛,唔識又唔願意識,一知半解,咪俾下屬呃囉。共業,你有份的。
創作人,一味往別人的作品找靈感抄手法,但沒創意齋抄手法變成了純抄襲,沒時間沒錢不是藉口,不夠時間不夠錢不是新聞,和血吞盡創新吧。真的百冇,拒絕做,是一個起點。鬥爛,沒出路的,潰敗盡見。共業,你有份的。
Quick fix萬歲,抄襲無罪,香港創意工業集體淪陷。在這個不再是借來的地方,是倒退走樣的地方,沉船前自己撈得一筆得一筆不惜共同攪爛個工業。前人,同代人,留低什麼legacy給後人?《柏楊版資治通鑑赤壁之戰》說到文化教化的重要,如果教化風俗優質,「在高階層建立,在低階層完成,卑劣行為,不見容於政府,也不見容於鄉里」,很多惡行都無從生存必自毀,我們有什麼創作文化?
一個城市,不同方面,不怕十個救火的少年,怕太多留下火種的大人。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