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4

【輔仁媒體】健吾:無權無勢的人如何面對新聞自由? (916)

自從安室奈美惠宣佈下年退休後,原來一直都有記者守在她家門,令她的家人以至鄰居受到影響,令安室都要在推特說,希望各位記者高抬貴手。

2012年,有一單案件轟動台灣:兩名就讀東京日本語學校留學的台灣籍學生林芷瀅、朱立婕被發現於學校在外承租的學生宿舍遇害身亡,懷疑行兇的同校台灣籍男學生張志揚在名古屋遭到逮捕後自刎身亡。之後,台灣媒體一直追著張氏的父親來問。台灣知名導演吳念真就在面書說:

犯罪的是一個已經三十歲的大人,不是他的父親。面對一個剛失去兒子的父親,一個哭泣著的父親,你們不能什麼都不要問嗎?求求你們,明天如果因為工作需要,能不能只拍他的背影?他知道的可能比你們還少,但他想瞭解的卻比你們多太多。至於他的痛,年輕的你們….可能一點都不懂。

Posted by 吳念真 on 2012年1月9日

在台灣工作的那兩天,最多人聊的新聞是這一單

現在,又到這個母親要跪地道歉了。

這樣子的新聞自由,是怎麼樣的新聞自由呢?媒體這樣子做新聞,是不是代表著他們要為兒子做的事情負責任呢?

我不知道。我只是不忍。一對父母,失去了兒子,還要在在未來一段時間為他的兒子做的事負一點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由他們負的責任。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新聞自由究竟是什麼?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