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2

【蘋果日報】畢明:接迎無限透明的淫 (756)

資料圖片

重要的事要講三次,這單醜到臭十世的影壇臭聞,多個重要的國際新聞媒體,十多日來一再大篇幅詳盡的報導跟進豈止十三個三次,由《紐約時報》到《紐約客》雙劍齊揮連消帶打,由《Financial Times》到《The Guardian》毫不手軟慷慨加鞭,誓要釘死Harvey Weinstein這變態獵食淫棍,加上受害女星個個突破盲腸勇於發聲,一種歪風是時候要倒下了,至少不能再有恃無恐,以權謀色,要風得風。
這波瀾壯闊一役,是要摑醒一些腦袋仍殘留在石器時代、猙獰地濫用權力名氣、以性器官思考的口腔期自大自卑男人:世界變咗喇,係你未知啫。
法文是「爆你隻狼大鑊」#balancetonporc(解作"expose your pig",我把豬改成色狼的狼,似乎更適合),英文是「我都係」(#metoo),兩個社交網上的時令hashtags,鼓勵姊妹們同心發聲站出來,與其說是為本世紀最馳名淫魔Weinstein而設,不如說是為標誌「向性騷擾及性侵犯說不」的另一個重要里程碑而遍地開花。人人奮勇公開被賤豬男侵犯的事實,出櫃在陽光下表示我都受過害但我不怕,是一種劃時代的集體吶喊平反。
夠了,不了,從此謝絕。至少要一個強硬的鐵姿態。
不是一石激起千重浪那麼浪漫,是一揭開藏污納垢的地毯,底下的冤崩爛臭蛆蟲曱甴都爬出來了。說是「波瀾壯闊」,因為災難範圍又深又廣,這serial rapist的昭彰惡行斑斑,卻逍遙法外幾個十年,照明了權力越大,那塊為其服務的遮醜布便勢力越大,掩蓋着的惡臭腐敗越爛越嘔。有些個案明明證據確鑿,有人證有錄音,仍然有報章有系統反抹黑受害人,更有警方不受理。許多年的偵查,一直被阻止被警告,是怎樣深層次的包庇默許和墮落。
連環被《紐約時報》和《紐約客》搜證無遺的招呼,罪行罄竹難書,影壇大亨還拒絕招認,要重量級的Dame Judi Dench、梅麗史翠普及佐治古尼終於出聲譴責淫賊、聲援受害人,真正的變天才開始決堤式山泥傾瀉,見證一個「神級」教父,如何史詩式身敗名裂。要幾多有頭有面的一線女星表明同是淫獸狼口餘生的人:Gwyneth Paltrow、Angelina Jolie、Kate Winslet等等事不宜遲開炮,齊齊瞄準淫棍發射,個個#metoo又#ExposeYourPig,都不是等閒之輩,才炸得垮這頭魔獸,and the list goes on。
不能讓他喘息,賤和凶到這個地步的大害,要打死他至少兩次。法國女星Léa Seydoux接棒開火,拍過《接近無限溫暖的藍》拿下金棕櫚大獎的她,寫下自白書說自己如何險險逃出變態佬影亨的魔爪。截至執筆前一天,最新受害人Lupita Nyong'o,得過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的她,細數Weinstein如何一而再想對她不軌,單是講述應邀吃飯時,影亨如何迫她點vodka soda,要飲vodka soda,不能拒絕,更不准侍應逆他意聽Lupita Nyong'o話喝果汁,死都要對方飲酒精飲品,又大罵侍應並喝令「賬單是我埋的」,就知這癲佬粗野惡霸沒教養,不懂也不能被拒絕。可以想像女人如何說不他還是要硬來。
與其問惡魔是怎樣煉成的,不如問文明是怎麼煉成的。
有說轉捩點不是女星發聲,是終於有男星出頭,而且是最有份量的 George Clooney。他最早說淫魔的賤行是「不可原諒的」,之後才有其他男人敢出聲。他沒有避重就輕,其他人還有。身有屎的Woody夠膽說不想類似事件被「渲染」「放大」,即時身中多槍,合理中槍。Weinstein的淫爪已經是公開的秘密,護航那個死嗰個,何況你是曾經被「女兒」控訴小時候要「把頭放在我兩腿之間又呼又吸」的狎童疑犯?
「向性騷擾及性侵犯說不」第一次成為一件事,因為女性受夠了,「向性騷擾及性侵犯說不」不再是一件事,必須是男士也得出聲。
別用潛規則來解脫。你說呢行「係咁㗎啦」,朋友在面書分享說「用廁紙包頭的才子」也是潛規則論的鼻子出氣一族,譚蕙芸亦直斥才子之非。我說沒錯有人性交轉運有人性交轉紅,家家有求願瞓服砌,但有另一必須的原則是:「你情我願」。你要買,人家不賣,有何不可!別偷換概念轉移視線。法國女星Eva Green說影亨提出"sex contract"她不要他即硬來,人家不願你硬上弓就叫侵犯,潛咩規則啫。留意一下,群起發聲拒絕的女星,大部分都是70後、80後更年輕的一群,這潛規則的遊戲out了,吃慣霸王餐的適應不了終被狠狠淘汰。有些女人喜歡走後門鑽上某些人的睡床,前途是睡上去的,但有很多不是,不再了。
這些年來,僅有一個男人Brad Pitt曾為當時的女友Gwyneth Paltrow出頭,走去警告說「你再搞她我便打X你」,塔倫天奴羞恥承認知道當時的女友Mira Sorvino被搞他沒有行動。這頭魔獸養得那麼賤肉橫生,因為很多男人都是共犯,是自私的廢柴,也有很多為了飯碗、自保、利益甘心為他扯皮條的同謀。
韓寒說「我腦子裏,余秋雨,陳凱歌,陳逸飛都長一個樣。人也一個樣。以至我經常把他們搞混。……他們身上有太多中國中年男人的無趣,不坦誠,精明狡猾,缺乏想像力和沒有幽默感。他們都沉迷在自己弄出來的巨大概念裏過家家」。差不多原理,現在我腦裏,侵侵、影亨、活地阿倫、廁紙包頭才子,是一個樣的。
世界的進步不是在於保持現狀和諧舒服,誰不明河蟹之毒?進步是明知有些人不舒服仍要改變status quo。有幾大作用唔知,唔做一定冇改變。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