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30

【眾新聞】譚瑞玲:隱蔽長者 (1053)


 

居住在香港的曾伯伯已78歲,因為原本租住的板間房酷熱難當而露宿街頭,以致錯過了社會福利署的覆檢信,遭到暫停發放綜援。在經濟拮據下,他在2007年1月持刀打劫便利店「搏坐監」,以求兩餐温飽。

香港很多老人居住環境惡劣(照片非上文當事人)。美聯社資料照片

為甚麼他不重新申領綜援而以身試法呢?據稱他過往曾遭社會福利署的職員奚落,故不願再找相關人士求助,因而出此下策挺而走險。這是何等悲涼的晚境故事,但在香港像他這樣無親無故的貧窮獨居長者實為數不少,每天過着不同的掙扎生活。

香港長者的貧窮率高達33%,大概有四成沒有子女供養,其中還有很多是與世隔絕自生自滅地孤單過活,急需支援。在城市大學教授及社工合著的《隠蔽長者》一書中,詳盡分析了這些獨居老人與社會脱節的狀況源由,並引用真實個案詮釋。

例如82歲的吳伯無論視力和聽覺已很差,且是長期病患者,獨居於公屋 。他身世可憐,幼年便父母雙亡,曾經行乞以求存。為了不想麻煩他人照顧或探訪,寧願獨自坐困愁城,消極地接受身體日漸衰殘和貧窮的宿命。

101歲的郭伯伯雖然露宿街頭但莊敬自強,在公廁沐浴洗衣,平時衣著整齊,靠拾取和變賣紙皮維生,雖然只夠每天吃一頓飯,也不願接受街坊施贈的飯菜或寒衣,最後在2010年的大年初三凍死街頭。

照片非書中當事人。

表面上看來,這些長者似乎是自願做個貧困的獨居老人,可是,經過社工的勸諭和跟進後,大部分都重投群體生活和接受資助或服務。為甚麼?

大多數的隱蔽長者教育程度低、窮困、性格內向、健康有問題,以致自我形象低落,常敏感於別人對自己的看法。由於長期與外界或家人欠缺溝通,容易變成自我中心,對人缺乏信任。

不過,其實他們都非常渴望被愛和獲得關心,但行為表現卻相反。其中不少已退出職場或被逼退休,故多與社會脱軌,以為只能默然承受人生困境。然而,當社工由精神的贍養開始,以關心和尊重的態度與他們建立關係後,冰冷的牆便逐漸溶化,最後多樂意接受物質之贍養 。

隱蔽老人離群獨處又自尊心脆弱,必是性格使然嗎?還是社會對長者的負面標籤和冷漠所造成?正如書中之序所言:「究竟是他們隱蔽,還是我們對公義和憐憫隱蔽?」

現今社會多以生産力和財富去定位一個人的價值,常把年紀老邁失去勞動力的長者視為負累、政府財政的壓力,漠視基層銀髪族的尊嚴。很多長者年輕時都曾胼手胝足地努力工作,如今年老體衰卻被當作問題一族,無怪乎一些老人寧願捱餓都不想「麻煩」別人去接受嗟來之食。

香港現時的女性可存活到87歲,而男性則是81。可是,越來越多長壽的香港老人卻走向悲觀絶望,根據統計,2014年60歲以上的自殺個案竟佔總自殺人數的35%。

香港人長壽,理應受歡頌為壽星,現卻在孤單困境下,要走上壽星公吊頸之途!我們還要繼續隱蔽自己的眼睛嗎?

𣎴要把貧困長者邊緣化為受施捨的羣體、社會的負擔,無論是嬰孩或是老者,不單只是我們人生的同路人,而且也是最容易受傷害和被唾棄的,極需我們的刻意保護 。我們要視老年人為社會的喜星,關懷尊敬,讓他們活出快樂,老少齊歡。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



原文連結



1 comment:

  1. 777否定全民退保計劃, 需要為隱蔽老人的悲慘狀況負上很大的責任.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