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9

【蘋果日報】林夕:跟何君堯飲過茶食過包 (3205)

有人很認真的跟我說,何律師玩火事件,若是不硬拗下去,在殺無赦那一刻能真正煞車,不發一言,或者道個歉,就不會成為執葉律師。
還以為是什麼高見,這道理人人曉得,在投資行為這叫止蝕、停損,只是有幾個投資者真捨得壯士斷臂?虧蝕一點點時覺得沒大不了,大不了趁低再吸納,到損失巨大,所餘無幾,一樣也覺得沒大不了,放掉也沒什麼價值,不如繼續賭運氣,勝過認輸。我認識過很多賠慘了的,都懂得這些自保法則,卻都輸給面子。當局者迷,為掛得住面子,連裏子都掏光輸光。
世間本無事,所有大事都是由庸人不服輸鬧出來的,何必?現在道歉成本低廉,若真有錯,大眾不是特別慈悲,只是記憶體有限;以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現在大事被更大的事化掉,今天的衰人衰事,被明天或下午的壞人壞事取代,無論女神抑或渣男,毀譽不過幾天,抬抬手就過去了。
何律師玩火玩到生人勿近,我想連勉強撐他一下的葉劉,若是同場也不願跟他合照,畢竟是殖民時代做過高官,還有條底線在,鑑於風頭誠可貴、見報價更高,若為尊嚴故,兩者皆可拋嘛。
弄到這個地步,依然沒警覺到要低調停損,不要說有品無品,僅憑如此智商情商,議事資格就值得被DQ了,顛倒是非,不是比倒插國旗更嚴重嗎?除非何律師自知有強大勢力撐腰,故而有恃無恐,否則,囂張病堅持不吃藥,應該也患上了天下政客的慢性疾病,鎂光燈上癮症,存在感缺失症,才會一路直播一路點火。
何律師最近把自己變成受害者,所有質疑他的人都要害他,從眼神談吐所見,沒半點妄想被迫害狂以及思覺失調跡象,應是低級謀略,以為注定用完即棄的馬前卒,也會有人可憐。
其實本來無仇無怨,誰有閒情害他,要不是他把自己變成害蟲,滅蟲行動是天經地義,最後會害他的,除了他自己,一定是曾經為他壯膽為他提供彈藥的人。有朋友問我怎麼一提何律師就氣,連寫多篇猛力修理,我明白有些氣你永遠不值得生,但有些人你永遠不用等,大局風氣如此,類此的陳李張黃何某人,都是時代環境產物,必然一個比一個礙眼。我只是覺得香港能有渣人可以渣到這個水平,也是一個高峰了,作為人辦,不解剖一下,增一點見識,太不划算。
比如說,何律師不願跟嶺大學生公開討論,反邀六到八個學生找間酒樓飲茶,暢談政局,嶺大學生不上當,那就是多虧了鋪天蓋地對何律師窮追猛打到底的成果。無他,第一,這是分化學生的常用招式;第二,若每個人都不跟何律師一般見識,交由廉署與議員處理,渣人沒有給「迫害」到越迫越多渣,一不小心答應同枱食飯,嘩,「跟何君堯飲過茶食過包」喎,傳出去,以後仲駛見人嘅?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