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3

【立場新聞】立場報道:【專訪】當一線舞台編劇拍電視 莊梅岩遇上「短暫的幸運」? (3217)


「我好憎人地只當我係一支筆,都唔當我係一個人。」五度獲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的編劇莊梅岩說。

以編劇身份在本地劇界打滾十多年,莊梅岩的作品口碑與票房俱佳。從《留守太平間》到《野豬》,她不避人性幽暗,切入社會現實,擅長角色之間的對質,提出哲學思辨,不但奠定其劇壇的江湖地位,甚至曾獲《南華早報》評選為香港廿五位最具影響力的女性之一。

與舞台長期共存,莊梅岩承認即使無法預計觀眾反應,但也大概拿捏到成品的完成度。「我好樂於剩係留喺舞台劇,我唔介意。」大有條件專注撰寫熟悉的舞台劇,但偏偏她又不安於此。近年,她授權作品進行影視化,《暗色天堂》和《聖荷西謀殺案》先後改編成電影,但始終覺得「電視太導演主導」,而未嘗編寫電視連續劇。隨著名氣漸長,不下數次有人向她提出影視合作計劃,但都一一拒絕或中途腰斬,她亦毫不諱言道:「覺得自己無 say,我就唔寫」。

改變,不動聲色地發生了。

當大台推出《老表,畢業喇!》和《使徒行者2》之際,莊梅岩首部撰寫的電視劇《短暫的婚姻》悄悄在 ViuTV 播出,引起部分圈子討論這名譽為本地首屈一指編劇家的決定:以「音樂劇集」自居的《短暫的婚姻》,由 ViuTV 與陳奕迅經理人公司聯手製作。有電視台,又有經理人公司,編劇不是更沒有 say 嗎?

(《短暫的婚姻》片段截圖)

(《短暫的婚姻》片段截圖)

出乎意料地,莊梅岩對合作非常滿意,認為過程是「enjoyable journey」。能夠起用陳奕迅做演員,她認為是「緣份」,角色猶如度身定造;遇上陳志發執導,劇本呈現出最好一面,又形容是「幸運」。人的種種聚合,產生的化學效應,讓她今日坦然吐出一句:「將來如果再做(電視劇),我會知道唔駛擔心咁多」。

每個媒體每個媒介定必有其局限,問莊梅岩參與製作《短暫的婚姻》的限制何在?她想了好一陣,望向遠窗再回到桌面,說:「Budget 吧?時間限制吧?但都唔影響到我作為編劇的工作」。

由寫成劇本到劇集播映,《短暫的婚姻》只用了五個月時間,然後又以一連五集,每集廿分鐘的速度,一個星期就播完全劇。劇終人散,短促如煙花。《短暫的婚姻》似乎為製作人們帶來「短暫的幸運」,但其實這點「幸運」到底是僥倖,還是可以複製的經驗?

(《短暫的婚姻》片段截圖)

(《短暫的婚姻》片段截圖)

非為陳奕迅度身訂造

配合陳奕迅推出全新國語專輯,ViuTV 播出陳奕迅做主角的電視劇《短暫的婚姻》。劇本由莊梅岩所寫,述說婚姻與出軌的家常故事,與其一貫的思辨風格迥異。男主角留學英國回流的背景,又與陳奕迅自身的經歷相似。正當大家以為莊梅岩「幫陳奕迅度身定造劇本」之時,她卻說:「其實唔係咁樣嘅,《短暫的婚姻》個名、個劇本都一早諗咗。」

數年前,莊梅岩搬入何文田,租下一個單位。她喜歡這一區,喜歡那種「好平靜,好家」的感覺。明知沒有能力買下這個地方,但樓上有人放盤,還是忍不住與丈夫一起去睇樓。業主是一個喪妻的英國人,與兒子同住。沒有女主人的家,有種沉重的氣氛;失去媽媽的孩子一臉迷失;失去太太的丈夫,辭去銀行的工作。「好陰公。」剛與丈夫和兒子搬進新居的莊梅岩,想像「如果我走咗,我老公同個仔,可能會係咁樣嘅下場,就覺得好不捨」。感應那份幸福的脆弱,她動筆書寫新劇本--這個喪妻的男人,正是《短暫的婚姻》中陳奕迅飾演的 Galen 的原型。

女主角主動睇樓的情節,啟發自莊梅岩的親身經歷(《短暫的婚姻》片段截圖)

女主角主動睇樓的情節,啟發自莊梅岩的親身經歷
(《短暫的婚姻》片段截圖)

《短暫的婚姻》的劇本沒有一氣呵成。碰上社會運動迭起的時代,她寫了兩場就寫不下去,轉而書寫社會大義,抒發「一口烏氣」之後,剛好 ViuTV 來敲門:想跟陳奕迅搞一個音樂特輯,類似音樂電影的製作,你有沒有興趣?

抓住莊梅岩心神的,不是「音樂電影」,而是「陳奕迅」。她坦言自己不算緊貼流行文化,但看過幾部陳奕迅主演的電影,直覺相信對方是一個好好的演員。想到陳奕迅的背景,與 Galen 的設定亦有不謀而合之處,她拋出《短暫的婚姻》的故事大綱,道:「如果你哋覺得啱的就做啦!」

啱,就去馬!

莊梅岩坦言製作過程「得到好大的自由度」,陳奕迅的經理人公司提供新專輯的 demo 和歌詞。雙方達成共識,劇集須取用數首歌曲,此外,幾乎別無要求。ViuTV 再找來新晉導演陳志發執導。導演、編劇、音樂三方面俱備,《短暫的婚姻》電視劇正式投入施工—一部電視劇落實拍攝,可能才是編劇的惡夢開始。

難得視影劇本獲尊重

與舞台劇尊重文本的傳統迥異,電視電影的編劇普遍不受重視,幾近毫無地位可言。導演不時挾影像主導之名,大改劇本,甚至直接挪用文本,隱沒編劇角色的存在,猶如「強姦劇本」。莊梅岩分析這種文化導致本地影視作品劇本,要不求其成章;要不編劇兼任導演,免去與人爭執,又可以拍成切合期望的作品。

「我話你知,做編劇最攰唔係寫劇本,而係同人爭拗,說服人相信自己的 talent。有時連一些品味嘅嘢都要拗,就好無意思,好攰。」莊梅岩感嘆,電視電影製作之難,難在天時地利人和,尤其是今次涉及經理人公司,創作空間可以非常狹窄,「好多經理人、上面那班人,可能會話你做乜俾咁少戲佢做」。相反,今次 ViuTV 和經理人公司極少介入。提供了音樂,劃出了檔期,餘下便由莊梅岩與陳志發自由發揮。

《短暫的婚姻》拍攝過程(圖片來源:陳志發 Stevefat facebook)

《短暫的婚姻》拍攝過程
(圖片來源:陳志發 Stevefat facebook)

「佢哋(ViuTV)好聰明。Commission,但唔迫你要點做。」莊梅岩以料理餸菜為喻,創作人猶如廚師,客方提供材料之後,就應該「信我,俾我好好地炒」。她強調,創作人即使從事商業合作,亦不是推銷那一方,只管寫做整理即可。「夾硬擺是沒有意義的,好似 sell 嘢咁。」沒有強迫,發揮空間大,創作人不會擔心「講得夠唔夠多」,自會懂得找到位置安放訊息,「你俾個自由度我,我就會做好佢」。

以《短暫的婚姻》為例,設定雖然是「音樂劇集」,但莊梅岩認為無須事事圍繞音樂發展。故事情節須獨立成章,取走音樂亦不影響敘事。她從陳奕迅的新專輯中選取了五首歌曲,分別置入五集劇情。交到導演陳志發的手上,次序稍有改動。陳志發解釋,歌曲威力大於配樂,所以要「用得準」。他與負責配樂的戴偉討論後,取出專輯歌曲的部分旋律,以配樂形式融入電影中,減少直接播歌的陳俗,亦避免出現「配樂還配樂,歌還歌」的斷裂感覺。完成拍攝剪接之後,見街版本雖然與莊梅岩的原意有異,但她欣賞現時處理,認為更加有彈性。

編導互相尊重的化學作用

「今次係一個好好嘅組合。」莊梅岩強調自己雖然堅持合作要有 say,但不代表劇本就是神聖不可修改。與導演陳志發的合作正是「大家尊重彼此崗位」的互動,彼此在對方的想法上提升發揮的效果。二人資歷雖然稍有差距,但莊梅岩仍歡迎陳志發提出修改建議,甚至願意增寫場口劇情配合。

身為後輩的陳志發坦言,自己都是創作人,「好知道自己嘅嘢都唔係好鍾意人被改,所以都有啲擔心。」接過劇本之時,他感到壓力極大,對白有力,一拳入心,是他入行以來遇過最好的劇本,「其實我好驚自己會嘥左佢個劇本」。拍攝期間,稍有改動,他都會打電話給莊梅岩確認。來往數次之後,莊梅岩了解其風格之後,甚至直接向陳志發說:「去啦去啦,唔駛問我」。雙方建立起信任,讓陳志發無芥蒂地與莊梅岩理性討論。

《短暫的婚姻》拍攝情況(圖片來源:陳志發 Stevefat facebook)

《短暫的婚姻》拍攝情況
(圖片來源:陳志發 Stevefat facebook)

初剪(rough cut)出爐,陳志發擔心自己太投入拍攝,或有盲點,「一個人嘅腦係有限嘅」,故邀請《點五步》監製柯星沛指點。他亦曾拿著電腦找莊梅岩一起看 rough cut,共同討論有甚麼可以改善提升,「劇本係莊梅岩原作,要尊重佢。大家都係為咗件事好而傾,唔會為堅持而堅持」。後期三日補拍,他補拍一些鏡頭之餘,也邀請莊梅岩增寫一些片段,包括:劇集開頭、男女主角天台相遇的情節。

「我原本唔想有呢場呀!傳統就係男女主角有個 first encounter,但可唔可以唔係咁?」莊梅岩口裡這樣說,但靜下來細思,還是寫出天台晾衫的小節。陳志發的團隊剪出《短暫的婚姻》最終版本,增寫的天台晾衫開首,與天台晾衫的結局遙遙呼應。效果雖非莊梅岩的初衷,卻讓她有 amazing 的感覺,「我好強調,呢個係好嘅互動,唔係佢成唔成全我嘅劇本,而是大家有默契,彼此俾到刺激,有種 chemistry 喺度。」

男女主角天台晾衫的邂逅(《短暫的婚姻》片段截圖)

男女主角天台晾衫的邂逅
(《短暫的婚姻》片段截圖)

從抗拒電視劇到慶幸有冒險

暑期工在亞視做資料搜集,偶然亦有接拍香港電台單元劇,莊梅岩雖然第一次寫電視連續劇,但也不是第一次接觸電視圈。過往的經驗告訴她,電影電視的成品質素難以拿捏。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她認為今次合作順利,尚有一個因素—電視台。莊梅岩眼中的 ViuTV 包容性大、空間大,「佢新,佢多樣,無一個好確定的形象」。她可以寫到好大台,或者寫得好文青,電視台都可以找到對應的觀眾,「ViuTV 俾我嘅感覺係,我可以咁樣寫」。

以鋒利語辭見稱的莊梅岩笑言,今次「咬緊拖鞋去寫」,避免太多對白,太多思辨。她認為,舞台劇觀眾困在一個空間看演出,比較有準備接收複雜的內容;而電視觀眾好可能走來走去,未必好專注集中,所以學習對白盡量少,讓鏡頭說故事,「我想像電視觀眾未必像舞台觀眾咁有耐性,但我無低估佢哋嘅智商」。

莊梅岩以 Galen 在英國公園尋找女主角一段為例,獨白由具體形容一個人的外貌,說到思念回憶一個人。處理極富戲劇性,但她認為戲劇有時正需要塑造這種氣氛,坦言:「做得唔好,拍得唔好,嗰段就可以好離地,連我自己都打冷顫,但我好想冒呢個險」。作為編劇的她覺得冒險;負責拍出來的陳志發,卻沒有提出反對,相信自己有能力處理,結果效果反過來打動編劇,莊梅岩甚至說:「文本上嘅缺點,或者離地,可能會出事嘅位,反而變咗 amazing point。我好開心,我有去冒險。」

男主角 Galen 在公園尋找失蹤的 Mal(《短暫的婚姻》片段截圖)

男主角 Galen 在公園尋找失蹤的 Mal
(《短暫的婚姻》片段截圖)

沒有官方收視數字,也不算太多反響。莊梅岩認為《短暫的婚姻》製作過程辛苦,溝通來往甚多,比較費時,但整體是「舒服」的經歷,「今次係好好嘅開始,但我都好驚,今次有個咁 enjoyable 嘅 journey,起點太高。」舞台劇經驗甚豐的她,覺得今次合作的導演雖然比自己年紀小很多,但也得著不少,當初對於電視劇的抗拒算是化解了多少,「將來如果再做,我會知道唔駛擔心咁多」。

如此嚮往的經驗,會否考慮轉型多做影視作品?

莊梅岩的答案是清晰的否定。畢竟《短暫的婚姻》的「舒服」建基於「好好嘅組合」,下一個製作又是怎樣的組合,無人知曉;可能產生的化學反應同樣是未知之數。相對於電視劇一次美好的經歷,她始終相信舞台才是自己發揮的空間,「出咗嚟做(電視劇)都有人中意睇,係 bonus,但不會調節我嘅 expectation,或者影響我鍾意寫嘅嘢。」

與舞台共存十多年,莊梅岩相信沒有電視劇做到而舞台做不到的事,亦滿意舞台劇的觀眾質素,甚至坦言自己可能已經「習慣咗小眾」,道:「我好樂於剩係留在舞台劇,我唔介意。」她心目中的舞台,尚有許多可以探索的空間,仍未至於「好滿足」。她強調,涉足電視圈並非擴闊觀眾,不過是「到咁上下,試吓新嘢」,「我都想試,我唔清高」。今次初嚐電視滋味,她感受到文字獲得尊重,無須說服演員,合作過程舒服,亦保留到她對人的信任和對創作的熱情,但無改她對於舞台的鍾愛,正如《短暫的婚姻》稍後亦會製成舞台劇版本,說:「我唔覺得我會轉去電視,或者電影。相比起來,還是舞台劇嘅世界嗰種純粹,令我可以好 focus 於創作。」

香港編劇莊梅岩

香港編劇莊梅岩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