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0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四十多年前一個念頭 (1222)

■李怡與《七十年代》 資料圖片

我出身在左派家庭,在香港左派學校讀書,中學畢業後在左派書局工作,儘管受魯迅和俄國19世紀文學的影響,但在34歲辦《七十年代》(後改名《九十年代》)月刊時,思想上仍然有許多左派的意識形態,ideology更恰當的音義雙譯是「意底牢結」。我當年最重要的「意底牢結」是中共將文化新聞工作視為「宣傳」的觀念,宣傳工作的教條就是「立場、觀點、方法」,意思就是首先認定所有傳媒都有自己的立場,而左派報刊秉持的,就是「愛國」立場。站穩立場是基本要求;其次是「觀點」,即在論及某議題時,能否寫出(或講出)有說服力的觀點;最後就是用甚麼「方法」來使讀者接受,也就是技巧。
「立場、觀點、方法」這三教條的出發點,是認定傳媒的角色就是以意底牢結將一些政治理念、甚至政黨的政策,由傳媒的主筆政者向讀者灌輸。當年左派宣傳陣營中一位有見識的前輩笑說,他們的工作就是「站穩立場車大炮」。
我是在文革席捲香港左派文化陣營時期辦《七十年代》的,當時左派書店除了毛著和馬列的書之外,其他中外文化精華產品已被列為所謂的「封、資、修」收起來。左派報紙一片紅。左派電影幾近全面停產。在這種情勢下,我在較左派領導同意下,為打開一個求知的閱讀窗口而創辦了《七十年代》。我定出的「本刊宗旨」是:「認識世界、研究社會、了解人生」,鎖定讀者對象是知識人。我當時很可能只為了廣開稿源,而突然萌生一個念頭,就是向讀者公開宣示我們的理想雜誌,是「讀者是它的作者,而作者也是它的讀者」,也就是說,它不是由編輯組稿、作者寫給讀者看的雜誌,而是讀者和作者、編者一起在這園地交流知識、經驗、見地和所聞所見所思的雜誌。雜誌園地向所有讀者開放,不管來稿者背景,也不理會是否別有用心,只要文章寫得好,就會刊登。而所謂「好」,是以事實為主,嚴謹的邏輯,對文筆更有要求,即必須寫得好看,有說服力,讀者喜見樂聞並能引發思考,而不是要讀者對論者意見照單全收。
創刊一年後的1971年,海外保釣運動和中美關係突破,引起海外知識人對中國局勢的廣泛關注,刊物的言論開放政策吸引了大量寫作人。許多卧虎藏龍、有真知灼見之士在這時候湧現,他們給《七十年代》寫文章,也將國是問題、台灣問題、兩岸問題帶到一個新的討論層次。許多事情原是我的意底牢結,比如與兩岸有關的統獨問題,原來我認為統一是天經地義的事,但在討論中許多作者個人的感受和提出問題對思考的衝擊,使我開始相信沒有一種論點是天經地義的,任何議題都應該可以討論。
就是四十多年前一個念頭:「讀者是它的作者,而作者也是它的讀者。」創造了《七十年代》這本雜誌,而這本雜誌的發展也創造了我的下半生,使我成為現在的我。
任何報刊都有自己的立場,但不能由報刊的立場損害言論自由。這是我後半生的堅持。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周一至周五刊出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