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30

【香港01】投稿:二十三歲大學講師──我學會了一份尊重 (854)

01博評-出走

文:林藺璧(泰國任大學英文講師)

畢業後工作了一年,雖然工種與目標相近,可惜日日如是,有點迷失,更懼怕日後安穩的生活令自己逃不掉那危險的「舒適地帶」。有幸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因有心人的推薦找到現時這份工作──在泰北其中一所大學當英語講師。說真的,本人跟教育完全扯不上關係,雖然大學期間有替人補習,但之間的「師生」關係只能用金錢來衡量。跟身邊的朋友道着,他們也感詫異,嘩,你今年幾歲,二十三歲。

離開了危險的「舒適地帶」,接著的是一連串又驚又喜的挑戰與反思。

第一堂

我站在白板前,他們面對著我坐在一米至五米之外,課室不大但身分的差距顯然易見。

自我介紹。

他們的自我介紹。

英語第二級課程簡介。

點名──人人皆討厭早上八點的課堂,所以我能理解不準時的學生,畢竟我畢業了也沒多久;其中遲到的一位來不及在我收上了簽到表之前簽名,舉手問可否前來補簽,我答可以。

他首先在我面前雙手合十點頭敬禮,然後突然雙膝跪下,在簽到表上簽名。

不是說「男兒膝下有黃金」嗎,我頓然膛目結舌,心裏極力掙扎要否請他起來,可惜我初來乍到,還未熟悉泰國禮儀不敢冒犯。假如我長得像三十多歲的大學講師,我勉強還能接受這樣的「大禮」,重點是就算我沒有穿上校服(泰國大學生需要穿校服),別人也只會認為我是沒穿校服的大學生。

回家翻查學生資料,他生於一九九四年,現時二十三歲。──我也是。

23歲的我,在泰北其中一所大學當英語講師。(作者提供)

換課時間

在換課時間於大學走廊的偶遇,你可說是膚淺,你也可說成是緣分,對我而言,無論怎樣看,它的根底是人的修養。你可以選擇視而不見,你可以選擇點頭微笑帶過便走,你可以選擇停下來數分鐘作簡單的問候。在香港的我選擇了第一方式。

在泰國這裏,為了避開學生的疑惑眼神,猜揣我到底是學生還是老師,最初也選擇延續第一方式,除非是自己的學生,否則,對了眼不微笑也不點頭,盼着他們把我當作無關痛癢的路人。最初的不適應可能源於我不太懂怎樣「回禮」,一直自欺欺人想着容貌充滿稚氣的大學講師怎會值得換取學生的尊重。別傻吧,換着我還在香港讀書,也沒辦法想像有一位跟我同年紀差不多的人當我的大學講師吧?心裏勁感不妥。

後來我發現就算我不加以理會,他們也會向我這位「疑似老師」雙手合十點頭敬禮。

我終究還是慚愧,堂堂一位大學講師怎會連作簡單的微笑點頭也要思前顧後,是我太習慣香港的工作氛圍,還是放不下香港人撲克臉的傳統,太遜,太遜了。

泰國大學生需要穿校服返校。(作者提供)
泰國大學生需要穿校服返校。(作者提供)

泰國人的確比香港人來得更有禮貌,所有事情以禮待人,不會自視過高。原來雙膝下跪也是其中一種學生表達對老師敬意的方式。 對他們而言,不管你的年紀或相貌,只要你有能力教他們已經值得一份尊重。

  • 某學生:Ajarn Peggy! (泰國學生稱老師為Ajarn)
  • 我:Hey!How are you? (嘴角自動上揚)

穿插於大樓與大樓之間,經過不間斷的笑聲,彼此尊重互相點頭微笑,這大學的確保留着每一人的純粹。

泰國人以禮待人,不論年紀或相貌,只要有能力授課,已能獲得尊重。(作者提供)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