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8

【立場新聞】David Tang:「道德標準」只用來欺負年輕人嗎? 我們不可放過何君堯! (1595)


老實說,只有申請執業的資格卻吹自己做執業律師,又或者把掛名的博士學位當作教育程度/學歷來sell自己,雖然十分不老實,但就算真的觸犯了罪行或專業守則也好,本身並不致於大奸大惡的罪過。

但我們就是不可以放過。

為什麼?他們不是說,作為未來的老師,道德標準要比一般人高嗎?他們不是因此要毀掉純粹寫了句百分百合法的風涼話的學生的前途嗎?

那麼,作為律師兼大學校董兼立法會議員,道德標準不是應該比未來老師更更更高才對嗎?寫了句百合百合法的風涼活,就一生不能當老師了,那麼就自己學歷資歷作出誤導了,為什麼還可以當律師兼大學校董兼立法會議員?

「道德標準」只用來欺負年輕人嗎!?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