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8

【輔仁媒體】薰華:【港聞】不堪母遭網絡欺凌,蔡若蓮子跳墜樓亡 (1681)

又一個後生仔自尋短見,如果係尋常百姓家之子,今時今日香港社會可能只會將話題又集中咗去樓價。後生仔死得太多,根本唔係新聞。不過,因為今次死嘅係高官之子,一時間大家唔係金田一附體,就係三世書編者咁,左一句陰謀論、右一句現眼報。又會有人突然搬晒入將軍澳公屋,同你講「乜咁口臭架」點點點。

業報之說,唔係今日開始講。以前吳克儉、袁國強有家人去世,大家一樣樂此不疲,但係咁又點呢?喺大家一齊恥笑佢哋「報落家人度」嘅時候,惡行又有冇停過呢?再者,呢啲高官年過半百者有之,其父母早就古稀之年,即使係配偶話唔定都隱有暗疾,其死乃屬天然。今次蔡若蓮死咗個仔,白頭人送黑頭人,先會叫奇異一啲咁解。然而,如前所述:今日香港,後生仔尋短見,好出奇咩?

當然,又唔係話唔恥笑落去,不過我會比較有興趣,此子之死會帶嚟幾多「新聞價值」同「政治價值」。首先,如健吾鴻文《人死了,就可以盡情消費》所言,或者呢個時候,又有新聞工作者要寫返啲故事,搵click又好,搶功又好,你唔做大把人做。既然之前網民攻擊蔡若蓮打到咁大,而且攻擊蔡若蓮嘅人又不乏政府嘅政治死敵,將蔡若蓮之子嘅死歸咎去蔡氏政敵嘅攻擊,亦無不可,至於死者個人立場係唔係真係完全同蔡氏一樣,定係原來佢都係本土派人物,喺老大哥嘅記功簿入面根本不值一提。條題就咁落啦:

不堪母遭網絡欺凌 蔡若蓮子跳墜樓亡

如果可以帶起「反對派網絡欺凌殺人」呢一支旗,就算一時三刻冇升遷,黨和國家係唔會忘記有此文妓,早就刮毛洗淨,靜待恩客;一朝機會到,同北大人共嬉酒池三五七日,然後位次周融林屈氏左右,都不可謂不風光。

帶起咗支旗,自然就要繼續做嘢。語唔埋呢個時候袁國強又出嚟話,鑑於「反對派網絡欺凌殺人」,我哋要防患未然,又要強調下網絡言論有言責,然後就話保安理由要實名上網,下一條題又可以咁落喇喎:

律政司研網絡實名 誹謗官員擬列刑事

呢個時候,仲有事主蔡若蓮。作為建制派要保上位落反對派面嘅人物,可能有兩種處理方法:其一係要佢自己辭職,但咁樣對林鄭內閣完整頗有不良,應該唔會係選項;其二就係照中共一貫做法,白事當紅事辦。一邊譴責網民,為香港網絡監控浮面做輿論勢向;另一邊歌頌蔡氏,奪情奉公,冇因為喪子而喪志,服務香港。

至於作為「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但連自己個仔想死都防唔到,呢樣嘢係咪顯示佢力有不逮?係咪不宜戀棧?係就梗架啦,但大家呢個時候選舉弘揚佛法,咁呢啲細節嘢,又有咩所謂呢?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