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6

【獨立媒體】何其美:香港衰亡,非亡於梁振英,弊在沈祖堯 (1660)

高中讀中史,經常要背書,但有一句說話,不知道為什麼,老師只說過一次,我就記住了。老師那句話的意思是:中國歷代變革之成功,都有一個必要條件——建制倒戈。

香港衰亡,不是亡於梁振英之流;而是亡於一班掌握權力的大學校長、法官之輩,在關鍵時刻,選擇了捍衛建制。

我到現在都無法接受法官在議員DQ案的判決。到現在,想起有人在佔中時說擔心學生、保護學生;但方法是勸學生撤退,而不是站在學生前面,我都會覺得他們有點虛偽。

是這一班人,令香港真正絕望的;是這一班人,讓擔子落在年青大學生身上;是這一班人,令到社會走向極端。就算他們不是在鐵屋外圍放火的人,但他們明明是最有能力可以打開鐵屋的門,哪怕只是一道狹小的裂縫。只要有缺口,我們就有希望,而我們現在什麼都沒有。

曾經,我也以為有希望的。2012年,我剛入大學。那年,陳倩瑩被判監3周。沈祖堯公開信寫道:「我相信,維護學術自由、捍衛個人權利和追求社會公義,是大學的基本價值。」、「一代又一代中大師生站在社會前線,為弱勢社群發聲。我和大家一樣,深為中大這個傳統而驕傲。」今日,同為中大學生的林朗彥等人,因反東北被判入獄13個月;他已經一句說話也不說了(如有錯誤,請指正)。

那年,沈祖堯在中大內人稱「祖堯BB」,說是最得人心的校長也不為過。今日,中大有學生說他「枉為校長」。不知到底是校長變了,學生變了,還是大家都變了。

我知道某些言論的確是「濫用自由」的,譬如說:誹謗他人的言論,恐怕就不能受「言論自由」的保護了。但我知道「提倡港獨」絕不是「濫用言論自由」,甚至「提倡殺人、亂倫」我認為也不是「濫用言論自由」,這只是一種意識型態上的爭論。尤其是大學學堂,本來就是讓思想自由衝擊的地方,而「提倡殺人、亂倫」的論述恐怕很快就會被擊倒(其實「亂倫」頗有爭論空間)。如果「提倡港獨」只是一個無力的論述,在大學——最高學府裡頭,那麼多個聰明的腦袋,是很容易站不住腳的,怕什麼呢?「濫用言論自由」的定義,我Wiki過,但覺得仍不精準,反而一位臉書上的朋友的貼文描述得更為貼切:「甚麼叫自由的濫用呢?一般就是你超越了自由的底線,即你行使你自由的時候,損害了別人的自由。」

我知道有人會堅信沈祖堯的人格,當然我也不是說他已變成梁振英、李國章之流。沈祖堯只是在本應讓思想自由衝擊碰撞的大學,想要一個「安靜」的校園。但對我來說,在躁動不安的年代,「安靜」的大學,無異於宣告一座城市的死亡。打一個醫學一點的比喻是,身體的免疫系統徹底衰敗了。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