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3

【蘋果日報】高慧然:師奶治港 (1653)

有個師奶寫電郵給我──
「高小姐,你好,有常看你的文章。但昨天的那篇文章(指「若涼薄有罪」)真令我這個師奶讀者也看不過眼。對一個剛死了兒子的母親說惡毒的說話也可以原諒?也是言論自由?不要偏袒他們了。就算是一個巿井之徒,敵人的兒子死了,也未必口出如此惡言,何況是一個讀書人?如果大學生也算是讀書人?從來都是筆鋒勝過劍鋒,在這網絡世界殺傷力更甚。寫文章的人需三思才下筆,不要荼毒一些無知的年輕人。我們都曾經是年青人,明白他們都有理想,有時更充滿憤怒,應該利用你的影響力,釋以大義,而不是像他們一樣處處埋怨政府。」
此外,師奶讀者還猜測大狀們不評論校園事件,「可能知道此時還是沉默是金吧」,最後她勸我「多寫些旅遊趣聞算了,不然連你的師奶讀者都棄你而去。」
這番曉以大義的言辭出自日日坐在沙發看三色台的師奶之口,一點也不奇怪,師奶受其認知能力影響,看到的是眼前的「大義」,看不到整個社會失德失義的深層原因;看到的是往人傷口撒鹽的涼薄,看不到高官政棍借機控制言論自由的真冷血。但是,從整個政府高層,到大學校長,到建制議員,認知水準竟與師奶一致,師奶治港,才叫人驚懼。只是,師奶是真無知,他們是扮無知。
答師奶:說惡毒說話的確是言論自由。千真萬確。若以道德為言論設限,則你是真冷血,會令你的下一代比死更慘。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