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1

【香港01】葉天佑:何君堯真正殺死的,是香港精英之名 (4243)

01博評-政經社

香港殖民百年,精英主義盛行,培養出我們從小就尊敬律師、醫生、校長此類專業精英,相信能進入上流社會,獲取此種專業頭銜者,實屬社會之榜樣。惜近十年八載,不時見到香港新冒出來的「精英」,所表現出來的邏輯、學識及行為,都與其專業職位難以相提並論。

何君堯律師,破格求變,破了香港律師應有的專業格調,有將高質變成低質的超然能力。

「英雄」莫問出處,出身自文有文鬥,武有武鬥的原居民圈子,想一改那土豪風味,以律師資格冒起,原是精明之舉,可惜最終舉止行為過於小學雞,脫不了陶傑愛說的「小農DNA」,不單繼承不到發叔大智若愚的政治手腕,還挾着律師之名,拖了整個香港司法界一同陪葬。

撥亂反正的何律師,筆者要責怪的不是政治立場,反是其思維邏輯。他的行為舉止實難以附上律師兩字。金句多多的他,以律師之名,多次作出涉嫌違法違德之舉動,在城市論壇自稱「社工」,當人人指控他可能犯上《社會工作者註冊條例》之時,他卻以「一班廢偽社工不務正業」回應,立法會討論同性議題時,他將同性戀暗喻成畜牲,「呢啲咁嘅畜牲,你點可以對佢有仁慈之心?」,立場可以各異,律師身份背後背着社會期許的高尚品格,說話時不得不留意。

立場可以各異,但背負律師身份,在公眾場合說話時不得不留意。(資料圖片)

筆者曾是偵查記者,一次在調查香港的「全國鄉鎮幹部培訓(香港)基地」之時,「有幸」查到了何君堯頭上,致電何君堯查問,原本預期他會採用一貫建制派應對傳媒調查的支吾以對、拒絕回應大法,但他卻坦白從寬邀請筆者到律師樓詳談。

如此應對,筆者起初還有幾分敬佩,訪問兩三小時,開場第一句就「我知道你地報館立場我都唔怕」,不計前四十五分鐘政棍式邀功,及後問到「中聯辦」、「挑戰發叔」等等他都金句盡出,「你估我現在接受你訪問,中聯辦係咪剩係坐係到食飯?」、「發叔坐左四十年個位我都敢爭」,要上位就要批評同路人的勇氣,做得記者就如實引述,送他一程。

可惜出版後,筆者兩天就收到何律師電話,說什麼挑戰發叔是我們斷章取義,又要拿回錄音,又要保留追究權利,正宗又要威又要戴頭盔。

如他所願,在中聯辦祝福下,他成功上位,入了立法會,但一朝得志,就繼續語無倫次。七警罪成,紀律部隊知法犯法,行使私刑,他卻說七犯為神奇七俠,更高調現身支持沒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且違反公務員中立的集會。及後又在法庭自拍,令人質疑現在的律師牌照到底是點樣考回來的。

如果硬要說「支那」侮辱了中國人的玻璃心,社會如此簡單就無法忍受梁游之「低智」,那社會上最熟悉法律的律師,在公開場合當住傳媒面前,說要對不同政見者殺無赦,這種恐嚇,我們偉大社會又應該如何譴責呢?還未說,作為律師衝着一位「中大」教授大搞紅衛兵式的批鬥大會,更邀請多次被傳媒報導與「社團」有密切關係的人士上台喊打喊殺,瓜田李下,這種同場,有失律師與議員身份。

事後各方指摘殺無赦的恐嚇言論,他大可道歉完事,甚至不再回應,止蝕離場,但就要死雞撐飯蓋,「引經據典」反駁,最尾一句「報警拉我啊笨?」簡直是小學雞之極致,公關災難界的經典,司法界的恥辱。

事後各方指摘殺無赦的恐嚇言論,他大可道歉完事,甚至不再回應,但就要死雞撐飯蓋,「引經據典」反駁。(何君堯Facebook截圖)

何律師並不孤單,「精英」再三大放厥詞,在香港不再冰山一角,漸成常態。近年多建制派擁「博士」之名,卻無相對的見識及思維邏輯,正所謂「Same on you!」,有身兼律師的議員,將文件交給特首批改,帶頭擔任行政立法兩權合作之先鋒,遊走於公職人員失當罪的範圍。諸君之愚蠢行為,讓香港整個精英階級一同陪葬。

正如街頭MK仔賣倫敦金叫自己做理財顧問甚至公司董事,社會又有一種罪犯叫休班警,掛羊頭賣狗肉的尚有商品說明條例解決,但當各位開始常常聽到「家陣啲律師係咁架喇……」之時,香港精英之死,也許是香港沉淪的開始。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