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3

【香港01】陳淑莊:我最懷念他的睿智與幽默 (1474)

01博評-香港地

鄧永鏘病逝,黨友吳藹儀在媒體撰寫悼文,讚他是一個「活力和想像力充沛的人」,我得事先聲明,我跟鄧永鏘並不認識,只是從讀者角度表達我對他的景仰,我覺得鄧永鏘最令我懷念的是其睿智與幽默。

三年前我一個人往南美及古巴背包遊,出發前當然要辦妥古巴簽證,我去到位於中環德輔道中申請簽證的辦事處,第一眼見到的竟然是寫著「姣斯躉篤」四個大字的牌匾,這個非常bitchy的廣東俚語以書法寫出來,霸氣而詼諧,我笑得人仰馬翻,還雀躍地問職員可否拍照留念。這個有品味得來幽默的空間,其實就是古巴名譽領事鄧永鏘的辦公室。

除了辦公室佈置,一個更直接地感受鄧永鏘的睿智與幽默的方法,就是閱讀他的文字。他有一次入境澳洲悉尼,職員問他帶了甚麼入境,他回答: 「Warmth and love」。結果他因為這個答案被入境署扣留了一小時,鄧永鏘的結論是展示幽默還得看對象,否則只會對牛彈琴。

這個非常bitchy的廣東俚語以書法寫出來,霸氣而詼諧。(作者提供)

鄧永鏘在英國上流社會如魚得水,最初當然因為家族背景,但不見得個個「富四代」都可以跟皇室和政要交心。我相信鄧永鏘憑的是學問、修養和性格,才會連戴安娜王妃也視他為知己。

鄧永鏘在《金融時報》的專欄如貴族版「佬訊」,很多讀者寫信給他,要他解答英式紳士禮教。佬訊說這些禮教只有真正紳士才用得着,「但我們還是會喜歡讀,因為它們喚起了香港人的英式想像,那是一種帶着經濟起飛年代印記的美夢。」去年專欄文章結集成書Rules for Modern Life: A Connoisseur’s Survival Guide。

鄧永鏘在這本書中寫自己跟利比亞狂人卡達菲在撒哈拉的帳篷午膳,對方制服上的肩章雜亂無章。津巴布韋狂人總統穆加貝曾在他的香港家裡作客,33度高溫仍穿三層西裝。鄧永鏘的結論是,穿衣必須有自信,但獨裁者總是過分地有自信。他還說:「So it is a misconception that money purchases style. On the contrary, money often destroys style.」

鄧永鏘在《金融時報》的專欄如貴族版「佬訊」,很多讀者寫信給他,要他解答英式紳士禮教。(China Tang at The Dorchester Facebook)
鄧永鏘憑的是學問、修養和性格,才會連戴安娜王妃也視他為知己。(getty Images)

鄧永鏘創立的中國會裝潢高貴,但我更留意的是許多職員年紀漸長,但一直沒有改聘年輕貌美的侍應。我後來看過鄧永鏘一篇訪問,他說他從不規定職員要在60歲或70歲退休,只要這些人想繼續工作,他還是會繼續聘請,就像他家裡的傭人跟隨他多年一樣。

鄧永鏘擁有的不止是style,而是class,這種氣派不是錢買得了的,也因此令香港人更加懷念。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